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015.恶徒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

当看到约翰倒飞出去,鲍勃心中顿时一惊。

刚准备瞄准再开枪。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将枪瞄准谁的时候。

一只手已经探了过来。

只见这只手伸过来的下一刻,猛地抓住鲍勃弯曲扣在扳机上的食指。

“咔嚓!”

所有人几乎都听见了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瘦削的黑人青年,鲍勃就发出了一声几位惊悚的惨叫声。

恰恰是这一声惨叫,将这条街上的许多人都给引了出来。

可是,这一幕还没有结束。

所有人都看见,一个年轻人伸手抓住了那个拿着手枪的黑人青年拿着手枪的手。

这惨叫声还没有结束。

那个年轻人就已经再次出手了。

只见年轻人身体猛地向前倾,接着一个转身,同时双手抓住这黑人的手。

一个过肩摔直接就将这黑人摔在了地上。

这一幕,不光光是这条街上的邻里看得一清二楚。

苏方雅直播间里的观众,更是将这一幕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我靠!这就是种花功夫吗?】

【太厉害了,这个种花国的年轻人,只用了三两下就把拿枪的歹徒制服了。】

【主播,你这也太牛了吧?】

【如果我刚才没看错的话,主播是三两下就把那个黑人大汉给打倒了吗?】

【主播,收徒吗?给钱的那种哦。】

【哇,想不到小哥哥人长得好看,就连功夫也那么厉害,爱了爱了。】

【太帅了吧!主播,收我为徒吧?我可以给钱的!】

而街道两旁一些出来看热闹的人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很快,就有专门负责巡逻这条街的警察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这里出了什么事?”

“警察,这两个人闯入我们的店铺,对我们进行了抢劫,而他们抢走了这幅画。”

苏方雅急忙走了出来,用一副流利的英语将事情的大致经过告诉了警察。

鲍勃和约翰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们?”

警察看了看爬在地上的两个人,抬头疑惑地看了看苏方雅。

“先生,这家店是属于我的,这两个人正好被刚回来的我撞见,我记得,私闯私人领地我是可以将其制服的吧?”

白人警察点点头,对于苏杰所说的话不置可否。

很快,他对着对讲机里面喊了两声。

很快就有几位同样穿着警察制服的白人警察从远处走了过来。

“鲍勃?约翰?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走过来的一个白人警察,似乎是认出了这两个黑人。

不由得笑着踢了踢地上两人。

直到这时候,鲍勃和约翰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是,从这两个人的样子上来看,他们似乎并不怎么害怕接下来因为违反法律而接受到的惩罚。

苏杰皱着眉看着这两人,还有警察。

“嗨,这两个人已经是这一带的惯犯了,只是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胆子大到敢来唐人街犯案。”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杰的目光,警察不由得轻笑一声,“他们以往都是小偷小摸,在里面关几天就出来了。”

苏杰了然,想了想,说道:“他们想要抢的是一副价值一千二百万美金的油画,不知道这一点能不能加重他们两个人的罪行呢?”

“嗯?”

闻言,白人警察狐疑地扭过头,看向苏杰。

“你是在骗我吗?一千二百万美金的油画?我来过你的小店,你的小店里怎么可能有价值一千二百万的画呢?”

白人警察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这番话的。

“先生,这幅油画,是十九世纪北极熊国著名的抽象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所画的《红·黄·蓝》。”

一旁,苏方雅将苏杰手中的油画接了过来。

抬起来给这白人警察看了看。

白人警察看了看这油画,虽然看上去像是儿童画。

可是,看这两个黄种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难道真的是?

四周一些看热闹的,似乎也看出些门道了。

嘿呦,原来是这开古董店的小伙子拿到宝贝遭人觊觎了。

平时街坊邻居的,大家也都清楚,这家古董店里卖的基本上都是假货。

可谁能想到,这一堆假货里面还真出来一个真东西。

这真东西还不得了,一千多万美金。

“如果你没有骗我的话,鲍勃和约翰,你们两个可能下半辈子都要呆在监牢里了。”

“什么?”

这下子,鲍勃和约翰脸上的表情才发生了变化。

甚至于,变得惊恐起来。

“警察先生,我们没有偷他的油画啊!”

约翰急忙说道:“这个人完全就是在污蔑我们,我们明明没有拿他的画。”

“是啊,做事情要讲证据,我们可没有拿你的画,明明是你把画放在我们手上的。”

警察看向苏杰,似乎并没有打算帮他的意思。

这里是灯塔国。

警察不会特意去坑害这两个黑人。

也不会特意去帮作为种花国人的苏杰。

这一点苏杰自己也很清楚。

在没有有力证据下,这两个当着他面为非作歹的黑人,只怕真的会让他们继续逍遥法外。

“我这里有证据。”

场面进行到一半,苏方雅忽然说道。

“嗯?”

几人都是扭头看向苏方雅。

“刚才这两个人入室抢劫的画面,我都已经用直播录像录下来了,我这里就有这两个人的犯罪全过程。”

说完,苏方雅把手机拿到警察面前。

警察看完手机,一脸玩味地看向鲍勃和约翰两人。

“这下子,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忽然,约翰又说道:“你说你的画价值一千多万美元就真的价值一千多万美元了?你别想拿着一副假画来忽悠人!”

约翰见真的有自己入室抢劫的证据,赶忙又换了一个问题。

既然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那就只能从减轻自己的处罚开始下手了。

如果刚才他因为入室抢劫被杀了也就被杀了。

可是,现在落在警察手里,事情就不一样了。

接下来,他会因为入室抢劫,以及他拿着武器入室抢劫,还有他所抢劫物品的价值。

在法庭上,法官会通过这几个方向来为这两个人定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