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查找

整个脑袋都是晕乎乎的。

很快两辆警车来到了幻水小区。

小区不远处。

苏玉正做在一家店中吃面。

看了看时间不由得感叹,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

马瑞一下车就飞快的带人进了小区。

0804

来到大门口发现门是半掩的。

警惕的观看了下,马瑞掏出了枪,使了个眼色带走走了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

马瑞并没有放松警惕,向着卫生间走去。

果然在卫生间中,他发现了和视频中一样,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刘露。

既然刘露在那就说明张慧和叶云天也在。

“小赵,小王先给她松绑带回警局,其他人仔细搜一下房间。”

说完马瑞望着一片狼藉的卫生间。

刘璐额头的鲜血,地上的玻璃碎片这些都述说着视频的真实性。

很明显事情刚发生没多久。

给发视频给自己的是谁?

他又是在那弄到的视频?

还有叶云天和张慧去哪里了?

畏罪潜逃了?

马瑞正在思考的时候,一阵声音打断了他。

“马队……在卧室的卫生间发现了叶云天和张慧!”

闻言马瑞随着声音来到了主卧卫生间。

映入眼帘的表示被绑住的叶云天和张慧。

“嘶……”

就算是见多识广的马瑞也忍不住到吸了一口凉气。

主要是叶云天的伤口太触目惊心了。

苏玉为的是折腾两人,所以刀口并不深,但胜在多。

叶云天手臂上一堆刚刚愈合的刀疤,看起来密密麻麻的,令人有些恶心。

那个报警的男人做的?

他怎么敢的?

虽然两人现在是嫌疑犯,但是这种动用私行的举动还是让他愤怒。

“死了吗?”

“没有,只是昏迷了过去。”

听到没死叶云天叶松了口死,指着两人吩咐道。

“把他们带回警局!不……先打120送去医院看看吧。”

“是!”

走出卧室,众人都在采集现场证据,叫了一个人去拷贝监控。

马瑞开始思考起来。

很明显报警的和施暴者是同一个人。

视频应该是监视器录制的,虽然暂时没有找到,甚至不可能找到,但是马瑞还是凭借多年的经验推测出来。

那问题出来了。

谁会在叶云天的家里放监控?

叶云天和刘露?

不可能,谁没事在自己家放监控呀,还把自己犯罪的证据发给警察。

叶彤?

一个高三的女孩子?

不大可能,当然也不能排除。

叶天?

小学生,算了吧。

除此之外。

刘露?

有可能,但是她现在昏迷了,还被绑在椅子上,如果是她怎么用叶云天的手机发短信和证据给自己的。

逻辑说不通呀。

与此同时,小区外。

苏玉看到叶云天和张慧被带走也放下心来。

伸了个懒腰。

“老板买单。”

……

出了面馆,苏玉打了个车向着酒店驶去。

事做完了,票买好了。

他得回去收拾东西回家。

晚上九点。

叶彤牵着叶天回到了家中。

打开灯,望着空旷的房间她还有些懵。

这一天经历的有点多。

首先便是中午被警察找上门来问话。

叶彤被告知。

叶云天和妈妈受伤了,那个女人也是。

不一样的是妈妈的伤口是叶云天和张慧弄的。

而叶云天和张慧的伤口是一个神秘人弄的。

听到这番话叶彤是懵的。

脑袋中仿佛十万个为什么。

为什么张慧和叶云天有可能绑架妈妈。

为什么他们要折磨妈妈。

直到看了那段视频。

叶彤得到了真相。

原来叶云天和张慧才是凶手,是他们杀了人嫁祸给妈妈。

甚至为了钱绑架妈妈,折磨妈妈。

这样两个披着羊皮的狼,自己之前居然如此信任他们,还怀疑过妈妈!

好在最后终于真相大白。

望着叶云天和张慧身上的伤口,叶彤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抹畅快,对于折磨他们的始作俑者十分感谢。

虽然马警察说了,那是个罪犯。

但是叶彤还是很感谢她。

不过让人失望的是,警察暂时并没有找到那个人。

这让她失望的同时又有些庆幸。

另一边。

马瑞坐在办公室眉头紧皱。

做本以为刘露,叶云天和张慧醒来后就会真相大白,最不济也会提供线索。

结果一问三不知。

问刘露,昏迷什么也不知道。

问叶云天和张慧,疑惑更多了。

就知道对方是个男的,长的比较年轻,带个皮卡丘的匪徒帽。

除此之外就没了。

甚至连身高都不知道。

不过想想也是。

那种情况下,心中都被恐惧填满,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逃跑,那会记这么多。

既然不是自己家人那就只能调查外面的了。

熟人?

是认识这一家人的?又或者是对他们有企图的。

多半是有企图的。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偷跑过去安装监控了。

那企图是什么?

钱?

不对,家里什么东西都没丢,而且为了钱应该折磨的是刘露,毕竟她身上有1500万。

既然不是钱,那就是人了。

叶彤?

马瑞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

没办法人对于美的事物总是特别的注意。

很显然叶彤符合美这个定义。

结合这几点。

马瑞开始大胆推测。

这是一个认识叶彤的人,甚至是她的狂热追求者,要不然也不会胆大包天去她家安装监控了。

后面就能解释得通了。

今天这个狂热的追求者照常观看监控,结果发现自己爱慕对象的父亲和他的现任是坏人。

眼看要发生惨剧,为了不让叶彤伤心前去阻止。

折磨却不杀掉叶云天和张慧可以算作证据。

毕竟如果不是仇人怎么会折磨两人呢?

折磨成那样子,要说没有生仇大恨是不可能的。

所以除了从叶彤身边人入手,也能调查一下叶云天和张慧的仇人。

然而马瑞不知道的是,从一开始他的调查方向就是错的。

不过这也没办法。

谁能想到。

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会千里迢迢的飞往另一个城市。

“无缘无故”的潜入幻水小区,在一间“陌生人”的屋子安装监控,“未卜先知”一样录制视频发给警察,然后泄愤折磨屋主离开。

要是能这么想,那特么不是神经病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