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奋斗半百(下)

  • 第三部:春分之日
  • 溯往深秋
  • 1813字
  • 2022-05-17 09:31:13

街上变得冷清起来,路灯带着有些泛黄的光芒照耀着孤独的人们。而城市的中央,黑夜仿佛从来没有降临过一般。人们亢奋着,享受着这个城市的夜晚。

眼前的灯红酒绿却使得张华一阵眩晕,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了一样,跪倒在地上,双手强撑着地面,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上的晚饭撒了一地。不一会,视线便彻底暗淡了,转而成为了寂静的黑夜。

这一觉,睡的很好。仿佛睡过去了,就不愿再醒来。睡过去了,一切苦难都将结束,亦或是再次醒来,迎接残酷的悲喜剧。容不得他自己做出,他也没能力做出选择了。

眼前刺眼的白光下。眼睛不情愿的睁开。

“医生说你只是劳累过度,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一旁的护士(?)解释道。她留着长发,戴着刻了一朵桂花的发卡,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也难以隐藏住那张清秀的面庞。

“我多快能出院?“张华直接问道。

“明天早上,我们已经和你单位联系过了。“

护士(?)拿出一块板写了些什么。

“你父亲的情况暂时不用担心,但过了今天就说不准了。“

“啊?“

“所以,如果你想让你父亲无恙的话,还是尽快交手术费,不过...“

“要是真这么容易就好了。“张华抢先一步,叹了一口气。

“顺带一提,如果你父亲真的去世了,你的人生,将何去何从?”护士(?)能明显看到张华变了脸色。“嘘…不要激动,这个答复,得要你自己去寻找。”护士(?)曼妙的身姿支撑在床上。食指搭在张华的嘴唇上。张华的脸不免有些羞红。

转身换好了药,离开了病房。

窗外此时下起了间歇性的大雨。

在经过浩涵他们的房间时,向里面看了一眼。

确认了浩涵的情况后,看向了夏笠身旁的顾春分。

春分觉到了些许异样,向门口看去时,那护士却已经离开。春分感到些许疑惑。

与此同时,远在欧洲的莫斯科。

依靠在槐真身旁的冬月突然颤抖了一下。然后看向四周。

“怎么了?”面对冬月的这番反应,槐真有些不解。

“没什么,女孩子的直觉”歪着头看向槐真。

两人站在栏杆前,遥望着冰雪开始消融的莫斯科。视线延申到远处的红场,那塔尖闪耀着的红星。

3月17日,凌晨4点,张华的父亲被医护人员着急着移出了病房。推向了抢救室。

4点54...张华被人从睡梦中叫醒。还穿着病号服,推着还输着液的铁架子,在另一位护士的陪同下,奔向手术室。

在路上,张华与一位陌生的男子擦肩而过,他留着长发,有着纤细的体型,嘴角扬起,整了整西装的袖口。人们看不清他的脸,也没太在意这个人的出现。

大雨再一次倾盆而下,原本有些深蓝的天空转为了灰色。

张华站在病床前,望着眼前的老者。已经停止了呼吸,心跳也停止了节奏的律动。

还有医生的那句:“我们尽力了.”

他想挤出一点眼泪,想证明自己的这份亲情,可他却哭不出来。反而笑了,苦笑,带着万般无奈与痛苦的,扭曲的笑容。此时的他,竟然萌生出一份释然的感情。压在身上的无数的重担,竟然一瞬间消失不见。如同一缕缕黑烟,消散了身形。

坐在冰冷的长椅上,手中紧紧握住铁制的架子。

“好困,好想睡觉。“双手紧紧握住架子,勉强站起了身。

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靠在墙壁。当电梯门再次打开,他摇摇晃晃推向天台。

当推开那扇沉重的天堂之门后,他见到了天使。

那名护士,如今西装革履的,早已在阳台等候着他。长发在风中凌乱着。她摘掉了眼镜,怎么说呢?气质和刚刚完全不一样。

“果然,正常的护士怎么会那样安慰患者啊。“张华调侃道。

她摇了摇头。

张华没有理会她,推到了房顶的边沿。

“大部分人天天站在天台上哭爹喊娘,说要自杀,但他们心底都是害怕的。一是对死亡后的未知的恐惧;二是他们的生活也没有到了足以让他们自杀的程度。“

“你想说什么?“张华问道

“现在还可以回头哦。“她带着戏虐的眼神望着张华。

“你的问题,真的把我难到了“张华带着悲伤的眼神,”一直以来,我都是作为旁观者而活着,都是为了他人而活着。我好像没有任何一件主观上的行动,是我自己决定的。“

“每天辛劳打工赚钱,省钱,都是为了治疗我最后的亲人,我的父亲。“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释然了,足以我活着的事情已经结束,我已经没有任何未来可言了。“

看着下面的城市,看着车水马龙的城市,看着灯光照耀着的城市。看着聚集在楼下密麻的人群,仿佛期待着他跳下来一般,他们拉着自己身边的人来围观,让陌生人来围观,他们围观着,仅仅只是围观着

“我真的好困啊,好想好好睡一觉。“

说罢,便慢慢倒下,如同陨石一般,慢慢坠落下去。

地面上,开出一朵由生命编织出的,鲜红的花朵。

“也许吧“她看着惊慌的人群,缓慢掏出便签,将张华这个名字划去。”也许你真的没有未来了吧。“

转身离开这里,消失在长廊中。

第十二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