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白头偕老(中)

  • 第三部:春分之日
  • 溯往深秋
  • 2770字
  • 2022-05-17 09:24:31

3月12日,与往日的晴空万里不同,风与云翻滚着,天空是灰蓝色的,如此般阴沉,和那天刚来时一样.

空气潮湿的令人烦躁.一开始,仅仅是几滴小水滴落下,随后,慢慢的,天空中的水汽开始崩塌.打落在地上.打落在窗户上,刮起一阵风,使树木摇晃着,使窗户拍打着.

小春坐在床上,望着窗前的一条条雨的痕迹.眼里满是失望.

春分背起跨包,准备离开.

“我和你一起去吧..”皓涵回过头来,看向站在门前,背过身子的春分.

“不用了,今天我自己一个人去吧,你还要照顾小春呢.”侧过身来,看向坐在床上发呆的皓涵.

如同这阴沉的天气一般.今天的春分沉默这,没有春天应该有的活力.

小春也回过头来,察觉到了什么.

春分转身离去,留下一声清脆的关门声.

叹了一口气,皓涵看向小春.

“怎么了,你也这副表情.”

皓涵走到小春旁边,揉了揉她的头发.

谁知小春却将皓涵的手拍开来,第一次.

“皓涵哥,你去吧.”顿了一下,”今天的春分姐,有些不对劲.”

“我能感觉到,她需要帮助.”

“可是,你一个人在这里.不会…”

小春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够不到皓涵后,又站到了床上.

踮起脚,还是有些吃力.

皓涵特意蹲下身子.

小春模仿着大人的样子,用小手抚摸着皓涵的头发.

微笑着看向他”没事的,我已经是大人了,我自己也可以的.”语气里带着自信和兴奋.

“可是…”皓涵看着她天真的样子,不免还是有点担心.

犹豫了好一会.皓涵终于做出了决定.

“吃的我都放在台子上了,要吃的话就拿,然后吃之前记得垫块布,也不要吃的到处都是,晚上睡觉灯一定要关,还有...”

“一定要注意,我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吗?”

小春点了点头.然后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皓涵走向门口,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几眼.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之后便跑了出去.

……

小春回头看向窗外.

“雨下的好大啊…”又坐到了窗前.

“春分!”

在原地踌躇的春分听到了他的声音,抬起头来,惊讶的说不出话.

“你怎么来了?”春分吃惊的看着他.”小春不管了?”

“她觉得你遇到了麻烦,想让我出来帮你.”

“…唉…”犹豫了良久,春分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所以呢?你为什么还没走?”皓涵看向她.

“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春分撇开视线.

“先说好,你到时候一定要帮我.”

“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犹豫了一下,皓涵问道”所以呢?是什么事?”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

-------------------------------------------------------

“夏奶奶,我出去了…”

“好…路上小心…”

“春风(分)姐,快来啊!”

我们三个人站在夏笠夹门口,看着春风(分)小步跑着过来.

“姐,给你的…”

“谢谢小涵…嘿嘿”那位姐姐摸着我的头,我们四个小孩子在人行道上走着,周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慢慢的走向学校…

-------------------------------------------------------

“今天外面天气这么冷,你还不让小伙子多穿点...”明明是皓涵的事,她却责怪到了春分头上.真不知道为什么...

“小伙子,年轻,身体抗冻!像我那个时候在XZ,也是这么抗过来的.”段国荣拍了拍皓涵的肩膀.

“现在大部分年轻人身体都不行咯,办公室坐久了…”说罢便拿起绿色的塑料水壶,走出去接水了.

“别听他瞎说,他那个时候什么条件,现在什么条件.能多穿点就多穿点,少受罪…”

还是像平常一样,老夫妻两两人伴着嘴.春分与老太太聊着天.

“感觉也没出什么麻烦.”

“欸?那个小姑娘呢?怎么没来?”

“她今天有点事,没跟着我.”

“哦~其实,不来也好…”

“现在年轻一代就要求要赢在起跑线上了,整天这里补习班那里补习班,哪有时间和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多说啊”段国荣提着冒着热气的水壶走了回来.

