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白头偕老(上)

  • 第三部:春分之日
  • 溯往深秋
  • 4101字
  • 2022-05-17 13:58:16

消毒水的气味在半空中弥漫着.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浩涵感觉到一股燥热感涌上心头.

跟随着春分上了二楼,此时的浩涵才发现,原来那个破碎的绿色安全出口标识,这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看向窗外,与死寂的黑暗不同,外面道路两旁的路灯还在工作着,时不时有车辆驶入停车场,又离开了.救护车呜咽着带着刺眼的蓝色光芒快速穿过.远处的群山和森林没有被这灯火通明的场景波及到,依旧是一片黑暗.

春分来到一间病房门前,脚尖微微踮起,看向里面的老夫妇.然后慢慢的收回来,带着满意的笑容转过身向我走来.

“走吧.”春分拉起我的手,将皓涵往回拉.

涨红着脸的皓涵被春分拉到了窗台前.只看到春分双手搭在栏杆上,遥望着远处的星空.

原来这时的夜空,还有星星啊.

如此美丽的星空并不完整,在皓涵眼里,遥远的星空,无尽的漆黑的森林,蜿蜒纵横的群山.被路灯照亮的公路所引向的还未入眠的城市.

以及她的侧颜.

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才是一副完美的摄影作品.而这幅作品在皓涵眼里仿佛成为了摄影艺术的代名词.

“抱歉,本来说是要帮你转换心情的,结果就忙着自己了.”

“没事,我的心情已经比之前好多了.”

“欸?没想到嘈杂的医院还能出乎意料的带给你好心情啊.你不会是喜欢嘈杂的环境吧.”春分带着些许戏谑的神情,挑逗着皓涵.

“时间也有点晚了,赶紧走吧”皓涵背对着春分,独自快步向前走去.

春分嗤笑了一声,然后快步跟上了皓涵,甚至想要跑到皓涵的前面.

“今天的新闻联播就到这里结束了…”电视机里传来主持人播报的声音.

在一阵亮光后,不管是医院的嘈杂还是繁荣.都将归为沉寂与陈旧.

……

3月10号.天气晴.

今天春分依旧要带皓涵去”另一个世界”.

至于小春为什么也跟了上来.

“这家伙很麻烦的,如果不让她好好跟着我,肯定会出事的.”皓涵的原话带有一种不耐烦的语气.但眼神却担心的看着小春.

而小春好像很兴奋,就如同在弦上的弓一般,如果不好好抓住她,就会随时跑掉一般.

春分蹲下来,眯着眼摸着她的小脑袋.

“那里人很多的,一定要跟着我们,不要乱跑哦.”

“嗯!”小春反复点着头.

眼前耀眼的白光再次亮起,仿佛被温柔包裹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当眼前的景象清晰起来时,眼前的一切又变为嘈杂与喧嚣,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几个突然出现的人.

还是说,已经习惯了?

皓涵注意到窗外,湛蓝的天空.耀眼的骄阳.

这里的时间,与外面是同步的吗?

经过旁边的护士推着带着药品的车从旁边经过,对着春分打了个招呼,春分回应了她.小春也学向着护士打招呼.护士也同样微笑着回应了她.

再次走到那对老夫妇的病房前,春分推门走了进去.

“哟,春风(分),来了啊.”带着些许乡土气息的老者,操着一口乡音说道.可能是方言的原因,春分的分听成了风.

春风?

“来看看你们,最近奶奶怎么样啊?”

“她啊,还是那副倔脾气.”

床上的奶奶静静的靠坐着,没有说话.她银色的头发反射了耀眼的光明,显得格外耀眼.她看向远处的群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穿着米色短夹克的大爷将头上的鸭舌帽放在一旁,也露出了和她老伴一样银色的稀疏的头发.

旁边病床的一位男子,看到这么多人进来后,露出有些惊讶的神情。

“这两位是你的朋友?还是…”老大爷咧开嘴笑了.

“不是的,这位是我朋友,这个小姑娘是她妹妹.他们是顺便跟着我一起来看你们的.”

