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未知的一切.
  • 第三部:春分之日
  • 溯往深秋
  • 3439字
  • 2022-05-17 08:30:24

“就是这里了吧.”张皓涵将车拐入一个弯道,停在了马路旁边.

细小的雨滴轻轻的拍打着车窗,这般春日的小雨,虽带有些许冬日的残凉,却还是如同春日般湿润与温柔.

长伞缓缓撑开.挡住了张皓涵的全身,关上沉重的车门.

身着白色衬衫的他,脸上带着严肃的神情,他可不是来享受这番春日图景的,神秘人交给了他一个任务,绑架一个人.

“工具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神秘人好似看出了他复杂的内心,端起茶来抿了一口,特意强调了一遍,”完成你的任务.”

皓涵悻悻的离开了.

他并不像这么做,但当自己的灵魂被神秘人绑架时,他就没有拒绝的可能了.

“只有不断的服从他,才能洗净灵魂深处的负罪感,降低我的痛苦”皓涵不断的提醒自己.

而这份负罪感,来源于记忆深处,那个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人.

“总之,先完成任务吧.”

走进一旁绿化带中间的小路,被绵绵细雨滋润着的泥土是软绵绵的,如同踩在地毯上一般,空气中带着各种花朵的香气,原本光秃的树枝终于繁衍出了枝叶,周围似乎总有雾气弥漫着,远处是一片白茫.

鸟儿的噪声,空调压缩机的声音,洒水车带着水花驶过的声音,使他有些烦躁.从盒中抽出一支香烟,在湿润的空气中,他试了几次才将烟点燃.香烟的气味仿佛能使他心情舒畅.

当找到了目标时,他发现的却是一位女孩,看起来7岁左右,躺在湿润的土地上.不知是晕倒,还是熟睡在草丛中.

皓涵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把烟扔在地上踩灭,然后用手驱赶着空气中四处飘着的尼古丁.

他从口袋里翻找着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才想起是放在车上了.

早春的清晨还是带有着一丝凉意,他仿佛看到小女孩好像在发抖,便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将她抱起来.

“先赶紧让她回到车上,继续呆在这里怎么想都不是很妙吧.”

将她安置在轿车的后排,将热空调打开一些回到车上时,皓涵找到手机,想联系神秘人,不管怎么说,绑架这么小的孩子的确是有点过分了.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又给我玩消失!”皓涵气愤的将手机扔在一边.看向副驾驶时,发现原本空荡的座位多出了一封信件.

皓涵慢慢将手伸过去,将信件拿过来,然后撕开口子,将里面的信拿出来.上面是一个医院的名字,还有一串地址,并让皓涵接下来几天都要藏在那里.

皓涵打开地图软件稍微查了一下,却查不到这家医院,在手机上反复切换,下载,查百度,可都没有得到这个地址和这家医院的相关信息.用信封里附上的医院照片进行搜索,也没有任何发现.这家医院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抬起头来一看,车窗外的雾气好像不知为何变得更加浓了,他还是决定先开车,到那里去看看.

大灯带着白色的光芒刺穿了浓厚的白雾,车轮在轴的带动下旋转了起来,刹车灯熄灭,车缓缓驶向远处.

后座的女孩身躯微微一震.很显然并不是因为寒冷.

白净的脸庞,带着一头显眼的,深蓝色的头发,瘦弱的身体蜷缩在一边.皓涵通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小女孩,感到有些熟悉,但视线仅仅停留了一会,就将眼神专注在前方.

窗外的风景变换着,小城灯火通明的街市,寥寥穿过街道的行人,绿化带只留下模糊的残影.

再往后,空气中原本稀疏的薄雾越发变得稠密,眼前只有大灯的光亮与灰黑色的马路.车辆仿佛置身于暴风雪之中.

“今天怎么雾霾这么大,天气预报也没说啊.”皓涵漫不经心的看着四处的风景.

然而之后的景象越来越超脱现实,街上的门窗紧闭,没有人来人往,没有车水马龙,甚至连几个在半开的商铺前下棋的老大爷都无影无踪…

怪异的现象并没有一丝撼动他冰冷的内心,既是因为跟随了神秘人那么久,也是因为…

在他眼里,这一切只不过是日常罢了.

车辆拐弯上了匝道,公路从地面爬升到高处,变得宽敞起来,穿过了浓密的雾气,再次看到了已经从灰蓝转为湛蓝的天空,有几束轻轻的云朵,如同丝带一般飘向远方.

射灯打出的几束光芒被耸立在高处的旅游广告反射着.原本的城镇景象转为郊外的春光.景象从去年时的群松负雪再到现在的青翠笔挺,远处只能看到黑白的群山的轮廓,衔接在一起.随着车辆的移动,这些景象变换着角度,变换着视角.最终变成一副长卷的水墨画.

皓涵打了方向灯,从另一个路口下了高速.驶入了蜿蜒的公路,身处翠绿的海洋,加入了这副大远景中,成为了这黑白水墨画的一部分.

按照路牌与地图的指使,寻觅着步伐,来到这不曾存在过却已经废弃的医院.

