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依禾
  • 夏天颖
  • 2844字
  • 2022-05-17 10:44:27

村里的老人时常给我们讲一个故事,传说,在上古时期,水神共工在撞倒不周山后,天狐一族被获连罪,被罚贬下界,落入遥远的西阙雪山,永世不得返回神界。为防止天狐罪人逃出雪山,天帝派遣羲和女神设下结界围绕雪山,此后,雪山终年大雪纷飞,结界环绕,外人不得入,里面的人也不得出。就这么,过了千年......

“李爷爷,又在讲天狐的传说啊。”一位身着布衣的男子背着竹筐从老人身边走过,“这个故事您天天讲,却又不曾见过,这世上可真有天狐一族?”男子调侃地说道。

“你可别不信,据说有人夜晚路过雪山的时候就有幸见过嘞。”李爷爷端正身子,表情严肃,拿着一把蒲扇指着天边的雪山。

“好,您接着讲,我去山上采药了。”说着,男子背着竹筐朝着天边雪山底下的树林走去。说来也怪,西阙雪山终年是雪,阳光都难以照射进来,但它的山脚却意外的长出了茂密的树林,里面草木葱郁,珍贵药材更是丰富,实属是一块药材宝库。许多年前,由于中原战乱,他的祖先为躲避战乱便带领着族人离开中原,逃避西阙,在此处找到了充满药材的安栖之所,便决定在此处定居,繁衍生息,隐蔽于世。这些年来,族人一直过着安定的生活,直到近几年,有些想要出去闯荡的小伙子,不顾家人和族人的反对,私自带着本族的医术和药材跑出去营生,至今未有下落。族中便有人传言,怕是遭遇了祸乱,陷入不测了。

【西阙雪山】

在这个大雪纷飞,不见日光的雪山上,一场祭祀活动正在举行着,一位祭司站在法阵的中央,双手展开,嘴里念着古老的咒语,法阵随着他念出的咒语而流转,金光逐渐盛开。周围站着许多人看着这一场祭祀,脸上充满了期待。随后,大祭司手中变出一把法杖,他将法杖插入法阵的中央,双手合并,默念咒语,只见金光向法杖汇聚,后射向顶端,直击结界中央!结界受剧烈冲击产生动荡,造成巨大破浪,但依旧未能破裂。

“祭司大人,这个法子可行啊?”一位年迈的老人筑着拐杖走了过来,望着苍穹,面容忧愁,她是族中最为年长的一位长老,肩负着族长一职,多年来,在她之前的历代族长都历尽千帆想要打破这层屏障带领族人出去,却都无功而返。直到到她这一代仍在努力。几千年前,共工撞到不周山造成人间劫难,共工被贬去神职,而他们族也被连罪罚至西阙雪山。可谁知,当年的贬罚真相却是被诬陷的,他们一族世代居住在东海青丘,不问世事,又怎会与不周山倒有关呢?可是,多年来,九天之上的神啊,从来不肯听从他们的诉告,将他们世代软禁于此,不见日光,魂魄也不得入忘川轮回,漂泊于天地之间,不得归家,轮回,这是一个多么痛苦的过程啊。老者的脸上皱纹已经很深了,她望着那道金光,内心期盼着能够打破这道牢笼。周围的族人也殷殷期盼,为了能够打破这层结界,他们牺牲了太多人,耗费了太多时间,等待了几千年的时光,只盼能够重见天日。

可是许久,法阵汇聚的金光一点点在消退,祭司紧忙催动咒语,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捻诀的双手也不断在颤抖,将自己的法力输送到法杖上,让金光重新汇聚。见此状,老者上前想要阻止,“晨,停止吧,这样下去你会枯竭而死的,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一族的宿命吧。”老者的语气中充满了叹息,也是真的没办法了。

“不行,族长,为了能够出去我们等了几千年,不能就此放弃,而且,我在继任大祭司一职时就发誓,一定要带领族人出去!”他的语气和眼神都十分的坚决,不作任何退让。

老者看着他如此坚决的眼神,伸出去的手渐渐放下,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那一道金光。她的眼神中不仅有期盼,也有一层不明的哀伤。

