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奋斗半百(上)

  • 第三部:春分之日
  • 溯往深秋
  • 1364字
  • 2022-05-17 09:28:35

灰暗的,窒息的。

无数耸立着的高楼,无数向前的车轮,无数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过的人流,攒动着的人头,挤着进入站台,挤进车门,溶入了时代的洪流,仿佛是这白金般的21世纪的最好印证。

GDP履创新高,越来越多的人仿佛脱离了贫困,人们的生活,消费水平也仿佛随着这向前的时代不断提高。人们歌颂着他们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国家。

但是张华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触,每天不管视频刷到哪里,总能看到官方的宣传,瞩目着属于他们的功绩。可这样的伟大,和他有关系吗?

他只想每个月多拿一点钱,能够负担的起生活开销。最好还能多剩下一点钱,尽早攒到治疗费罢。

他不敢大手大脚过享受的生活,最大的娱乐,也就是在原本10块钱一碗的清汤面上,加5块钱的浇头。

肉糜咬起来软烂的感觉,花生香脆的味道,酱油的鲜味回荡在口腔中,这也许是对于他,最大的宽慰。

明明都已经快40多了,没有相过亲,因为惧怕菜品高昂的价格,橱窗后不可触及的鞋包,自然也就没有结婚。

站在公交车站台前,公交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可依然被人群的声音压过。车门在被液压杆推开了。已经挤满了人的公交车。人们却还拼了命的向前挤,似乎要塞满车厢内的每一个角落。“一定要赶上这班车”“时间就是金钱”,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想的吧。

张华拖着疲惫的身体,勉强在人群的推搡之下,挤进了车厢,在人群之中艰难的移动。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合适的位置。

迟到,工作,吃饭,工作,吃饭,加班,回家。

普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这就是属于他的,孤独而又平凡的一生。

回到暗处,那深藏在繁荣一角的,狭小的居所。这样的空间,已经不能用蜗居来形容了。

有的人,上班是在挤公交,下班也是在挤公交。

这栋房子水电供应不稳定,床板也摇曳的厉害,墙面已经有了些许末日风的感觉,几乎没有采光,光亮是在墙面最上方,透过狭小的视窗照射进来的。

就好像,上天的赏赐一般。

依旧是煮的一碗白面,勉强糊弄过去了晚饭。

在带有些许残凉的春天,张华只能感受着冰凉的冷水,勉强忍着用挤出来的那么一点沐浴露,为自己“洗风接尘”。

然后,将水灌进还有残余沐浴露的瓶子,依旧能接着用。

疲惫的身体终于撑不住了,倒在了床上。被名为困意的恶魔拽住了灵魂。拖向沉睡的深渊。

然后第二天早晨起来,拖着沉重的双腿,迷离的,摇晃的走向车站…

……………

张华已经坐在屏幕前几个小时以上了,眼睛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光亮。好像处理完工作,就能赶紧下班回家一样,可是工作,是做不完的,加班,也是固定的。

一旁的电话突然想起,可张华并没有注意到。依旧用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如同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不肯移开。

最后却是因为工作要用到手机时,才注意到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

但那双眼的瞳孔却在那一瞬间缩小,血丝的纹路胀开。

“未接来电:父亲”

张华几乎是冲向了门口,外面乌云密布,天空中下着瓢泼的大雨。三月的风此时却开始怒吼。

拦了一辆出租车。内心的焦急是他仿佛总能看到窗外几秒后出现的场景。还有父亲躺在病床上呻吟着,说不出话的场景。无论是哪一种,都使他踌躇不安。

全身湿透着,总算赶到了医院。在门口的他,身上几乎没有一处不在滴水。拖着水的痕迹走向急诊室。

“你父亲的情况十分糟糕,病情随时都有可能恶化,需要尽快做手术。”

“现在情况很危险,瘤一破,人就没了”

“家属还是要想想清楚。”

我上哪凑这么多钱啊

即使答应了大夫,即使知道父亲的病情很严重。

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第十章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