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048.约定

“砰!”

“砰!”

“砰!”

闷响声仿佛和人的心跳声成为了同一个节奏。

杰斯顿的头没撞击一次,人们就仿佛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一下。

然而,让场中众人感到一阵阵心悸的,恰恰是在做着这一切的苏杰。

苏杰面无表情地拎着杰斯顿的脑袋一下一下往桌子上撞击着。

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

这个年轻人带给他们一种异常可怕的冷血,与暴虐。

“康顿,赶紧制止住苏,可不能让他在这里真的把杰斯顿给杀了。”

阿西尔曼此时也是十分心悸地看着苏杰,不敢主动上前。

康顿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似乎是受这影响,一时没缓过来。

看着苏杰近乎于处决一般虐待着杰斯顿,虽然有些畏惧此时的苏杰,同时也对苏杰的这一行为心中感到一阵兴奋。

阿西尔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使得康顿一下子回过神来。

他也反应过来了,杰斯顿可不能在这里出事。

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要是真把杰斯顿在这里给杀了。

那他们后续的麻烦可不小。

康顿慌忙走上前,下半身的疼痛让他走起来双腿一夹一夹的,看着就十分难受。

他上前拍了拍苏杰的肩膀。

苏杰猛地回过头,那种暴虐的目光盯在康顿的身上让他感觉一阵惊恐。

但苏杰并没有要对他出手的意思。

“你有什么事吗?”

苏杰冰冷冷问道。

“苏……苏……苏先生,你不能在这里杀了他,会有很大麻烦的。”

康顿还在捂着自己的那里,伸出空着的一只手指了指已经半死的杰斯顿。

苏杰微微恍惚,充满暴力的目光在这一刻恢复了平静。

像是一个受惊的孩子一般急忙放开了抓着杰斯顿头发的手。

“这不是我做的啊,我什么都没做。”

苏杰急忙就走开了。

阿西尔曼见苏杰的状态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这才壮着胆子走上前说道:“苏,我的朋友,你这次惹了不小的麻烦啊。”

苏杰微微一怔,想了想,说道:“放心吧,我自己能解决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过了,我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会帮你解决好这件事的。”

阿西尔曼拍了拍苏杰的肩膀,接着又问道:“你刚才用的那个?是你们种花国的种花功夫吗?”

苏杰一怔,这问的是什么话?

阿西尔曼看了眼半死不活的杰斯顿,又看了眼康顿,挥了挥手。

康顿顿时会意,踹醒了还躺在地上的几个黑人保安。

“快点,起来做事了。”

“老大,这人怎么成这样了?”

抬起近乎于烂肉了的杰斯顿,一位保安小弟不由得问道。

他抬了抬肩膀,杰斯顿整个人都是软乎乎的。

“呵呵,你们看见阿西尔曼少爷旁边那个和他一样帅气的少年了吗?”

“看见了。”

保安小弟点点头。

“就是他做的。”

“什么?那个黄人小哥?”

“哎,以后不能这么叫他,你们也得喊他苏少爷,或者苏先生,待会你们把酒店的监控视频给删了,事情做得聪明一点,别被人抓住了马脚。”

“康顿老大你就放心吧,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们这还能不懂吗?”

“呵?还跟了我这么多年?跟了我这么多年一下子就被这个叫杰斯顿的家伙给打倒在地上了?还真是废物。”

“老大,你不能这么说,这杰斯顿简直就是个怪物,你看见他伸手有多么快了的。”

“嗯,那位苏先生也不简单,当时我看见他,和他眼神对视仅仅一秒钟,我就有一种仿佛是被野兽给盯上了的感觉,令我头皮发麻,我甚至不敢和这位苏先生对视。”

“康顿老大,你这说得也太夸张了吧?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康顿不满地拍了这人一个大脑瓜子,“当然有,行了,我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做好了有奖励,做不好你们就等死吧。”

“好嘞,康顿大哥。”

另一边,宴会厅中。

康顿的离开,拍卖会还要继续。

只是,经过刚才那件事之后,众人的心思好像也不在这里了。

杰斯顿走了,这件明代点翠凤冠由上一位买家所得。

也就是陈兴华所代表的国家机构出资将这件文物购买。

“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我看那个人这么厉害,三两下就把那几个黑人保镖打趴下了额,你居然一下子就把那人打趴下了。”

苏方雅不禁晃了晃苏杰的手臂,追问道。

这样的事情以前不是没有过。

苏杰这样的状态,她以前也看见过。

只要敢于对她有不干净眼神,不干净言语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王馨也对眼前这个叫苏杰的年轻人更多了几分兴趣。

“小苏啊,你刚才做得有些过了,我的建议是,趁早和我们回国为好。”

陈兴华说道:“虽然福布斯不福布斯的我不清楚,但美利坚这地方就是有钱人说了算。”

“陈教授,你放心吧,苏是我的朋友,他的事情我会帮他的。”

阿西尔曼很是乐观。

陈兴华却是摇了摇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你们这,就是每时每刻都要提心吊胆最是麻烦,生怕什么时候被人从背后来上一枪就得玩完。”

陈兴华见阿西尔曼会说种花国话,而且还说得不错,索性也不再说英语了。

阿西尔曼想了想,点点头,表示认同。

“这倒是真的,其实我还是很想去种花国生活定居的,生活在这里总是感觉很危险,我那几个哥哥和叔叔估计都想让我死吧。”

说着,阿西尔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黯然。

苏杰诧异地看了一眼阿西尔曼。

说实在,他还是十分羡慕这种出生就在终点的人。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烦恼-底层人民的烦恼。

只是,有时候,这些有钱人,上层社会人的烦恼也是他们许多人想不到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既然会有麻烦找上门,不如我们明天就出发吧?你不是说想去探索卢拉巧金字塔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