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030.底牌

可是,映入眼帘的。

是系统摆放在店门口的粉色的娃娃机。

苏杰像是才反应过来,脸色微微变化。

一下子,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向他。

队伍中,王馨的眼神之中更是异彩连连。

想不到啊,现在的小男生。

居然都敢明目张胆地在家门口摆娃娃机了。

还是粉色的。

“嘿嘿,进,进,进。”

陈兴华也是注意到了这娃娃机。

不由得嘿嘿直笑。

很快,陈兴华几人在苏杰的带领下走进了小店。

小店很小,也就够几个人坐的。

围着一张桌子,也就够五个人坐下的。

苏杰帮几个人搬椅子出来。

“陈教授,我这里椅子不够,几位就劳烦站一会,或是在店内看一看,小店对面还有家饮品店,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去饮品店喝点东西,我来买单。”

“王家姑娘啊,你带着他们去苏小友说的饮品店坐一下吧,我们和苏小友有些话要说。”

王馨却是也想留下来听听他们都要说些什么。

可是,眼下陈兴华发话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走吧。”

在年轻人的队伍里,王馨有着大姐大的趋势。

几个年轻人原本见苏杰如此的年轻,还能坐在陈兴华对面还有些不忿。

但眼下王馨发话了,他们也不再说什么。

留下了陈兴华,王忠,杨少康三个人。

几人坐下。

陈兴华张望了一下四周。

苏杰像是明白他的意思。

“陈教授,放心吧,在我的小店里,不会有人监听到任何东西的。”

几人都是诧异地看了一眼苏杰。

都有些疑惑苏杰这种奇怪的信心来源于哪里。

“既然苏小友这么说了,那老头子我也不打马虎眼了。”

陈兴华的表情变得郑重起来。

陈兴华又信誓旦旦地说道:“苏小友,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来是为了什么,要是有什么条件的话,苏小友尽管提,老头子我能答应的都能答应,在这方面,国家也给了我一个标准。”

苏杰眼神闪动。

“苏小友,你可以选择金钱,也可以选择恢复种花国的国籍,当然,这两样都可以给你。”

苏杰思索一会,他站起身来,从柜台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木盒子,摆放在了他们面前。

陈兴华神情一动。

“苏小友,莫非这就是……”

陈兴华试探性问道。

苏杰点点头。

紧接着,陈兴华又是迫不及待,又是小心翼翼地将盒子缓缓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玉玺。

“这……这……这就是,这就是传国玉玺。”

陈兴华的语气显得有些急促,也有兴奋,有悲戚。

“总算是找到了,总算是找到了,哈哈哈。”

杨少康也是又哭又笑,就像是自己丢了很久的孩子,有一天忽然就找到了。

这种喜悦,这种兴奋。

王忠也是很兴奋,想要上手去摸,却是被陈兴华一巴掌给拍了下来。

“嘿,别乱碰,别给碰坏了。”

陈兴华就像是保护自己孩子一样,护着小木盒子当中的玉玺。

不肯让王忠碰一下。

“老师,还是先看一下这是不是真的。”

王忠提醒道。

“这还用你说吗?老头子一眼看出这就是真的了,用你说?”

陈兴华却是兴奋道。

好半晌,两位老学究激动的心情才是缓和下来。

“咳咳,让苏小友看笑话了,老头子我失态了,失态了。”

“陈教授,瞧你说的。”

苏杰却是打了个哈哈。

“陈教授,我有一个妹妹,我想让她回国读书。”

陈兴华点点头,这个要求很实在,不算难。

苏杰这已经算是无偿捐献了。

要是一点要求都不能满足人家,未免也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陈兴华又抓住了苏杰话语当中的漏洞。

“让你妹妹回国,那你呢?”

陈兴华问道。

“哦,我在这里还有些事情,如果国家允许的话,我想我要晚一些回国,陈教授您看行吗?”

陈兴华想了想,点点头,接着又不由疑惑道:“苏小友,你有什么事情我不便多问,但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我还是更希望你能回国,为国家效力的。”

“陈教授说笑了,我人微言轻的,为国家效力我也没有那个能力,我能做的,也就是像今天这样,在找到国家遗失文物的时候,将其上交给国家。”

陈兴华满意地点点头。

“老头子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但苏小友,你还是低估了你自己啊,你要是愿意,我可以破例,收你做我的学生。”

“老师!”

王忠震惊地看着陈兴华。

陈兴华却是不在意地摆摆手说道:“有教无类,更何况,苏小友本就是我种花国的年轻一辈。”

苏杰却是没有在意陈兴华说的这话。

“那就麻烦陈教授了。”

“苏小友,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做东,请苏小友吃顿饭如何?”

苏杰闻言一愣,诧异得看向陈兴华。

陈兴华却是笑眯眯地说道:“年轻人嘛,就应该给年轻人多聚聚的机会,正好,我们这次来带了几个不错的年轻人,正好让他们多聚聚,互相交流交流。”

陈兴华继续说道:“正好,过几天时间,美利坚这里就有几个什么专家教授开办酒会,有一场拍卖会,苏小友,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来,地方就在洛杉矶。”

苏杰闻言,点了点头。

陈兴华又满意地拍了拍苏杰的肩膀,笑呵呵地离去了。

“老师?您为什么忽然要收他做学生?”

王忠不由得问道。

“怎么?看不起人家出生?”

王忠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我看啊,是当然是,小忠啊,我怎么说的,我们只是普通人中的一份子,你不要看人家小小年纪就在美利坚长大,但是从刚才的话中我听得出来,他对种花国的归属感很强。”

陈兴华说道:“而且,小苏也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我相信,只要加以培养,他一定能走出自己的路。”

“很有天赋?老师,这一点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呵呵,我是过来人,过来人自然有过来人看人的一套本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