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047.自作孽不可活

阿西尔曼给康顿使了个眼色。

康顿顿时会意,冷笑地搓着拳头缓缓走上前。

“杰斯顿先生,你不应该这么说阿西尔曼少爷。”

康顿还是十分和善地说道,尽管他将自己的拳头捏的咔吧咔吧响个不停。

杰斯顿十分挑衅的朝康顿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可以动手了。

嘴角轻轻勾起的轻蔑笑容更是说明了他根本没有将康顿放在眼里。

“康顿,你不过是爱德华家族养的一条狗罢了,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唤。”

这话说出,康顿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本就漆黑的面孔此时拧作一团,显得狰狞无比。

康顿噌地一下,庞大的身形快地像是一头猛虎般。

高大的身影瞬间就将杰斯顿笼罩在了下方。

康顿一拳就要砸在杰斯顿的脸上,却是被杰斯顿微微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而就在杰斯顿侧身躲康顿这一拳的刹那,同样也没有放过这个绝佳的还手机会。

只见他被康顿身躯笼罩在下的左臂猛地一握拳,一用力,用力向上一锤。

康顿的腹部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好在康顿高大的身躯给了他不错的防御力。

这一拳并没有让康顿就此倒下,尽管这一拳的力气也不小。

康顿见杰斯顿躲过去了,转身便又是一拳砸了过去。

拳如奔雷一般,场中众人都是听到了一阵拳风在场中呼啸地朝着杰斯顿而去。

杰斯顿丝毫不为所惧,上身半蹲下来,接着抬起右腿啪一下就踢在了康顿的下三路。

这一下,康顿吃痛,再没有力气,径直向地上躺去。

这一脚,杰斯顿可谓是用了全力,他甚至不会去想康顿会不会因为这次事情而没有后代。

康顿不过是阿西尔曼养的一条狗,就算死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更何况只是简单的打斗而已。

“阿西尔曼,我说你还只是一个孩子你就真的只是一个孩子,你看看,你的几条狗现在都已经躺在地上了,啧啧啧。”

杰斯顿轻蔑地看了一眼阿西尔曼。

“老头,我说了,这件帽子我很喜欢,我打算送给我的太太,七千六百万,我买下了。”

“这位年轻的先生,看来你还没有明白,你喜欢的东西,并不一定就需要是你的。”

陈兴华面对杰斯顿咄咄逼人的态度依然不惧,甚至有种想和这年轻人碰一碰的冲动。

不过他忍住了,他一大把年纪了,要是还跟人家碰一碰,怕不是直接就碰个屁了。

“我叫你老头是给你面子,你不要给你脸不要脸,看你们的样子,你们应该都是亚洲人吧?一群黄皮猴子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地方?看来你这些年还真的是越来越没用了。”

杰斯顿不屑地瞥了一眼陈兴华,目光从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

目光在扫过王馨和苏方雅的时候微微停留了一下。

笑呵呵道:“两位小姐,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喝酒?你们觉得怎么样?我在洛杉矶有一家酒吧,就在富人区,如果你们愿意的话,那家酒吧可以是你们的。”

看到杰斯顿居然把注意打到了自己妹妹身上。

这一点,苏杰忍无可忍。

就算是之前这杰斯顿把他带进去骂黄皮猴子这种脏话他都没有这么生气。

这些年在美利坚的贫民窟里,这样的肮脏话语他听得多了。

尤其是他这种亚洲人,在这样一个地方是最为不受待见的。

似乎这个地方的所有人都串联起来了一样。

无论是白人,还是和白人矛盾日益激增的黑人。

这双方都对从亚洲来的黄种人表现出了一种异常的排外。

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他觉得这些没什么不能忍的。

但是,人总归是有底线的。

他的底线,就是他的妹妹。

从小看到大的妹妹,当女儿在养的妹妹。

捧在手心里怕散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怎么能容忍一个不三不四的男人随便对自己的妹妹如此调戏?

“你最好把你这种恶心的眼神还有你那恶心的话语收回去。”

苏杰出现,阻拦住了杰斯顿的目光,将苏方雅拦在了身后。

顺带着,王馨和苏方雅一起站在了他后面。

“你?又是谁?黄皮猴子?”

苏杰冷冷地看着他,眼神冰冷无比。

“呵,小子,我今天还就是要把这两个美丽的女士带走?两位女士?你们怎么说?要是一家酒吧的话,我还有酒吧一条街。”

说着,杰斯顿又用那种带着欲望的眼神看向苏杰身后的苏芳雅和王馨。

可是,这一次,苏杰没有再让杰斯顿看过去。

一拳头直接就朝杰斯顿砸了过去。

杰斯顿嘴角一歪,一抹冷笑出现在他的脸上。

等的就是这亚洲小子不知好歹莽撞冲上来。

他身后这两个黄皮肤女孩也很好看,这次一定要带回去。

他冷冷地看着苏杰的拳头,这拳头在他的眼中,和之前康顿的拳头一般无二,极慢无比。

他一个侧身就躲过了苏杰的拳头。

看着他的动作,苏杰却是冷冷一笑,就在杰斯顿侧身即将躲过苏杰这一拳的刹那间。

苏杰身子向前一倾,整个身子就往前倒去。

杰斯顿看见这一幕更是冷笑不已。

可是,下一刻,苏杰向前一抬脚,伸出拳头的手臂骤然间弯曲。

手臂弯曲,靠着手肘的力量朝着杰斯顿的胸口顶去。

这一顶,并不像拳头那样单一的疼痛。

杰斯顿胸口的一大块,此时都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然而,强大的冲击力更是将他顶得后退好几步都停不下来。

苏杰的动作还不止于此,顶心肘一落,身形如同影子般在众人面前一晃而过。

紧接着,众人就看见,杰斯顿整个人像是一只小鸡仔一样被人从地上给提了起来。

接着提着杰斯顿的人一把抓住了杰斯顿那用发胶定型的迷人长发。

拽着他的头发往一张摆满的酒水的桌子上砸去。

“噼里啪啦!”

一阵阵酒瓶子或是就被拍碎的声音响起。

震得场中众人都是一阵头皮发麻,仿佛被砸得不是杰斯顿,而是自己被砸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