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又被推翻的真相

将户口簿先丢到一边。

苏玉准备去卫生间看看。

两个卫生间的装修布置都差不多。

苏玉粗略的看了下。

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只不过这里的香水味要更为浓烈一些。

苏玉并没有放在心上。

知道是妈妈喷香水的时候打翻了。

正打算离开。

突然看到了浴帘。

下意识的拉开。

瞬间苏玉瞳孔骤然收缩了下。

尸体!

虽然身体已经被水泡浮肿了。

但是苏玉还是第一时间认出。

这是妹妹的尸体。

这就是房间中隐藏的真相吗?

爸爸妈妈并没有将妹妹的尸体去火化,为什么?

怕jc调查取证,林卫国的事情被发现?

有这种可能。

苏玉脸色有些难堪。

一边想着一边退出了卫生间。

没看到还好,看到妹妹尸体后。

苏玉又进一步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算是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正打算退出房间慢慢等这一天结束。

苏玉猛的看到了床上的户口簿。

“差点忘了,还有这东西。”

苏玉拍了拍脑袋。

拿起户口簿走向衣柜。

途中苏玉随手翻看了下。

姓名:夏厚至

户主与户主关系:户主

性别:男

……

看着户口簿上第一页的信息。

苏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这都第七天。

这才得知这个便宜父亲的名字。

继续往后翻。

后面却是一片空白。

苏玉有些疑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不应该呀。

就算妹妹不见了。

但是自己的呢,妈妈的呢?

难不成。

户口没和爸爸上一起?

苏玉挑了挑眉。

继续在屋子中翻找起来。

终于在妈妈的一个包中又翻找到一本户口簿。

果然吗?

苏玉将其打开。

姓名:卢丽娟

户主或与户主关系:户主

性别:女

……

这一刻。

苏玉也找到了母亲的名字。

继续向后翻。

苏玉也找到了自己。

姓名:林杰

户主或与户主关系:母子

性别:男

……

林杰?

原身的名字吗?

苏玉挑了挑眉并没有放在心上。

正要翻篇。

苏玉突然想到了什么。

林杰?

原身叫林杰?

苏玉咽了口唾沫,慌忙的拿过父亲的户口簿。

姓名:夏厚至。

????

为什么?

为什么原身不性夏?

就算跟母亲姓,那也应该姓卢呀。

怎么会姓林?

苏玉慌忙的翻下一篇。

姓名:林暖暖

户主或与户主关系:母女

性别:女

……

林暖暖。

妹妹的名字。

也是姓林。

错了吧,这两个名字不是自己和妹妹吧。

苏玉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冲了出去来到了妹妹的房间。

找到书架。

苏玉开始翻找起来妹妹上学期的书。

四年级上册,语文书。

略微有些颤抖的手。

苏玉缓缓翻开。

林暖暖!

三个秀丽的字砸向了苏玉的心头。

真的是姓林。

为什么?

苏玉此时有些凌乱。

姓林。

现在唯一出现,性林的,只有通缉犯林卫国。

他姓林,与家里也有关系。

冰箱里还有他的尸体。

难道……

苏玉想到一个可能,忍不住惊呼出声。

“林卫国才是原身的父亲。”

伴随着苏玉说完。

那道机械声响起。

【恭喜玩家触发隐藏任务:查明真相。

隐藏任务描述:请查明这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任务奖励:视玩家查明真相度发放。

任务可随时提交:玩家可随时阐述真相。

任务惩罚:真相调查低于百分之五十抹杀。】

伴随着隐藏任务的出现。

证明着这是真的。

那之前自己推理的一切都要被推翻了。

苏玉之前的推测都基于两个点,或者说两个规则。

第一个便是:可以相信爸爸。

第二便是:不要相信那个男人。

一个好人,一个坏人。

很显然,如今家里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原身的爸爸。

也就是说。

他是坏人!

苏玉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

他想到了妹妹对夏厚至和妈妈的态度。

原本以为是因为危险的时候不在,所以对他们冷漠。

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

妹妹或许知道些什么。

大口深呼吸两口。

苏玉平复了下心情。

随后望着窗户。

一跃而下。

比起收拾房间,这种方法要更加稳妥一点。

鬼知道夏厚至和卢丽娟会不会发现。

他可不想等两人回来发现。

到时候死亡读档也是回到死亡前的十几分钟想办法。

……

白光闪过。

苏玉出现在客厅。

此时妈妈的房间紧闭。

坐在椅子上思考了半天。

苏玉还是毫无头绪。

得找到更多的线索,

很显然,妹妹知道不少。

不过妹妹在上课。

只能等她放学以后再说。

现在能够想到的办法,也只能是去卢丽娟和夏厚至工作的地方去看看。

想到就去做。

当即苏玉换了身衣服穿上鞋就出了门。

出了小区。

苏玉打车向着“新地天大药房”驶苏。

不过十五分钟苏玉到达了目的地。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

药房的人并不多。

苏玉走进去,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走了过来。

“小伙子,你买什么药?”

苏玉摇了摇头,

“我不买药,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

妇女有些疑惑。

“找谁呀?”

苏玉环视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卢丽娟。

“卢丽娟,阿姨你认识吗?”

听到这名字,妇女很显然认识。

“小娟呀?她三个月就已经辞职了。”

“辞职了?”

苏玉皱了皱眉头。

“对呀。”

对方点了点头,言语中带着些许羡慕。

“听说和前夫离婚,分了一大笔财产,对了你是谁?找她干什么呀。”

“我是她儿子的他同学,介绍来买药的,说是在这里买能便宜一点。”

随便找个理由。

“哦。”

对方点了点头。

“既然她不在了,那你还买药吗?阿姨也能给你便宜点。”

“买!当然买。”

挑选了几盒药,苏玉拿出三百块钱递给了对方。

望着苏玉手中的三百块,妇女有些疑惑。

“药只要53,你给我300是什么意思。”

苏玉闻言故作腼腆的说道。

“我这是不是有些问题想要问问您吗。”

“问我?”

妇女装作一脸不屑,可是目光却牢牢盯着苏玉手中的钱。

“你不是他同学吗?想问些什么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