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强大的共情式演技

苏宇朝着黎川而来。

黎川看向他,面色如常的打了个招呼。

心里却在思考为什么好像大家都认识自己一样。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贺文杰悄悄贴近他。

小声道:

“今天摄影师加你的消息好像传遍了剧组,那个苏宇,就是今天和摄影师闹得不欢而散的那个。”

黎川了然。

自己或许在无意间得罪了眼前人。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只要对方不给他使绊子,黎川并不在意对方心中所想。

......

在长达一个下午的交流剧本之后,大家都渐渐熟络了起来。

黎川也才知道,江停是这部剧的男二号。

而今天早上跑到自己面前面前的那个小女生,就是苏宇的助理。

这部剧里,没有女主角。

导演的老婆会亲情出演剧情需要的女性角色。

“真抠,连老婆的注意都打上了。”

黎川闻声抬头,发现来人是吴琼。

看来也是来现场捧场的。

“说什么呢,这不是老婆舍不得我走嘛!”

张谦玩笑道。

谁知这话被他老婆李倩听个正着儿,拉着她就要去房间里争论一二。

吴琼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哈哈大笑着。

转过身来,和黎川叙旧。

......

下午五点不到,剧组就原地解散了。

黎川婉拒了吴张二人的约饭邀请,准备回家好好熟悉一下剧本。

最近一直没怎么全身心的投入到剧本之中,明天就要正式开机了,今天说什么都得回去研读剧本。

回到公寓之后,掐着时间点做饭的阿姨刚把菜端到桌上。

黎川饱餐一顿后,开始沉浸式的剧本学习。

......

一直到深夜,黎川还沉浸在剧中的角色里,无法拔出。

他满脸悲痛,仿佛去世的那人,真是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

到底还是经验与实战太少。

像他这种的青年演员,最容易情绪代入而走不出角色。

但这个没有速成的方法,只能凭借演更多的剧,才能适应这一感官。

今晚的黎川早早便睡了。

由于还没开始拍戏,最近的系统也不怎么去为难他。

每日任务都是轻松完成。

从明天开始,就没那么简单了吧。

黎川在心底默默地想到。

毕竟,明天就正式开机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

在黎川左脚踏入剧组拍摄现场的一瞬间,

系统的声音如约而至,

“亲爱的宿主,每日任务——完整度达到百分之九十的武打戏拍摄。”

简单来说,就是须要黎川自己完成高危动作的拍摄工作。

黎川无奈的笑笑,他知道,系统是为了让他掌握这项技能。

因为在一些大导演的剧组里,这些戏份向来是不会采用替身的。

因此,一个时常用着替身的演员,并不会被这些导演选中。

所以黎川欣然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

张谦采用的是两分场拍摄法。

顾名思义,就是两边同时开拍。

他和副导演宋达两人各盯一边,遇到重头戏,他会自己在一旁盯着。

按照惯例。张倩的剧组也采用了先拍感情冲突大的戏份。

也就是说,黎川的第一个镜头,需要拍摄的是——

他所饰演的那个军人,看见与自己共生死的兄弟倒在了枪林弹雨中,倒在了自己面前,但自己为了不暴露躲在自己身后的人质,不能有任何动作。

“第三场一镜一次,action!”

张谦站在镜头之后,紧盯着镜头里的黎川。

他希望,黎川不会让他失望。

......

在原始丛林里,被俘虏的人质终于被罗宋(黎川饰演的角色)一行人找到了藏身点。

罗宋带着一个分队去解决人质。

章成带着另一个分队去转移注意。

一切都进展的十分顺利。

就在这个解救人质任务要圆满完成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变故。

人质里有一个小孩,原本好好的呆在妈妈的身边。

谁知,一条突然掉落的蛇正好砸在了他的面前。

“啊啊啊!”

他大叫出声,罗宋根本没来得及阻止。

正在赶来的章成为了不让那边的国际逃犯发现这边的动静。

只好独自一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一边故意制造出声响。

敌人很快就将目标对准了他,十几个枪口对准了他的胸膛。

黎川为了不暴露身后的几十个人质。

他只能选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好的兄弟,自投死路。

看着他被子弹打穿后,仍坚持向与他们相反的方向奋力跑去。

看着他,最终坚持不住的,倒在了远处。

罗宋一双眼染得猩红。

手紧紧地抓着树的躯干。

俨然捏碎了一些纹理。

但双脚死死地定在地上,一动不动。

此刻,穿着军装的他,不能违背上级的命令,不能置百姓的生命于不顾。

他的心在撕裂,在变成碎渣。

那个出发前还笑着跟自己分享女朋友照片的人,再也不会和他并肩作战了。

他咬紧牙关,将满腔的恨意含在心里。

这个仇,他必定回报!

......

“咔!”

张谦惊喜的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见识过黎川在表情管理上的能力,但没想到,黎川令人共情的能力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

他四处环视一遍,发现现场的工作人员们,尤其是女工作人员,个个泪流满面。

这个效果,可以达到满分。

z在还没进行后期特效和配音的效果下,

黎川用最原始的表演,获得了最大的赞同!

......

而此刻的黎川,还沉浸在罗宋的精神世界里。

方才的悲伤,愤恨,无力,都是黎川真情实感过的。

现在的他,完全出不了角色。

等张谦喊“咔”之后,贺文杰就冲上前去了。

今天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了。

但剧情设定是在夏天。

因此,黎川穿着单薄的军装。

一下戏,贺文杰就把羽绒服披在了他的身上。

看出他还沉浸在情绪里后,贺文杰便没有贸然的上去拉他站起来。

只是轻手轻脚的给他披上衣服,站在他的身后,默默地陪着她。

等黎川稍有好转后,贺文杰连忙将半跪在地上的他搀起。

顺势递上装在保温杯里的姜茶。

“谢谢。”

黎川轻声说道。

......

“咔!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