墙面已经被爬墙虎侵占着,在风霜雪雨的洗刷下有了如同峡谷一般的,如同树枝一般的裂痕,原有的停车场与广场已经显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灰尘随着风滚滚而来,实在是有些呛人.整栋建筑是黑暗的,按下开关灯也没有反应.只有应急出口的绿色标识还在敬业的工作着.只不过有了些许裂痕与破碎

接下来的不知道多少天内,一想到要在这栋建筑里生活,还是有些瘆人的.

皓涵带着些许难色走进了建筑,走过来一间又一间的病房.却惊奇的发现,除了环境有些积灰以外,大部分设备都没有损坏.在这废弃的许多年里也没有各种盗窃事件发生.

这样一座完好的医院,为什么会废弃掉.

这样的疑问在他心中萌发.

终于将背上背着的女孩安置到刚刚整理好的床铺上.稍微清理了一下这个房间.皓涵将门小心的关上.然后走访了其他房间,在病房,护士室,仓库,食堂,搜索着可能用到的东西.

毕竟接下来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准备肯定要做充分.

搬着一大箱东西的皓涵回到了病房,将物品堆置一边,然后将挂在肩上的长棍状的物体放下.让他静静的靠在一角.

将手套脱下,放置在床头旁.便随着重力倒在床铺上.

看向隔壁熟睡着的,瘦弱的女孩,皓涵并不理解,神秘人为什么要绑架她.

仔细一想,他(她)做的很多事情,也确实没有逻辑可言.

他实在是有点倦意了,侧躺过身子,便慢慢入睡.

-------------------------------------------------------

一头深蓝色长发的少女从他身边跑过.

在风中绕着圈,转过身来,风吹动她的长裙,如同海面上的波纹.

即使带着草帽,她那双蓝色的眼眸也依旧那么耀眼.

带着微笑,面对着他.

“别跑这么快啊…(模糊的名字)!”稚嫩的声音伴随我声带的振动发出.”

那是我们第一次在春天出去郊游.孩子的父母们在后面看着我们四个孩子.带着温暖的笑意.母亲一个人站在皓涵后面,欣慰的看着他.

...

-------------------------------------------------------

当再次醒来时,我的枕头湿润着,不知不觉,温热的泪珠从我眼眶中,拉出悠长的泪痕.

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

“对不起...”这三个字,依旧无意义的重复着,可是她却再也没能听到.

短暂的抽泣声过后,坐直起身子,发现隔壁床的小女孩早已经醒来,坐在床边看着我.

我瞬间感到一种莫名的尴尬,夹杂着羞耻的感觉.

“你没事吧,大哥哥.”

怎么形容皓涵现在的感觉,他真想掏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枪对着自己狠狠来一枪.

“你醒了?”咳嗽了一声后,他还想恢复到他日常表现出的,冷漠的形象.

“嗯...为什么我会在这?”小女孩打量着四周.

“你现在被绑架了,带到了这里.”调整过来后的皓涵盯着她说道.

“哦...”她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后跳下床,在房间里四处”冒险”.

“这孩子,是不是根本不知道,’绑架’的意思啊.”皓涵有些苦恼,用手捂着头,无意间看到,女孩好像盯上了角落里用袋子包裹着的棍状物体.正准备伸手去摸.

“欸!那个不能碰!”皓涵没有迟疑,冲上去想阻止女孩.

可是女孩已经拉开了袋子的拉链,皓涵只得把她赶紧拉开.

从拉开的一小部分能看到,带着金属光泽的管型物体,下面套着木制的外壳.

没错,是当时神秘人在火车站使用的那把卡尔卡诺步枪.

“这是...什么?”

“总之就是很危险的东西.绝对不能碰.”

“哦...”又是长长的一声哦.

皓涵没办法,让她老老实实的坐在床边.自己正好有些问题要问她.

“你的名字叫什么?”

“顾小春.”

“顾…春?”这两个字好像有些触动到了他的心弦.

“名字相似的人也是有的吧.”他随后反应过来.

“你还记得自己家里住在哪,父母是谁吗”看她这副呆呆地样子,恐怕也不一定记得吧.”能想起一点是一点.”

“对不起,我完全没有想到任何有关爸爸妈妈的事情.”

这也有些太过离谱了.一个小孩子对于自己的家和爸爸妈妈一点印象都没有,但看她真诚的目光,皓涵并不认为她是在骗人.

她低着头,对于自己的错误感到有些抱歉.

“没事的,这并不是你的错,实在想不起来就算了.”皓涵连忙补充道

“嗯...”拖着长长的音节,小春依旧低着头.原本前后摇摆的两条小腿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感觉到小春还有些别的情绪.

“肚子有点饿...”小春捂着肚子.用有些娇气的语气说道...

“真的不把自己当外人啊,孩子,你可是在被劫匪绑架啊.”心里这样想着,还是无奈的站起身,从箱子里拿出两袋方便面.

临出门前,皓涵还不忘嘱咐小春.

“好好坐好,不要乱动!”

摇摆着双腿的小春歪着头,对着他傻笑.

“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向厨房所在的位置.

“那家伙,我可不是保姆啊”

第一章结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