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018.谈议

古董小店的外面。

街道一边的冷饮店中。

冷饮店的一面墙壁,是一块透明的玻璃。

而在靠近玻璃窗的位置。

此时,正有几个年轻人坐在这里,望着窗外。

从这个位置看过去,刚刚好能够看见苏杰所开古董小店的门口。

“你们说?老大进去是做什么的?”

费九今天所来的目的,并没有告诉这几个队员。

传国玉玺一事,非同小可。

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而能让费九知道,也是因为这件事情需要他的帮助。

只是。

紧接着,几人就看见有两位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走进了古董小店。

然后,他们的队长,费九被两位警察先生给提了出来,并且带上了警车。

在费九上警车前,他们甚至还能看见费九哀求两位警察放过他时的表情。

“老大?老大怎么被警察带走了?”

几人都是十分震惊地看着自家队长被警察就这么提上了车,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也不能做什么。

他们的身份在美利坚本就是在隐蔽中的。

而就在几位队员震惊且疑惑不解的时候。

苏杰的古董小店,终于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至少,这位是正经的客人。

来人长着一张十分俊朗,且具有独特风格的欧洲面孔。

脸庞棱角分明,如同刀削斧锤一般。

而他身上这一身阿玛尼的黑色西装,更是将他衬托地更加……有男人的味道。

这是苏杰的第一感觉。

眼前这人,应该是个绅士。

苏杰心中这么想着,人已经站起来迎客了。

“你好,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在这之前,苏杰已经通过搜寻网站,在网站上大致搜寻到了关于自己所需要售卖物件的价格。

并且已经在这些物件上挂上了价格。

“哦,先生,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我是看到您的直播来到你的小店的。”

男人热情地伸出了右手。

苏杰也急忙热情地和他握了握手。

“苏杰。”

“苏先生,我叫格莱斯顿·唐,你可以叫我唐,或者是叫我的名字,克莱斯顿。”

“唐,你好,如果你是通过我的直播间来到我的小店的话,想必你是奔着我昨天通过开集装箱开到的那些艺术品以及工艺品来的吧?”

苏杰开门见山。

“哦,苏先生,我为你的开门见山感到惊讶,以往我在和你们种花国人说话的时候,发现他们总喜欢用那种我听不懂,但被称作委婉的语气说话。”

克莱斯顿·唐不由得惊叹一声,随即便点了点头。

“是的,我对那副瓦西里·康定斯基的真迹,《红·黄·蓝》颇为感兴趣,所以想来鉴赏一下,毕竟这可是康定斯基的真迹啊。”

克莱斯顿·唐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忘记介绍我的身份了,我是大不列颠博物馆的鉴宝师,如果苏先生你信任我的话,我可以为苏先生鉴定一下这幅《红·黄·蓝》的真假。”

说着,他又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了一张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身份信息。”

【克莱斯顿·唐?这是谁?】

【原来这人还有这层身份?他在明面上其实是一位有名的收藏家。】

【不错,从古至今,无论是种花国,还是各种欧洲,非洲,亚洲的文物,他都有所收藏。】

【据说那颗价值连城的老鼠头也在他那。】

直播间中的观众纷纷为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以及他的收藏品感到十分的震惊。

大家一开始没有什么直观的概念。

但是,当一些种花国人听到就连价值连城的老鼠头也被他所收藏。

都是被震惊地不轻。

此时的苏杰,正在和克莱斯顿打着招呼,并没有时间去看直播间的弹幕。

自然也无法知道克莱斯顿广为人知的身份。

“好的,先生,您请。”

克莱斯顿的证件,明显比中午那个叫费九的证件靠谱多了。

至少可信度高一些。

苏杰引着克莱斯顿来到玻璃柜台前。

“哦!这就是瓦西里·康定斯基的真作吗?”

当看到这幅油画的时候,克莱斯顿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

他是被这幅画的美丽所震撼住了。

显然,苏杰并不是一个善于发现美丽的人。

对于这种世界级画家的名画,很难做出有力的鉴赏。

“请问,我可以拿出来近距离的观赏它吗?”

克莱斯顿向着苏杰征询意见。

“当然没问题。”

苏杰打开玻璃柜台,将油画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一张桌子上。

“请问,能借我一个放大镜吗?”

“好的,没问题。”

克莱斯顿打开了一个特制的小型手电筒,接着手电筒上的光线透过放大镜,他在这幅油画上一点一点观察着。

半晌。

克莱斯顿这才直起身来,不由得感叹道。

“虽然这幅《红·黄·蓝》只是康定斯基诸多画作中的一副画,但它却是最值得珍藏的一副画作。”

“苏先生,你对于这种珍贵之物的保护还不够,你要知道,如果是年代足够久远的油画,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受到氧气的腐蚀,但是你的运气很好,这幅画还没有遭到腐蚀。”

苏杰表情有些尴尬,“抱歉,唐,我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显然是欠缺的。”

克莱斯顿毫不在意地点点头。

“苏先生,我想要购买这幅画。”

“什么?”

苏杰顿时一愣。

“苏先生,我想要购买这幅画。”

苏杰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有人来买了吗?

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兴奋。

“克莱斯顿先生,如果这幅画在您的鉴赏下是真的话,那么我给它的定价您也看见了。”

说着,苏杰指了指防着价码的牌位。

《红·黄·蓝》

价格:1200万$。

是美金,而不是种花币。

显然,这是一个不菲的价格。

“哦,这幅画就应该有这样的价值,要不然,我买它讲没有任何意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克莱斯顿却是眼睛都没眨一下。

“那么请问苏先生,您的银行卡号是?”

此刻,就算是直播间中的观众,也不得不为克莱斯顿这种豪爽的性格感到十分的震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