缓缓给杯子里倒满了白开水.水气很快就依附在杯壁上.还有热气不断升腾着.

段国荣把水杯摆在夏笠床旁.夏笠自然的拿过旁边的两粒药丸,吹着气,一口水,将药咽了下去.

窗外的雨渐渐小了一些.心情也随之慢慢好转起来.看来用不了多久,雨就会停了啊…

突然之间,门被推了开来.有一个家伙闯了进来.

一瞬间,条件反射使皓涵立刻站起身来,手已经摸向上衣内侧的手枪了.

“请问你找谁?”皓涵用怀有攻击性的眼神紧盯着他.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大概30来岁,衣冠不整,头发散乱,皮肤可见的地方还有纹身.耳朵上打了耳钉.如同地痞流氓一般.和皓涵对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他妈又是谁啊?”那个家伙十分不满的看着皓涵.

“我是春分的朋友,顺路陪她过来的.”

“哦...春分这个丫头看着纯洁,在外面开始勾搭男人了?”

“还是听说我要来,特地让你陪着过来的?手插衣服内侧干什么啊?装你妈呢,搞得自己真有枪一样.”说完这个家伙大摇大摆坐在椅子上.

如果不是看着春分祈求的眼神...

皓涵强压着怒火,将手放了下来.春分好像松了一口气.

“小伙子,这位就是我儿子…”段国荣解释道

“你好.”皓涵摆出一副好脸色,礼貌的说道.

那个家伙没有正眼瞧他.然后看向夏笠.

此时,原本减缓的雨势转为了

雷雨…

将水果篮子放在夏笠床头,国正转身就要离开.

“国正”春分抓住了他的手.

“你要想走我们也不留你.”夏笠带着冰冷的语气说道.

“好啦,儿子难得回来一次,好好…”国荣站在夏笠旁边,劝说着自己的老伴.

“老子也根本没想留下来,都是春分让我来的.”国正打断了他的话

“国正!你够了!胡来也得有个限度啊!他们是你父母!”皓涵第一次见到春分发火.

“对啊,他们是我的父母,和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到时候即使死了你也没有继承权!”

“国正,别这么说,她也算你妹妹.”国荣劝着他.

“我他妈知道!这个父母不要的东西只能我们来养了!”

皓涵的此时握紧了拳头.

“你再说一遍谁是父母不要的东西!”春分怒吼道.

“你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还好意思说我,我在照顾奶奶的时候你就整体在外面鬼混.”

“嘿你个臭丫头还来劲了是吧.”段国正有些恼怒,想要出手打人.一旁的皓涵终于坐不住了.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架到了墙上.

“一口一个他妈的他妈的嘴臭的要死,这是你和亲人说话的态度吗?!”从上衣内侧里掏出消声手枪来顶在他脑袋上.

“好好的讲话,听的懂人话吗?还是说你更听得懂枪子儿说话?”

国正被吓住了,乖乖的点了点头.这是他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头.金属制的枪口顶在他头上,冰凉的触感顺带降低了他全身的体温.他的脸被吓的苍白.

“对不起,段老,一下子没忍住怒火.”看到他们惊讶的神情.

“因为我在从事国家安全相关的工作,所以手上有枪,没有违法的.”说罢便放下枪从口袋里拿出证件来出示给他们.

(之前神秘人帮我伪造的证件,起作用了啊...)

听到这句话后,他们稍微放心了一点.

放开国正后,这个家伙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抱歉,让你们受到惊吓了…”皓涵将国正架起来.

抬头时他注意到.夏笠的脸色有些苍白.

春分也察觉到了夏笠的异样,只见她大口喘着粗气.面色煞白,感觉整个人都在发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时的另一个世界,小春正躺在床上,看着夜幕升起,星星降临的夜空.

房间内漆黑一片,小春伸出手去,却看不见自己的五指.

她有些发抖,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害怕.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只留下一条缝观察外面.

天上洁白如明镜一般的月亮,与远处的星河,近处的山河,天地相接.

今夜,无人入睡…

第六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