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09.价值连城

“接下来是第七个箱子。”

苏方雅做起了介绍。

不,准确来说,这应该是一个盒子。

这是一个稍大点的盒子。

苏杰将这盒子拿在手中。

盒子刚一入手,双手微微一沉。

“看来还有些重量。”

而就在苏杰准备打开这个盒子,盒子中刚好露出一角的时候。

苏方雅的手机没电关机了。

叮的一声响。

苏方雅正在用于直播的手机瞬间黑屏。

而这露出的一角,许多人却是没有注意到。

露出的那一角,镶嵌着的是金色的一角。

而在这个金色一角的下方,露在外面,能够看见的。

隐约能看见一个既字。

“手机没电了?”

苏方雅原本正关注着抖音弹幕。

冷不丁的手机居然黑屏了。

等反应过来来,苏方雅才想起来。

这一路回来到现在,自己都是开着直播间。

到现在没电也属于正常现象。

苏杰缓缓将东西抽出盒子。

这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居然是一块玉。

当苏杰将这块玉捧在手中的时候,心中就是一惊。

这是,一块玉玺?

他虽然不知道真正的玉玺长什么样子。

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肉吗?

以前的时候,他也是看过一些种花古装电视剧的。

电视剧里的玉玺,大概就长这个样子。

他微微皱眉,看着这块玉玺被镶嵌着黄金的一角。

这玉玺的一角,为什么会镶嵌着黄金呢?

他将玉玺翻了过来。

瞳孔骤然一缩。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玉玺拿在手中,苏杰莫名觉得自己就像是坐在高高皇座上的皇帝一般。

心中感叹一声,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古代的皇子,亦或者是乱臣贼子为什么会对皇位这么感兴趣了。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

“哥,这是什么?”

一旁的苏芳雅从小学的大多数还是灯塔国式的教育。

对于种花国的一些传统文化还是十分欠缺。

“这个呢,叫做玉玺。”

苏杰想了想,说道。

他看着玉玺下面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

这八个字很是熟悉。

他好像在之前某部叫做日月风华的种花古风电视剧中见到过。

这……

这该不会是传国玉玺吧?

想到这,他又看了看这个玉玺边上镶嵌着黄金的一角陷入了沉思。

而就在这时。

种花国,种花国的天宫博物馆中。

一个带着老化眼睛,头发两鬓都已经斑白的佝偻老人,此时正拿着一个刷子在一个样式精致的瓷器上仔细擦拭着。

“嘿嘿,这是我们最近刚修复好的一件瓷器”

这件样式老旧,已经有些年月的瓷器,在老人的眼中,恐怕比亲孙子都要亲了。

“王哥,你看,这个国外主播开集装箱直播,居然开出了瓦西里·康定斯基的真迹。”

而就在这时,天宫博物馆的门口。

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拿着一部手机走了进来。

“什么开集装箱直播?”

被称作王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国字脸,八字眉。

一脸的忠厚模样。

说话声音也是十分浑厚。

如同撞钟一样的声音,不停回荡在这天宫博物馆内。

王忠是一位专业的考古人员,同样也是一位文物修复师。

他是座位上白发老头的徒弟。

而走进来的这个年轻人,是白发老头的关门弟子。

大家都是从事考古工作。

彼此之间相处地也是十分融洽。

相处的也和家人没什么两样。

“这是现在国外比较流行的一个,有一些集装箱没有完全的手续,就被扣留在灯塔国的海关。”

年轻人做出解释。

“然后一些集装箱没有人认领的话,这些集装箱就会被拿出来拍卖。”

“有些人就专门拍来这种集装箱进行开箱直播,王哥你明白我意思了吧。”

年轻人眨了眨眼睛。

示意王哥你听懂了吗?

果然,年轻人和中年人之间是有代沟的。

年轻人心中这么想着。

王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走到年轻人身边,“我大概听懂了你的意思,这就和你们平常玩游戏花钱开宝箱一个道理是吧?”

年轻人眼睛一亮。

“没错,王哥,就是你想的那样。”

说着,年轻人把手机屏幕移到了王忠面前。

“王哥,你看,这是不是康定斯基的真迹?”

王忠将视线移到了手机屏幕上。

而手机上,此时正在放着苏方雅的直播视频。

视频上,一个年轻的帅小伙,手臂上肌肉隆起,将纸箱子撕扯了开来。

“这年轻人,长得倒是挺帅,和小馨那丫头倒是挺般配的。”

王忠看着视频里苏杰的英俊脸庞,不由得赞叹一声。

年轻人刘珂却是耸了耸肩,“王哥,我那侄女什么性格别人不知道您还能不知道吗?谈的几个男朋友,哪个不是被她打跑的?”

王忠叹息一声,“哎,早知道当年就不该让那丫头学什么散打,现在倒好,不光光是在他们学校里,就是京都人都知道,京都有这么一个说不清就动手的丫头。”

说完,王忠苦笑一声。

不再提这个,王忠又将视线放到屏幕上。

视频中,苏杰将一幅画从纸箱子里抽出来。

当看到这幅画的时候,王忠眼睛就是一眯。

很快,王忠又睁开了眼睛。

在他的目光之中,隐隐有精光在闪烁。

“王哥,你怎么看?这画应该是真的吧?”

王忠没有说话,而是一个脑瓜崩敲在了刘珂的脑袋上。

“哎呦,王哥,你打我做啥子!”

刘珂吃痛,急忙捂住自己的脑袋。

“你是不是傻,老师教你的那些知识你都白学了?看不懂咱种花国的古董还看不懂那些外国人的古董了?”王忠面露失望地说道。

“上面的落款看见了吗?”

“落款?哪里有落款?”

“别别别,王哥,我错了,哪里有落款您倒是说啊。”

刘珂见王忠又要敲自己脑袋了,急忙闪到一边。

“落款不是在这吗?”

说着,王忠伸手指向视频中,那副油画的一个小角落。

王忠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来了一个放大镜递给刘珂。

刘珂接过放大镜,这么一看。

“嘿,还真的有落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