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起始
  • 末世的黑夜由我守护
  • 胖胖的混世大魔王
  • 3046字
  • 2022-05-25 10:21:58

姜从云眼前一黑只感觉一阵温暖的感觉传来,此时白虎星堡内,族长正在安慰着妻子说到:“娘子没事了,放心你只是动了点胎气,我这就命人把药老请来。”说完便叫人去寻找药老,药老给了一颗安胎丸,红袖·婉儿这才觉得肚子平静了一些;肚子里的胎儿(姜从云)还在思考,他已经和九头虫在最后的任务中,同归于尽;自己已经死了,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此时,脑中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提示,宿主生命体征不稳定,造成灵魂震荡,请求安抚灵魂以及封印记忆;现播放曾经记忆片段安抚灵魂。”于是姜从云脑中传来一段画面.

画面从云端来到青天大陆的青龙国,公元2077年青龙国国土560万平方米在蓬莱大陆属于较大的国家,元年2077年某市悬壶医学高校,老师站在教室内:“同学们这是大家最后一节课了,这节课我想说的是医德;希望你们以后能做一个悬壶济世的医生,一周后你们将会被分配;如果赶不上分配那么你们自己去职业评估所递交工作申请,会有专人安排你们去工作。不想从医那你们就自己想办法。”

教室里的姜从云,还在思考着他的人生,是回家继承家业,还是去上京做个医生,家业嘛就是道观。他家里只剩下那个老道爷爷和那个半路出家的道士从云的舅舅,父母因军队派遣处理特殊事件牺牲了,留下姜从云和他爷爷相依为命,老道是个有本事的人,医术、武术、以及奇门遁甲等等这些都有涉猎,他家有一本家传书,里面记载的先祖是前朝纵横家之孙,后因叛军推翻前国政权,为躲避兵荒开始隐于世间,不得已改姓为骆;到青青龙国建立才改回祖姓,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得出纵横之术十二卷,由于朝代不断变迁,姜家所传之书,在历史的变迁下遗失过多,原本十二卷的纵横术,只剩如今只有完整的三卷、和小部分残卷;完整的三卷便是医卷济世、武卷平定、技卷奇门遁甲。姜从云从小只学会医卷和武卷、至于技卷嘛,他天赋太差,只能背下却不得其意;其余残卷因遗失较多很多东西只能去猜测。

姜从云想在作决定前,回家看看爷爷和舅舅,经过舟车奔波,终于来到一个偏僻的乡村,此时的龙国大多数地方都有了磁力悬浮列车,和飞船站,可是姜从云的家乡却不在其列,除开地质和气候,全青龙国人口最少的地方便是他们这里,不是背靠沙漠,就是被群山和断崖所包围,当年没高科技,所有东西都要靠人力的时候,他们这里为了打通与外界相连的道路,硬是靠人命给堆出来的道路;现在科技虽然发达了,但他们这个地区,修建飞船站和悬浮列车轨道的成本都太高了,这样的价钱在其他地方都可以修10个同样的车站和飞船站;所以从云回趟老家就只能通过传统运输工具了坐车。

道观前老爷子站在台阶上等着孙子,已经103岁高龄的爷爷,鹤发童颜;见到孙子回家自然高兴,便问道:“云儿,你此去颇久,爷爷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要不你把婚先结了?”对于爷爷的花式催婚,从云已经很无语了,回了一句:“回爷爷,现在结婚需要有体面的工作、有地契、还得有很多的存款,虽然我离梦想中的结婚男,很接近,除开父母双亡,你看我什么都不占。”爷爷生气便用浮尘敲了一下从云的头骂道:“混账东西,你父母是因执行特殊任务所牺牲,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从云不满地回答道:“老头子,你总说我父母医术无双,当年上京多少权贵都抢着要他们看病,为什么他们死于疾病?”爷爷叹了一口气说道:“天灾人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学医,不过是想通过了解那种病毒,去打听你父母的事罢了,去给我切茶,我慢慢说给你听便是。”

