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020.意料之外

听到声音,中年男人这才转头看向了苏杰。

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小店里还有人,差点出现尴尬的情况。

“我,没什么,我随便看看。”

中年男人说了一声,便在小店内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似乎是在观察着想要看看哪一个东西符合心意再进行购买的。

他从里到外,一点点地从店门口逛到了小店内部。

很快,他停在了一个打字机前。

目光也停留在了上面。

这个打字机,正是苏杰从集装箱里开出来的德国的reika老款打字机。

“先生,这款打字机显然并不值这个价格。”

中年男人用英语开口说道。

苏杰皱了皱眉,“这位客人,这款打字机就是这个价格。”

他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

“不,你要知道,只有好的品牌还要有一个好的年龄,打字机才能拥有这样的价格,而显然,你的这款打字机并不符合我之前所说的条件。”

苏杰心中猜测,难道是这家伙看这打字机太贵了?

可是,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客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杰皱着眉,看向这胖子。

胖子表情笑呵呵地,说道:“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既然你的商品并不符合之前我所说的要求,那这件商品就不应该有这么高的价格。”

“那不知道,客人你心中对于这幅打字机的价格,是在多少呢?”

“嗯~”

胖子故意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

右手在下巴上稀疏的络腮胡子上摩挲了一下。

旋即,深处两根手指。

“二十万$?”

苏杰故意说了一个两倍他标明的价格。

胖子眼角一抽,摇了摇头,“不不不。”

“那二百万?想不到客人你居然这么大方?居然愿意出二百万购买这样一个打字机。”

苏杰故意做出了一副感激的模样。

胖子干脆也不卖关子了,直接了当地说道:“两百$。”

“两百?你怎么不去抢银行?你抢银行都不止两百!”

苏杰脸色一沉,直接骂道。

“我说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我这么说话怎么了?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这块reika的德式打字机,还是老款的,放在现在至少也至个十万美元,你是以为我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胖子的面色有些尴尬起来。

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不不不,我怎么可能看错?你这款打字机并不是你所说的那样。”

“你这个虽然是假的,但也价值两百美元。”

“滚!”

苏杰直接破口大骂,甚至要把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胖子直接给推出去。

“诶诶诶,你别推我啊,我告诉你,这是在灯塔国,我可以搞你故意伤害罪的。”

见说不通,这胖子竟然直接开始说起法律来了。

“那你信不信,我直接告你非法闯入我的私人领地?我甚至可以直接在这里杀了你!”

陡然间,苏杰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这胖子被吓得一个激灵。

他不敢和苏杰对视。

眼前这个种花国人,好像并不只是说说的样子。

从他的眼神中,他能看出来,他并没有在吓唬他。

这个人可能真的会杀了他。

白人胖子咽了口口水,想了想,还是说道:“五百美元?”

“滚!”

苏杰直接就把他给推出去了。

白人胖子想了想,又走进店里。

“你还进来做什么?”

白人胖子看见,苏杰竟然从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了一把复合弓。

隐隐在瞄准着他。

“诶,别激动,别激动,我再看看,我再看看。”

苏杰皱眉看向这胖子。

上下打量了一下。

这看着也不像是没钱的主。

这怎么十万美元而已的东西,还一副抠抠搜搜的样子。

殊不知,两天前的他,还在为了兄妹二人的生计奔波。

如今的十万却是区区而已。

或许,这就是一个心态的转化。

“我不要那个打字机了,我就是想看看。”

见苏杰还要给他赶出去,他急忙指着一个样式古朴,但模样却十分考究的陶瓷小碗。

“这个,我买了。”

这个陶瓷小碗的标价是,一百美元。

苏杰疑惑地看向他,但想了想,还是取出这陶瓷小碗,拿出来卖给了他。

“这家伙看着可不像是什么好人,这一百块的陶瓷小碗一看就知道是个假货,这人怎么还买回去了呢?”

苏杰心中思索着,却是没有说出来,而是静静地看着白人胖子离去的肥硕身影。

下午四点半,苏杰准备去接苏方雅放学。

中午一般不用去接,下午临近晚上,还是去接一下好。

而就在他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一个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手机,十五个数字,但是最后的四个数字像是国际代码。

而前面的十一位数字,一开头。

他从小生活在美利坚,并不知道种花国的电话号码是十一位,而且是一开头的。

难道是诈骗电话?

想了想,挂了。

而电话的另一边,打电话的王忠听到电话被挂断后。

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

王忠微微一怔。

什么鬼?

他的电话被挂了?

这还真是稀了奇了!

这在国内,谁敢挂他的电话?

他想了想,再次按号码拨打了过去。

可是,电话再次被挂断了。

“小忠啊?怎么样?联系到了吗?”

王忠摇了摇头,“老师,电话被挂断了。”

王忠扭头,看向自己的老师,无奈地耸了耸肩。

“嗯,你再打打,我们在国外工作的同事,不知道怎么的就被警察带走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哎~”

陈兴华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在国外工作的那位同志怎么样了?

会不会是因为身份被查出来了?

现在正在遭受敌人的折磨?

心中想着这些,又看向王忠。

那边发生的事情,他也听人说起过。

好像是费九走进了人家店里,然后转眼间就被警察给带走了。

整件事情十分地莫名其妙。

前因后果都没理清楚。

人稀里糊涂地就被抓走了。

陈兴华心中也有些愧疚。

毕竟这件事情是他提起的,要是因为他的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