“哪你们赶紧坐吧,吃饭了吗?”

“吃过了吃过了.”

他似乎有些驼背,缓慢的拿起透明的塑料盒,里面装着白米饭和青菜.慢慢端到老伴的面前.

“我来帮忙.”春分走了上去,将塑料盒一个个摆好,放在台板上.

还没开始吃,老太就将饭扒出来一点倒到大爷的碗里.

“哎呀,你多吃一点啊”大爷原本想将饭盒拿开,但还是多出了一大坨饭.

老太闷起头吃了起来.

“来,吃块肉.”大爷将盒子里的肉夹起,塞到老太的碗里.

“哎呀,不要啊,我自己会夹得”于是再次将肉夹起.

一块肉在两个人之间推来推去,最后还是落到了老太的碗里.

“哎呀,烦死了.”老太紧锁着眉头看着碗里的一大块肉.

“这对老夫妻还是这样啊.”春分站在旁边望着这对年迈的夫妻.

“他们,都叫什么名字啊.”

“爷爷叫段国荣,以前当过兵的,48年入的伍,之后还去过XZ,退休后先是到了南京的干休所,然后就到了这座城市,现在他老伴病了,他来这里日日夜夜陪着她.”

“奶奶叫夏笠,以前是在工厂里当工人的后来退休了.跟随段老带着一家人来了南京,然后就到了这里.”

“那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皓涵问道.

“以前我们是邻居,这家人一直挺照顾我们院子里几个小孩的.然后在医院里又碰到了他们.”

听着他们的故事,看着他们的样貌,皓涵内心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段老将碗筷拿到了卫生间去洗.夏笠坐在床上,只是这么终日无所事事的坐着.

“春风(分)啊.”

“怎么了,奶奶?”春分走了过去,坐在了夏笠床边.

夏笠轻轻的拍着她,抚摸着她柔顺的深蓝色头发.

“都长这么大了.”

“夏奶奶,我们经常见面,你还每次说一次,我长得那么快吗?”春分带着玩笑的语气说道.然后靠到夏笠怀中,夏笠如同她的亲奶奶一般.这温情的画面不禁令皓涵有些动容.

“皓涵哥,那个奶奶为什么一直躺在床上啊.”一旁的小春疑惑的问道.

“因为生病了啊.”

“那以后春分姐也会变成这样吗?还有皓涵哥”

皓涵对于这样一个小孩问出这样的问题而感到惊讶.但又依然回答道.

“我们所有人,老了以后都会变成这样的.”

或是在家人的陪伴中安然去世,或是在孤独中回忆自己失败的一生.

想必他应该是属于后者了.

“那边那个男生,是你朋友吗?”夏笠指向在不厌其烦解答小春问题的皓涵.

“是..啊..”春分感到有些不妙.

“也对啊,毕竟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问题是该好好考虑了.”

“夏奶奶,我才22岁,不用这么急吧.”

谁知这时候奶奶却突然激动起来.

“再过一年就23了,再过一年就24了,一年又一年,这样拖下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好的好的,知道了.”

她本人却知道,她不可能去回归正常的生活了.

当再次回到那边的世界时,大部分事情都会忘掉.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慢慢回想起一些事情.

她忘了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过去.如果不是每天来探望这里的老夫妻,她就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春分,还是春风.

可能不久之后她就会忘记一切,在最后的日子,她想和自己最后的家人一起度过.这对从小一直照顾自己的夫妇.

而且现在,还多出了两位可以陪伴的人.

在忘记一切之前,还能交到朋友,还算比较幸运吧.

听着奶奶不断的唠叨.依偎在怀里的春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小伙子,今年几岁啊?”夏笠突然把话题转移到了皓涵身上.

“额…25.”

“哟,那还挺年轻啊.小伙子.”

皓涵尴尬的笑了.

随后就被各种问起家里的事情.从学历到家庭,从工作到薪资,如同调查一般,被问了个遍.

也就是在此时,皓涵发现,他开始忘记一些以前的事了.

