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婚礼
  • 一醉柒年
  • 贰零酱
  • 2098字
  • 2022-05-17 13:14:09

伴随着轻快浪漫,充满甜蜜幸福的音乐,现场的嘉宾们用真诚炽热的眼神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精致梦幻的婚礼现场,共同迎接着这对新人喜悦的到来。

从校服到婚纱,令多少人向往。很多时候在出神思考这件妙不可言的事情时,总会被人不合时宜的拍打脑门,叫本尊速速醒来。然而今天眼前的一切告诉众人:童话,它也有来到现实的这天。

新娘新郎含情脉脉,在星光熠熠的银河系场景中,一步步走近幸福;另一处某人还在被自家的温柔老妈苦口婆心劝说中。

"米粒儿啊,今儿可是童儿结婚的大喜日子,听妈妈的话,赶紧回去再补个妆,换上妈妈给买的那套衣服啊!显得咱们重视。”

苏艾米似是听到了家母的委婉式嫌弃,本打算拿上包包立刻出门的她,眉眼一挑,一屁股坐到了吊椅里,不急不慢的晃晃悠悠。

“妈妈,您是觉得我穿成这样给您丢人了吗?"苏艾米单手拖着下巴,一脸无辜道。

看到苏艾米这副不正经的一本正经模样,苏妈妈宠爱的撇了苏艾米一眼。

"又开始歪曲事实,曲解我的意思了。我是觉得什么场合就得穿什么样的衣服……”

“哦哦~那您有木有考虑过今天是谁的主场?”

“当然是童儿了啊!”

“既然您都这么清楚了,难道您想要您的宝贝闺女今天非得办件友尽的事儿嘛~唉~”

说完苏艾米把一条腿伸出吊椅,小脚丫故意在地板上拧来拧去,一副纠结要死的假象。

苏妈妈看到越发表情包的闺女,总觉得走上了那条叫做套路的小道。

“少骗妈妈昂,不就让你换件漂亮衣服吗,和那有什么关系?”

苏艾米闻言嘴角抿笑成一道弧线,于此同时双眼一眯,道:“关系大的去了!都是你的错,哼!”

苏妈妈此时像极了丈二的和尚,心里不禁一惊,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得她闺女吧啦吧啦起来。

“您就说吧,把我生的这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怎么出门?我一好端端靠实力吃饭的主儿,下凡的时候也没征得我同意,走了颜值路线,毁我前程。您有尊重过我的想法嘛,啊?”

“噗~米粒儿你演完了吗?赶紧穿好鞋子快去吧,再耗下去可是真的要迟到咯!”

闻言米粒儿一个健步飞过去,上去就是个么么哒。

看着那一路小跑的背影,苏妈妈不由笑了,从未想过哪天她的米粒儿会变成这样的性格。

新娘季童儿换上了敬酒礼服,一杯杯酒水承载着来宾们对新人的祝福,而最令新人自在兴奋的当属自家的兄弟姐妹团这两桌。

就在新郎彭飞和兄弟团敬酒嬉笑打闹的时候,苏艾米不疾不徐地走进大厅。这会儿正赶上吃席热闹,人们进进出出的也多,晚来的苏艾米倒也显不出突兀。

眼睛不停地扫视着前方,等待着那熟悉的四目相对。

“这里,快过来粒儿”。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翟素素自打入座眼睛就没离开过入口位置,就在刚刚看到苏艾米时,心终于踏实下来了。她朝思暮想的粒儿可是来了。

这一桌上的嘉宾苏艾米倒也不陌生,有一两个眼生的估计是季童儿的大学同学,剩下的不是初中就是高中同学及本地的面孔。

欢闹之余,一抹不可思议中满含柔情的眼神穿过旁人,直直送到姐妹团这边。

“喂,你看那边那个大帅哥,一直盯着我们这边看,是不是在物色微信目标?”

“你也看到了啊,我刚才就注意到了。快看看我头发乱没乱,妆花没花?”

听着这两个陌生妹子漏音的咬耳朵,旁边背对着那边的集美顺势看了过去。

“我天呐,陆晨曦!真的是陆晨曦!”说罢把手指塞到了嘴巴里。

“你才看到吗?我们早就注意到了,可惜老娘已有家室,不然铁定上去一顿狠撩。”擦口水的同时不忘看眼苏艾米,小声嘀咕着。

嘈杂的声音抵挡不住八卦的气息。比起上学那会儿,现在的陆晨曦越发有魅力,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浓眉大眼,皮肤依旧是熟悉的小麦色。

“喂,粒儿,陆晨曦一直看着你呢。”翟素素习惯性的用胳膊提醒着苏艾米。

“哦!”一句简单的应答后,苏艾米自然地抬起眼眸看向对面,清澈的眼眸带着笑意,嘴角露出标志性的小梨涡儿。

收到回应的陆晨曦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掺杂着一丝苦笑的意外。这就是当初肖仕说得那句“眼眸笑意却无我的陌生”吗?

就在苏艾米入座后,兄弟团里就有几个不知情的傻狍子时刻关注着,奈何苏艾米只把目光放在同座的妹子身上,根本不给他们眼神交流的机会。好不容易朝着这边抛出友谊的小枝芽,岂能扼杀它的成长。

“那个,彭总,对面那个扎鱼骨辫儿,赫本风穿着的妹子给哥们儿介绍认识一下呗?”说话同时挤眉弄眼的看向苏艾米。

彭飞脸颊微红略微小醉,就在看到苏艾米的那一刻,醉意全无。

“咳咳,哥们儿扼杀了吧!节操很重要。”彭飞瞄了眼陆晨曦,小心地吞了口唾沫。

看着彭飞这破胆的逗比样子,肖仕举起酒杯示意陆晨曦走一个,陆晨曦倒也没推辞。

“晨曦,是不是多年不见,眼前这个妮子让你出乎意料?”

“嗯?嗯。确实,你应该不陌生吧?”

“哈哈,我现在有妻有女。我和米粒也就仅仅是个小学同学,初中校友的关系……而已吧”

“你这青梅竹马混得确实挺惨。”话虽是对肖仕说的,但更像是对自己的调侃。

赶情说了半天不但那妹子的青梅竹马在,看情况那陆晨曦怕也是关系匪浅了。

彭飞季童儿转场到苏艾米这桌,尤其彭飞,暗自在心里打好了小算盘,窃喜怎么让陆晨曦报答他这个大恩人。

就在苏艾米起身前侧头看向季童儿的那一瞬间,坐在兄弟团的白将猛地一拍额头。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屏保!是弟媳啊!

缘分或浅或深。浅到对面不相识,深到五湖四海圈一起。明明不相识,却因相同的人画进了同一个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