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十九意
  • 霜降斯斯
  • 2449字
  • 2022-06-01 21:05:14

离那场生灵涂炭的天地浩劫才过了四万年,妖族与天族修订契约,被划入紫幽林地界。

天界诛神台的断壁残垣还屹立不倒,天帝遥清继位后下令封印,无人再能入天界禁地诛神台。

参与了那场惊天动地的仙妖大战幸存下来的仙君都说,那是天帝遥清妄图用封印留下司战公主清冉的半段残影。

神界数十万年前早已经关闭,天帝遥清虽然无限接近上神,但始终不愿渡劫飞升,自清冉公主以身祭天应劫之后,如今除了那七千年前无意飞升的清云上神,谁又能近诛神台半尺?

从来没人想过当年那个昆仑山上玉清境处的小弟子清云,会在短短四千年内一路飞升,成为继已经在天劫中殒命的司战公主清冉之后,六界之中唯一一个上神。

清云原本在昆仑山玉虚境处修炼时排行十九,是元始天尊年纪最小的弟子。能入元始天尊门下的弟子,各自都有或仙或族的尊贵背景。

唯有十九,是元始天尊从山下抱回来的婴儿,也是昆仑山上唯一的凡人。

凡人修炼最为艰辛,竟然在短短几千年飞升,又因着清云与清冉公主十分相似的样貌,他们都说,如今这位六界之中唯一的清云上神,是原来以身应劫的天族司战公主清冉的转世。

七千年前,清云渡劫飞升,叛离了昆仑山,如今独居荒废多年的蓬莱仙岛,自号清云。

许多仙君宴请都必须请一请这位上神,可谁的帖子也请不动她,以至于几千年来,再没有仙君见过那位名动六界的上神。

九重天上,天帝遥清寿诞。

九重天上四处结彩,竟还命了几位星君布置八方。众赴宴的仙君七七八八的走在那通往九霄云殿的九十九阶仙梯上。

“不知这次宴会,蓬莱那位上神会不会前来?”不知道那一行小仙里,是谁先问了这么一句。

他这话引得其他几位好事的仙君凑到一处,一同说起了那位蓬莱上神的从前来。

“相传那位上神可是清冉公主转世呢。”

“转世?谁知道呢,清冉上神爱戴苍生、大义凛然,以身赴死,无人不敬佩,可如今的清云上神……”一个穿着玄衣的仙君说着,面露难色,无奈的发出一声叹息。

“你是说,几千年前南周上君昆仑山那场婚礼……”不知谁引出这个话头来。

“说来奇怪,那琼华公主作为天族旁支,被清云上神斩杀,天族却不为所动。”

“那年我同师尊前去赴宴,亲眼见了那场闹剧,那琼华公主的确是个美人,着实可惜……清云上神得了上古凶兽大鹏之力,如今又过数千年,恐怕连天帝陛下也没有相抗之力了……”

那说话的仙君陷入沉思,像突然想起多年前昆仑山上的情景来。

七千年前,昆仑山元始天尊处的三弟子,也是北海二殿下南周上君,与天族琼华公主喜结连理,本是一场门当户对的佳话。

谁料,那南周上君似乎与他这位师妹有什么感情纠葛。那清云上神届时刚刚斩杀大鹏,还未飞升上神,历劫归来时,正好碰见这场大婚。

谁也没想到,一直以有礼规矩闻名的清云上君,会当着诸位仙君的面一剑让那琼华公主魂飞魄散,淡然叛离昆仑山。

也正是那日,清云上君应劫飞升,连成为上神的天雷都未伤其分毫,可见其仙力之深。

“那也是本君第一次亲见有人飞升上神。”说话的仙君随后发出这声感叹,引起众人投来羡慕的神情,毕竟这东西不是谁都能亲眼见到的。

“清云上神多年来不出蓬莱一步,大约天帝陛下的帖子也请她不出来吧。”

正说着,一旁一个身着淡紫色云纹袍的女仙君听到这里,突然笑了一声,接着道,

“那是,本君可听说这位清云上神,连天帝陛下都不放在眼里呢。”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那女仙君穿着一身淡紫色绣银色云纹的衣袍,头上一根银云纹簪半挽着乌黑的长发,剩余的头发随意落在肩上,手里握着一把墨色山水画的折扇,周身仙气环绕,一双黑色眼睛,正盈盈看着众人。

刚才说话的仙君,看着面前的女君暗暗揣度,长相如此姣好的年轻女君会是哪位?莫不是掌管月宫的嫦娥仙子?

“不知元君是……”说话的是新调到光明宫昴日星君处的仙君无端,一直听闻嫦娥仙子超凡脱俗,只是还没有一见。

“你不认得她?”

还未等那女君回答,站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一身红黑色长衫的上君不屑的打量了他一眼,就继续说道,

“她便是你们口中的蓬莱那位上神,清云。”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凤族殿下长阙上君。

长阙上君与昆仑南周上君齐名,都是年少飞升上仙,众仙都暗暗揣度谁会先飞升上神之时,却被一个凡人修炼的清云捷足先登。

“多年不见,不知长阙上君近来可好?”那女君款款向长阙问好。

“自然好,能吃能睡,法力无边。”长阙俏皮的回答,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位已经七千年未曾谋面的故友。

他发现她早已经脱了当年的稚气,五官的轮廓越发明显,的确长成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只是,不同于七千年前那最后一次会面,如今的她仙气萦绕,没有一丝煞气。

短短七千年,她竟然炼化了大鹏的魔气?不愧是上神。长阙心中暗暗感叹,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十九身上。

听着二人你来我往的对话,在场的其他几位仙君都心里一惊。传言这位上神度量极小,睚眦必报,说了她这么多闲话,心中都有些隐隐不安。

其中最不安的,要数把清云认错成嫦娥仙子的无端。

十九长久不出蓬莱,第二次上九重天,就听到关于自己如此大的一顿排头,本想戏弄几个小仙一番,却因为长阙掉了马甲。

十九看着几位小仙惴惴不安的神情,觉得好笑。她默默打开折扇,回头看了眼身后同样穿着相似的紫色衣袍的小仙君。

那小仙君立刻心领神会了师尊的意思,清清嗓子道,“众仙君见了清云上神,也不用拜见吗?”

以无端为首的几位仙君被吓了一跳,连忙行礼作揖,“小仙……拜拜见清云上神。”

紧跟着十九的小仙君也一身紫袍,只比师尊素色一些,淡青色的头发梳着同师尊相似的发髻。长得十分灵动,若细细观察,便可以闻到一丝草药清香。

十九这位徒弟,名唤灵雨,原是昆仑山山脚下一株仙草,因着十九帮着她度过一劫,便从此跟随在十九身边,连十九叛离昆仑山,她也不惜背井离乡,跟着十九定居蓬莱。

等灵雨说完话,长阙这才注意到她,看着师徒二人如同多年前一般爱玩的模样,打趣道,“上神多年不出蓬莱,我多次邀约都被婉拒,果然还是天君面子大,能请动上神赴约。”

十九没有回答,只悠悠扇着扇子,扇子上面的一副山水画引起了长阙的注意,看了许久才从轮廓认出来那把扇子,山河扇。

不过几千年,她竟然又得了把神器?

“多年不见,清云上神还如七千年前一般,不知廉耻!”

可身后传来的一声嘲讽,打破这有趣的局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