不过,有些事忘了也好,能够减轻心里的负担.

……

真的好吗?

“小伙子,有女朋友吗?”

躺着的春分这时突然坐直了起来.直直的看向夏笠

“欸?没有...”

“奶奶,你就别为难他了...”

“你这丫头真是的,我这是为了你好.”

“哎呀,不用您老操心.我要是想找,肯定能找到的.”

“关键是找到了也不一定适合啊…还得我过目,干脆让你奶奶我一条龙帮你过完”

“好了,夏笠,人姑娘也大了,也有自己的打算,再说了,要过目也是让她亲生父母过目,我们外人不参合.”段国荣拿着洗好的盒子出来了.

“欸,她小的时候父母天天在外面跑,春分基本就我一手拉扯大的.怎么外人了?”夏笠尖锐的声音带着不满.

小春看着大人们的聊天,疑问仿佛就写在脸上.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张皓涵.”

“嘶…欸?...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紧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想不起来了.”

“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是你妹妹?”

“嗯!我叫顾小春,今年7岁....”小春站直着介绍自己.

“这小姑娘,真有精气神.来让奶奶看看.”

夏笠抚摸着小春的小脑袋与她那深蓝色的短发.突然又摸了摸春分的头.

“这小姑娘,真可爱.而且你和我们家春分长得好像.”

“我和春分姐姐长得很像?”小春歪着脑袋问道.

“是啊,简直像是亲生母女.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夏笠带着慈祥的面容,同时看着她们两个.

“我先去交医疗费了奥!”段国荣喊道.

“欸?不是刚交过吗,怎么又要交钱?”夏笠这样问道.

“是啊...”然后转身默默走了出去.

“我跟您一起”皓涵补了一句,于是赶紧跟上段国荣.

跟随着那个陀着背的身影.来到了办理处.

一边等待着医护人员办理,开具证明.

段国荣率先开了口.

“这老太的病情,越来越糟糕了...”满目愁容,段国荣说着.

“老太太得的是什么病?”

“到处都是,心脏有问题,心脑血管有问题,胃也有问题,而且牙还没了.”

“现在医生说,全看她自己造化了,但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她也和我提过好多次了,说想出院,反正估计也治不了了...还不如好好回家休息,与其在这里每天受苦.”

“每次我都拒绝了,以为肯定有方法治好的...”

“最近我也在考虑,要不要带她出院...”

“真的没办法了吗?”皓涵带着担忧的语气问道.

“大医院也都跑过了.中西医都试过了.哎...”

“老先生,您的手续办好了.”护士亲自将单子交给他,然后出来想要扶着他.

“不用了,我来吧.”皓涵让护士离开,自己扶着段国荣.

“都这样了,偏偏家里还有件麻烦事.”

“有时候,我感觉春风(分)如果是我们女儿的话,那就好了.”

段国荣愁容满面,脸上的皱纹浮现出来.仿佛树木的年轮,一层一层诉说着岁月.又仿佛被风化的原本光滑的墙面,一沟一壑诉说着往事.

太阳将要落下,地平线上的红日散发着最后的耀眼的火焰.照耀到每一个角落.

回到房间.安排段老坐下.

“皓涵,我们该走了.”春分已经收拾好东西.拉着小春的手.

“嗯,走吧.”

春分再次回过头去.”夏奶奶,明天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夏奶奶再见”小春叫喊道,好像想让她听到自己的声音.

“两位,保重了”我招了招手,看向坐在板凳上的段国荣.

夏笠端坐在床上,只是笑一笑.段国荣缓慢的向皓涵招了招手.

这对老夫妻的生活,明天又会是怎么样呢?

“国荣,要不让我出院吧…”

“…”沉默了一会”不行,再看一段时间吧”

在出门前听到两人交谈的声音.

鬼知道明天怎么样,但明天又不会因为你的心情而不来

眼前又是一阵白光后,原本热闹的医院变成了空虚与破旧.

太阳将要落下,地平线上的红日散发着最后的耀眼的火焰.照耀到每一个角落.

第五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