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挟持

蓝星历,二零零二年……

因为一场施工事故,而遭受高压电击的许一,恢复了些意识后,忽然感觉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

只是脑袋昏昏沉沉的。

迫切想要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况的他,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模糊看到一个昏暗的环境。

“我这是在医院吗?”

他动动身子。

奇怪!

我的手怎么被反绑在身后?

这让他有点懵。

遭受高压电击后,反绑双手是什么医疗手段?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耳边忽然传来桀桀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而后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穷鬼命真硬,居然还活着!”

许一:“?!”

忍着眼睑上传来的刺痛,他又使劲把眼睛睁大了些。

只是当视线变的略微清晰,目光所及之处,却是一滩血迹。

他抬了抬眼,看到一凶神恶煞的男人双目猩红,居高临下的盯视着他。

许一的小心脏突了一下,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目光。

我在做恶梦吗?

但意识清晰后,身上传来的疼痛却在提醒他,这不是梦。

许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猛然发觉自己的身体不仅被捆在椅子上,还呈弓字形横躺在地上。

那男子面露狰狞,抬脚踩在许一的脑袋上。

许一闷哼一声,感觉自己的脑袋瓜都要崩开了。

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许一怒了,不明觉厉的爆粗口道:“我操尼玛,别给老子活命的机会,否则我弄死你!”

“桀桀桀……弄死我?”

男子现出几分癫狂,脚像踩烟头似的,使劲在许一的脑袋上搓拧起来。

晕眩感袭来,许一顿觉不妙,再这么被折磨下去,小命非得交待在这里不可。

老子还没交过女朋友呢!

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先求个饶,把小命保住再说?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脑袋突然感觉一松,他苟延残喘着斜眼上看,发现男子将脚悬停在了他的脑袋上方。

然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想要干什么的时候,那只四十三码大脚仿若瓮鼓鎏金锤般,迅疾而狠厉的踩了下来。

许一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死神的召唤。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耳边忽然又传来呼嗵咔嚓的声音。

有狂风袭来,掀了房顶。

不过这动静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一会儿屋内便没了动静,只有呼呼的风声,和阵阵冷意。

许一悄悄睁开眼睛,看到周围一片凌乱,就像是遭遇了强拆般。

眼睛发着猩红光芒男子不知去了哪里,已不在许一的视线范围内。

求生欲望让他奋力挣了挣身子。

只可惜绳子捆的太紧,他无力挣脱。

挣扎了几下后,强烈的虚弱感袭来,让他深感不妙。

“缓一下……缓一下……不能睡……千万不能睡……”

许一给自己打着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阵阵冷气从屋顶破洞倒灌而入,许一渐渐感觉到了寒冷。

“为什么会这么冷,现在难道不应该是夏天吗?”

“还是我快要死了,所以才觉得寒冷?”

“我只是遭受了高压电击,为什么被弄来了这里?”

“难道我被宣布死亡后,身体被贩卖到黑市,他们要摘取我的器……”

“可我还活着呀,听说活人的器……更值钱,这个世界已经黑暗到这种程度了吗?”

无数念头在许一的脑海中闪过。

他眼睛无力上移,看到了繁星点点的夜空,知道了此时正值晚上。

而后他瞳孔猛然一缩:“那是……!”

夜色寂寥而深暗的天空中,两个人浮空而立,在许一看来是那么的显眼。

不过许一看的并不真切,只感觉两人在隔空对峙。

一个铿锵有力,充满浩然正气的声音传了下来:“路西法,你在西方大陆作乱,我们无权干涉,但是你擅闯东方大陆,乖乖束手就擒吧!”

“哼哼哼……”一个傲慢而冷冽的声音回道,“就凭你!”

一阵眼花缭乱的光影闪过之后,天空又恢复了平静。

两人似乎斗了个旗鼓相当,短暂试探后,又分开了距离。

“不愧是敢违逆上帝的人,但这里是东方大陆,还轮不到你来撒野,路西法,看法宝!”

天空忽然发出璀璨亮光。

那光很亮,但是在许一看来却一点都不刺眼。

“宝莲灯!”

随着一声惊呼,一个黑影快速坠落,眼瞅着就要砸到许一这边的时候,六只黑翼猛然一撑,将路西法的身体稳在了三米空中。

许一看了个真切,一个长发披肩,浑身黑色装束的男人,散发着冷意,浮空在了他的上方。

许一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此刻不装死更待何时!

他赶紧闭上了眼睛!

只是当他闭上眼睛的瞬间,却感觉束缚在身上的绳索突然间崩裂,然后他的身体浮空而起。

许一惊疑,悄悄眯开眼睛,便看见一只大手猛然伸来,掐住了他的喉咙。

这尼玛!

什么情况呀这是!

装死都不行!

被路西法掐住咽喉的他,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就连说句求饶的话都不能了。

许一感觉自己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但路西法掐着他脖子的手突然松了一下,然后惊疑的扫了一眼许一。

很快,一位丰神如玉,身穿天蚕丝绸汉服,留着如瀑长发,头戴金冠的男子,手持碧玉莲花状的宝莲灯,浮空停在了路西法的对面。

“堂堂九幽地狱之主路西法,居然挟持一位凡人!”

路西法哼了一声,冷冽而阴沉的说道:“少废话,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你把人放了,我可以让你离开。”

路西法冷笑起来:“不愧是为民请命的地仙,可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们东方地仙向来言而有信,跟你们西方大陆那些狡诈的魔仙不同。”

路西法怒道:“小兔崽子,少在老子面前放屁,你以为你们东方地仙有多了不起,把宝莲灯毁了,我就放了他!”

“我做不到!”

呃,回答的好干脆,就不能走走程序,稍微思考一下吗?

许一在心中无力吐槽道。

“哈哈哈……”路西法放肆的狂笑起来,“你们不是自诩为凡人的保护神吗?说到底还不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小人,这就是你们东方地仙的嘴脸,一群违绅士!”

手持宝莲灯的仙人不置可否:“你这叫道德绑架,我再问你一遍,你放还是不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