第58章 奇怪

奇怪。

太奇怪了。

可以说这是苏玉几场游戏内见过的最奇怪的规则。

规则的形成一定和某些事有联系。

所以苏玉需要用时间去探查。

现在的主线就是帮江景查到凶手,查明真相。

相同这点,苏玉看向江景。

“能去你家看看吗?”

“我家?”

江景先是皱了皱没有,正打算说这就是我的家。

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你是说哪里?”

“对。”

苏玉点了点头。

“你以前的家,我可以帮你找到凶手。”

望着苏玉的样子,江景沉默了片刻。

“为什么?”

他不相信一个失去记忆的陌生人,就因为看了自己的生平,没有任何原因,帮自己找凶手。

面对江景的质疑,苏玉没有任何表情。

“为了活下去。”

“为了活下去?”

江景皱了皱眉头,很显然他想过很多理由,但是唯独这个理由江景没有想到。

不等江景继续发问,苏玉就打断。

“我承认,我是隐藏了一些秘密,但是这些秘密和你没有关系,所以你可以相信我。”

“好。”

江景表面是爽快的答应,但是心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苏玉倒是不在意。

表面答应就行了,其他交给时间。

“那现在去你家看看吧。”

这一次江景没有说话,带着苏玉出了门。

然而刚出门,一男一女就出现在门口。

女人有些焦急的说道。

“江哥我听说你收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说着有些警惕的看着苏玉。

“是他吗?”

面对女人的询问。

苏玉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起面前的女人。

肤白貌美大长腿,颜值可以到达9分。

江景将女人拉到了一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过了一会,女人来到苏玉面前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沐雪。”

“苏玉。”

两只手握在一起,沐雪眼神变得锋芒毕露起来。

“我不想知道你接近江哥哥有什么目的,但是如果你敢伤害到他,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面对沐雪的威胁,苏玉倒是没有太大反应。

“放心吧,我和你的江哥哥目标一致。”

见状沐雪也没说太多。

“但愿如此。”

说完就和江景打了声招呼离开。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停车库。

江景上了他的那辆法拉利。

苏玉也不墨迹,直接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

江景一愣,旁边的保镖正准备让苏玉下车,却被他阻止了。

一言不发的启动了车。

车内一时之间有些安静下来。

见气氛有些不对劲,苏玉主动开口。

“刚刚那个是你的女朋友?”

“不是。”

江景直接否认,但是感觉自己说的有些太绝然了,又补了一句。

“我说过,在没有将凶手绳之以法之前,我是不会谈恋爱的。”

“哦。”

苏玉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那说说你的事吧。”

“我的事,什么事?”

江景歪了歪头显然有些疑惑。

苏玉一脸正色。

“一个凶手要杀人是有动机的,你父母,你,你妹妹,一定是有人惹怒了凶手,或者是做了什么事触犯了凶手,他才会杀人,所以我得先要从这方面入手。”

听到这话,江景脸色突然变得很难堪。

“没有,我十八岁的时候,家庭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我和妹妹都在上学,领里和睦,我父母也是有名的老好人,没有什么仇人,而且我后面也对身边人查过了,甚至有一丁点关系的人都查了,一个嫌疑人都没有。”

“嫌疑人都没有?”

闻言苏玉有些错愕,他自然不会怀疑江景说的话。

既然如此。

这个案子就有意思了。

苏玉按了按太阳穴。

“既然如此,给我说说你的生平吧,不要网上那种一搜就能搜索到的。”

其实对于苏玉打探自己的过往,江景是有些排斥的。

可苏玉的出现,好像让江景看到了一条路。

没办法,像太像了!

除了年龄以外。

没有身份,没有任何记录,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个人。

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沉默了一会江景开始诉说。

“我其实从小成绩并不是很好,可以说是调皮蛋,一直到十八岁都是普普通通的,就算上高中也是父母托人进去的,一直到了十八岁生日那天……”

江景声音变得沙哑。

“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黑衣人,我当时虽然感觉他有些奇怪,但是没有多想,现在看来,他就是凶手了。”

听到这里,苏玉突然打断。

“等等……既然你看到他,他也看到你对吧,没有杀你就证明他不认识你,要不然当时就把你解决了,排除这点就剩下雇凶杀人,可是你家庭普通,人缘也很好,没道理会有人故凶杀你全家呀,奇怪,太奇怪了。”

苏玉手轻轻的揉捏着太阳穴。

“就算是雇凶杀人,雇主也应该给他看过你的照片,那也没道理只留下你一个人呀,所以只能说雇主,或者是凶手是故意的,想要折磨你。”

说到这里,苏玉看向江景。

“你确定,你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没有。”

江景语气肯定。

“学生时代的事,我虽然调皮捣蛋,但那都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同学之间的小矛盾也不可能上升到雇凶杀人的地步吧,况且我之后也调查过,以往和我有矛盾的人,都没有嫌疑。”

“那就怪了。”

苏玉有些疑惑的嘟囔一句,随后挥了挥手。

“那你继续。”

江景也不墨迹。

“回到家之后,我发现灯是亮的,饭菜在桌上,蛋糕也是,而我父母和妹妹却倒在血泊中……”

说到这里,江景手上青筋直冒,花了好大一会功夫才恢复了正常。

“过后警察开始调查,调查了半年也没有信息,凶手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案子也成了一桩悬案,我开始自暴自弃,喝酒抽烟,把自己关在家里,就这样过了半年,我想去自杀,我记得那是8102年,七月一日,晚上我偷偷进了世纪大厦天台,想要结束我的一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