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回忆

门外的声音却没有预料一般停止。

黎川只好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后,却没有看见贺文杰的身影。

但声音确实是在门口。

黎川低头一看,门口放着一个喇叭。

......

黎川无奈的捡起之后按了关机键。

这时,大门处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贺文杰提着早餐走了进来。

“诶?小川哥你起来了?我还以为还得一会呢。”

睡得再死,那么大的声音也该起来了吧。

黎川在心底默默地吐槽道。

面上却不显。

“嗯。”

贺文杰看着黎川手里的喇叭,挠了挠头,

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我是想着一边慢慢把哥你叫醒,一边好去买早饭嘛,这样就比较快。”

黎川“嗯”了一声,就当是理解了他的“煞费苦心”。

两人迅速的吃完早餐后,坐车去往机场。

这是黎川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看着外边正在升起的飞机,黎川觉得很像现在的自己。

和众人汇合后,就准备登机了。

黎川跟贺文杰坐在一排。

按着票的话,贺文杰应该是靠窗的那一个。

但刚刚他听黎川说是第一次坐飞机后,想了想,

“哥,我有些困,就不坐在窗边了,白瞎风景,你坐里面吧。”

黎川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

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贺文杰从背包里掏出一些糖来。

先递给黎川一个之后,再往四处分去。

“哥,起飞的时候可能会有些恶心或者眩晕,吃个糖会好一些。”

他向黎川解释道。

“好,那你也快吃一个。”

“好勒。”

贺文杰是真的很注重细节啊,以后能一直带着就好了。

黎川撕开包装袋后,在心里默默想到。

......

很快,飞机就在空中平稳运行了。

黎川也度过了眩晕期。

他睁开眼睛,打开了身旁舷窗上的遮光板。

他侧目望去,此刻高度还不算太高。

依稀可以看见地下像是被缩小了的房屋。

很快,飞机彻底进入云层。

黎川看着眼前的、远处的,各种各样的云朵。

有的堆砌在一起,俨然是一座城堡。

有的凝缩在一起,像是软乎乎的棉花糖。

有的丝丝缕缕的绵延着,就像波斯来的面纱一般。

黎川有些看入神了。

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个视角去看每天需要仰望的云。

看着看着,他想到了《西游记》。

想到了天上的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

他们,藏身在哪呢?

思绪不由得飘远了。

飘着飘着,回到了埋在记忆深处的童年生活。

那段,与旁的家庭无二的、幸福的生活。

黎川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妈妈经营着一家花店。

父母是自由恋爱在一起的,所以格外恩爱。

春天的每一个周末,都会带着黎川去春游。

一家三口躺在草地上,望着蓝蓝的天空,飘着的白云。

......

原本的黎川,应当是个人人羡慕的幸福小孩。

而苏誉白的父亲也是黎川爸爸同一家公司的人员。

因着良人很合得来,两家人一来二往的,也熟了起来。

李晓兰和黎川的妈妈成为了好闺蜜。

苏誉白和黎川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哥们。

一切的变故,发生在黎川十岁那年。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周三。

黎川的爸爸和苏誉白的爸爸一起结束出差回家。

在上了高速后,碰到了一辆装满货物的半挂。

就在刚刚进入隧道后,那辆半挂突然在原地漂移起来。

和他并肩而行的那辆车,猝不及防的就被侧翻的半挂压扁了。

甚至连反映的时间都没有。

而那辆车里,走着黎川和苏誉白的爸爸。

......

甚至没有送去医院的机会。

当场被宣布死亡。

黎川和苏誉白放学后,没有等到前来接自己的爸爸。

等两个小孩自己走回家后,迎接他们的,不是父亲温暖的怀抱。

而是一条冷冰冰的死讯。

那时的黎母,第二个宝宝就要出生了。

可在收到黎江的死亡通知书后,当场大出血。

送往医院后,难产而死。

孩子因月数不够,肾功能发育不完全,在保温箱里一点点停止了心跳。

黎川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三位至亲。

他的父亲、母亲、以及心心念念了很久的小妹妹。

全都离他而去。

那时的黎川不过小学三年级。

一个懵懵懂懂的年纪。

却被迫长大。

因为他的家是父母从银行贷款买的,现在贷款没有还清。

于是房子被政府收回。

黎川,当真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儿。

幸好,坚强的李晓兰把黎川接回了家。

没让他被送去孤儿院。

从那以后,李晓兰凭着一个人的工资,拉扯大了两个小孩儿。

虽说达不到很优渥的生活,

但是,在她能力范围内的、最好的,

都给了兄弟二人。

因此,在黎川的心里。

李晓兰就是自己的另一个妈妈。

是他愿意掏空家底去换她身体健康的人。

可以说,没有当初的李晓兰,就没有如今的黎川。

那个突然被所有人抛弃的小孩儿。

在李晓兰的爱意包裹下,

在阳光里顺利的长大。

......

听见身边动静的黎川回过神来。

侧头望去,原来是贺文杰打起了呼噜。

声音并不很大。

看来这的是累了啊。

黎川默默的要了个毯子,披在贺文杰的身上。

飞机上空调开得足,这样睡容易感冒。

......

十三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南非博兹瓦纳的机场。

这边正好是下午四点。

一行人商量之后,决定先去找个酒店落身。

张谦找了个当地的向导。

是个热情的黑人。

一路上跟他们分享着这所城市所有好玩的地方,好吃的饭店。

或许是因为来了个陌生的环境。

大家都很精神,嚷嚷着要去各处逛逛。

张谦在心底默默算了一下拍摄所需的时间。

在过年前,可以完成拍摄计划。

等车子到达酒店之后。

于是大手一挥,告诉众人有两天自由活动的时间。

第三天,正式开始拍摄任务。

于是众人欢呼着去房间放下行李。

三三两两的去往那个导游推荐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