于是,姜从云乖乖地进入道观内去给老头子泡茶,坐在后院里听老爷子说着他父母的事:“你爹从小聪慧,比你强太多了,5岁便掌握了医卷、10岁掌握武卷、14岁掌握技卷;等你爹16岁中学毕业,因为各方面成绩优异被分配到军队高校录取,本来就是个优秀的苗子,进入军队高校后被特殊部队龙炎看中;毕业以后就进入龙炎了。龙炎这个名字你可能没有听说过,那是作为青龙国所有军人向往的军队,每年在一万名精英中挑选20人的特殊军队,你爹在执行一次任务中受伤,你爹的伤只有特殊军队的医疗机构才能医治,你妈便是那个特殊机构的医生,那个时候你爹认识了你妈,在疗伤的过程中日久生情,然后就结婚生下了你,你爹虽然古医术精湛,但你妈更是在你爹之上,你妈不仅精通古医学、现代医学更是在青龙国排列前茅;在你三岁的时候,国家突然来了一条秘密任务,你父母奉命去执行,为了掩饰身份,两人在上京开了一家高级诊所,只为权贵服务;随着名气的上升,你父母被国外的特殊组织盯上;谁也想不到为了逼迫你妈,神秘组织使用生化武器,你的父亲不幸感染了病毒,你的母亲为了挽救你的父亲,带着你的父亲隔离治疗,开始以你父亲为范本进行研究,加上你父亲的古医术帮忙,最终研究出瘟疫抗体和药物;只是时间拖得太久了,你的父母已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死前你父母将特殊组织的资料交给国家,留下遗嘱叫你不要去报仇。”听完后从云便哽咽,平复一下心情对爷爷说道:“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组织。”爷爷回答道:“笨,这个老夫虽然不问世事,都知道,能做到这一点的肯定是极度强大的组织,还必须有不下雨青龙国的科技,自己用脑子好好想想。”爷爷便拂袖而去。留下姜从云在后院独自思考。

思考了很久姜从云决定既然没有答案,那就自己去寻找,准备向爷爷说出自己的想法,去寻找一直困扰他整个青春的答案;还记得他小的时候,别的孩子都有父母接送,自己确一个人回到外婆家;调皮捣蛋时,老师有请父母时,他只能去找比他大不了10岁的舅舅,外婆家也是书香门第,爷爷本来说是带他回去培养。可惜外公、外婆怎么也不肯,说怎么都得让从云在这边接受好的教育;两家人为此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老爷子折中,要求每年寒暑假,从云必须回到道观。两家人才逐渐缓和下来。后来舅舅因为工作问题,自己跑来爷爷这里出家,说什么看透红尘,外婆外公都被气急进医院。最后拗不过舅舅,加上爷爷的劝说,外公、外婆也就想开了;还好不是去当和尚,不然就得绝后了。不久后从云考上高校后,外公外婆变卖家产来到道观与爷爷为邻,后来经过长时间相处也更了解外孙的家族,理解爷爷当时为啥要孙子继承道观了;只是好景不长二老年事已高,没过几年就驾鹤西游了,舅舅将他们安葬在道观的后山上。至于从云他舅,李一鸣正在青龙国四处云游,至今未归。

从云想了想还是要等舅舅回来以后,再说出自己的想法,在等人的日子里,姜从云也没有闲着;虽说现在武术被高科技击败了,但从云还是每日坚持修练武术,爷爷在躲在旁观心里嘀咕道:“现在武术是不错,不过只是杀人技而已,入境杀人的方式越来越简单了,一把激光武器就可以轻松地屠戮三、五十人,但从云过于年轻气盛,不能控制心里的情绪,需要在这道观里学习控制情绪。”于是便领着从云学习如何空中内心,爷爷也是心大,在从云打坐过程中总是做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来干扰从云的心境,比如唱出大戏什么的,从云不为所动,干脆就来个大绝招,在全息影像上购买了某国不可描述的小电影,在从云打坐时播放,弄得从云情迷意乱的,从云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孩,那受得了这些,免不了有血脉彭张的时候。后来干脆对着全息影像就是一脚,一脚下去一了百了。可爷爷去告诉他,这世间诱惑那么多,如此经不住诱惑。罚他每日去后山的瀑布下打坐修行,什么时候不再被外物所干扰,什么时候可以下山。于是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练习,从云终于错过了去上京当医生的时间。一个月后见舅舅还未归来,从云便赶回学校,肯定不是为了去其他地方当医生,而是为了寻找答案去从军;青龙国有规定高校参加军队的学生,当兵一年后可以直接成为小千里(相当于我们的士官)办好各种手续后,准备回老家一趟,告别家人,然后去需找他要的答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