“裂了,裂了。”一位族人看着逐渐裂开的结界,大声惊呼。

只见坚固的结界被金光逐渐冲击出裂缝,向四周散开。

晨望之,嘴角露出笑容,但他仍然不敢放松,拼命催动着法阵。站在一旁的老者和一位年轻女子看着他,内心心疼不已。老者心叹,这个自己带大的小孩啊,为了这一切,如此的拼命。女子则也在一旁默默地祈祷。

金光在咒语的催动下力量越来越大,晨的嘴角已经流露出血液,在最后的咒语结束之后,他已将自己的毕生修为消耗殆尽。他无力的放下双手,难以站稳,身后女子飞速跑去扶助他,“哥,你怎么样?”女子担忧地望着他。

“我没事,你看,我成功了,等出去以后,哥答应你带你去看外面的世界。”晨向女子露出微笑,但依旧掩盖不了他的疲惫和虚脱。

结界被金光冲击出一个洞,并逐渐扩大,整个结界在渐渐消退。全族人站在祭台旁大声欢呼,等待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成功了。可就在他们欢呼之时,头顶忽的雷云密布,雷声震耳,在徘徊的雷电中隐隐带着神光。

“不好,是九重天的人。”老者望着天空,皱起眉头。

“大胆罪徒,竟敢私练禁术,私破结界。”一声女声喝来,说着,雷云中聚集的神光汇聚,形成另一个金光,这个金光相比于他们的力量更甚,将其压了下去,周围伴随着星星流光攻向地上的族人,只听身边惨叫不绝,多个族人被流光击中倒下。老者挥起手中权杖,想要与那神光对抗,可惜他们早已被贬谪,没有了神力,如何能与现在的九重天对抗,老者被冲击力冲回,倒落在地,口吐出鲜血。

“婆婆。”女子想要跑去,可是扶着晨,挪不开身子,只能焦急地看着。

“婆婆...”晨看着,却无力再抵抗了,方才的咒术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他看着婆婆,老者只是用眼神示意着他,支撑不住,倒了过去。

晨抿抿唇,悄悄看向身旁的妹妹,她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如今已经没办法了,这本就是早已商量好的。

流光还在四处诛杀着妄图逃跑的族人,晨狠下心,将女子推开,大喝一声,“走。”说着施法便将女子笼罩到护罩中,趁结界还未被关闭,将她推了出去。女子愕然,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推出了许远。

“哥..”她大喊着,只看见他向她微微一笑,那道金光便将他淹没,自己也被强大的冲击力重伤,跌落山下。

心中听到一个声音,依儿,对不住了,哥哥怕是无法兑现承诺了,好好活下去。

她闭上眼睛,眼泪从眼中流出,她全身浮轻,一身白衣,如天上飞仙,化为一道白光,跌落下去。

【山底村落】

“你们看,那是什么?”一位壮汉看到山上金光,惊讶地站在原地,“那是不是神仙啊。”说着便合上手掌,心里祈愿。这一句引得村里大大小小出来观看,大家不禁惊呼,山上果真有神仙啊。

只见金光大盛之后,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山体摇晃,山顶的雪轰然落下,竟是引发了雪崩。地动山摇,声势浩大,山底人们都惊慌,想要逃避。可奇怪的是,雪崩并未到达山底,只是崩塌到山腰便停止了,山底的人们长舒一口气,都道,神仙保佑,今年一定会顺顺利利。

正在山脚树林采药的人被巨大的轰隆声惊住,许久之后才得以平静,仿佛方才的轰隆声已被震住,天边的金光已经消退,山上变得风平浪静。他背着竹筐,慢慢地朝轰隆声靠近,想一看究竟,只见山底的一片葱郁的草丛中沾满了血迹,一旁有一只白色的小狐狸趴倒在那里,血从她的身上留住,怕是受了严重的伤。男子环顾四周,蹲下身,轻轻抚摸小狐狸。小狐狸被人触碰,身体轻轻颤抖,她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可是受了太重的伤,意识混沌,晕了过去。

男子看着受伤的小狐狸,便将她抱了起来,放在怀中,轻声说,“你可伤得不轻,怕是刚刚雪崩的时候不小心受的吧,别担心,我会医术,定会将你医治好的。”

说着,男子抱着小狐狸往村庄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