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031.不识抬举

两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让陈兴华队伍中几个年轻人十分不解的是,为什么陈兴华会对一个从小在国外长大,还没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小子这么好呢?

要知道,陈兴华这样的人,不光光在世界范围内有不小的地位。

本身也是一位国宝级的人物,为种花国在考古界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这样一位大佬级的人物,居然会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这么热情。

着实让他们这些争先恐后在陈兴华面前想要极力表现的年轻人有些吃味。

“你们说,为什么陈教授会对那小子这么热情?”

一位身穿蓝色休闲装的年轻人有些吃味地说道。

“我之前听我爸说,陈爷爷还想收那个叫苏杰的小子做学生。”

“什么?”

“什么?”

……

几个围在一起的年轻人都是吃了一惊,惊讶地看向说话的人。

说话的是个青春靓丽的女孩。

细长的柳叶眉,清澈明亮的双眸,挺直的鼻梁,娇润的樱唇,还有白皙中透着些许红润的脸颊。

任谁看了都会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可是,几个年轻人都是在京都读的大学,都知道京都大学里这位女魔头的可怕名声。

在知道女魔头把几个前男友都打进医院,并且住院大半年,长的甚至有一年了,到现在还没出来这件事之后。

就不会被眼前这个女孩精致美丽的外貌所欺骗。

就算是没见过她,京都大学,甚至连京都中小学的学生都知道。

在京都大学有这么一个手段狠辣的辣妹子。

说是一声夜可止小儿啼哭都不为过。

女孩正是王馨,王忠的女儿。

她说道:“我也是听我爸说的,他说陈爷爷在走出那家古董小店的时候,就说如果苏杰愿意的话,他可以收苏杰做他的学生。”

“什么!”

忽然,刚刚率先说话的年轻人,徐志德惊呼一声。

随机用一种不屑,不忿的语气说道:“就这样还要那小子愿意?我们想做陈教授的学生都没有这个资格。那小子又何德何能,有这个资格做陈教授的学生?”

“是啊,徐志德更是咱们考古专业成绩前三的人,都没能成为陈教授的学生,我看这个叫苏杰的,我靠他连大学都没读过,甚至都没读过几天书,他何德何能做陈教授的学生?”

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装模作样穿着西装裤,白衬衫的年轻人推了推眼镜。

也是不忿地说道,颇有一些拱火的意思。

“王馨?你说的是真的?陈教授真的说要收那个叫苏杰的做学生?”

队伍中,一个看上去存在感不怎么好看的,但是长相不错的女孩子弱弱问道。

王馨点了点头,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几人在这里争执不休,除了刚开始说的两句话,并没有加入到他们的话题当中。

“对了,我们明明是在进行学术交流,陈教授怎么会忽然跑到洛杉矶唐人街来了?”

那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生不由得疑惑道。

说着,他看向王馨。

“王馨,你和陈教授接触的多,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王馨想了想,说道:“好像是因为苏杰是陈爷爷的故人之后,陈爷爷来也是想帮一下故人之后。”

“故人之后吗?嗯?你觉得,陈兴华这样的人会因为朋友的后代而特地跑来美利坚吗?”

几人皆是心中了然地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华盛顿,CIA大楼中。

谢尔逊正在跟雪莉学着英式英语。

金发女郎诱人的身姿着实是让谢尔逊流连忘返。

雪莉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肩膀。

她正勤劳地教着谢尔逊英语,没有听清楚谢尔逊的话。

谢尔逊长舒一口气,“我问你,你说,陈兴华这样的人,会为了一个朋友的后人,大费周章地跑到美利坚来吗?”

雪莉喝了一口牛奶,擦了擦嘴角边上残余的牛奶。

想了想,摇摇头。

“以陈兴华这种身份,到唐人街的话我们可以理解为是来旅游的,但是他特地前往这家古董小店的意向太过明显了。”

谢尔逊点了点头。

右手夹着雪茄的一端,种种地吸了一口,继而长长地吐出一口烟圈。

烟圈缓缓漂浮到天花板,在碰撞到天花板后又瞬间消散。

“你说的不错,可是,你说他为什么又会特意去这家小店呢?”

谢尔逊张开双臂,雪莉整个人躺在他的怀里。

“如果按照我们之前的猜测来看的话,或许,那件让陈兴华亲子而来的宝物……”

雪莉没有说下去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嗯,你说的对。”

谢尔逊此时心静如水,将雪莉从身上推开。

手指在桌上电脑键盘上快速敲击了几下。

很快,一段视频录像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这视频,正是苏杰拍买集装箱,开箱‘盲盒’的直播录像。

他的眼神中倒影出了电脑上的画面。

画面从开头被跳过。

在中间苏杰开到著名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真迹《红·黄·蓝》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

“嗯,真是个运气不错的年轻人,这幅油画价值至少一千万美元。”

谢尔逊感叹了一声。

“一千万美元?”

一旁的雪莉不由得掩嘴轻呼。

“嗯。”

“难道陈这些人,就是为了这幅画来的?”

“并不是,这幅油画已经被一个名为克莱斯顿·唐的大不列颠的收藏家购买走了。”

谢尔逊吞吐着雪茄,一种病态的舒心表露在他的表情上。

“雪莉,明天记得帮我换一款雪茄,这一款,并不怎么如人意。”

“好的长官,请尽管吩咐。”

谢尔逊继续说道:“而且,陈兴华这样的学者,尤其是种花国的考古学者,可不会为了区区一副欧洲中世纪的抽象油画而特地跑这么远来美利坚。”

顺着自己的话,像是在说给雪莉听,也像是在分析给自己听。

就像是说服了自己一般,谢尔逊摇了摇头,将视频进度条继续往后拉。

“这些油画或许很值钱,但是并不值得陈兴华过来,那么,就是又更加珍贵的宝物……宝物,会是什么样的宝物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