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014.心有不妙

“不不不,现在那个人,可没有在海诺花园里面。”

说完,约翰将手机拿了过来,示意让鲍勃看手机。

“这个种花国的主播,似乎在唐人街开了一家店。”

两人对视一眼,“约翰,难不成你想?”

“没错,只要这次事情能够成功,那我们两个这一辈子就发达了。”

“可是,就算他离开了海诺花园,这也是在唐人街,那里是种花国人的底盘。”

“怕什么,就算是在唐人街,这些种花国人也不过是外来者而已,而且,只要能得到这幅画,我们就能得到一千多万美金,难道你就不想过上富足的生活吗?”

……

时间一点点过去。

苏杰正买好了菜往小店里赶。

“小雅是你在啊?你哥哥去买菜了?”

江农生将老花镜摘了下来,用衣服擦了擦,接着再戴上。

“嗯,今天能吃到番茄炒蛋。”

苏方雅看见是江农生走了进来,赶忙就给老人搬了张椅子让其坐下。

“这就是小杰说的那副很值钱的画?”

老人在路过一个玻璃柜台前的时候,驻足了一下。

看向玻璃窗户中的那副油画。

“嗯,这画的倒是挺好看,就是没看出来这到底哪里价值一千多万?”

江农生的话一下子就落入到了油管直播间的观众耳中。

外国人听不懂老人说的是什么。

可直播间中也有不少的同为种花国的国人,以及一些华侨等等。

【这老头是谁啊?】

【还真敢说这老头,那可是康定斯基的画啊。】

【嘿,你们懂什么,老人和年轻人之间是有代沟的。】

【也是,我们看得懂的画,老年人不一定看得懂。】

【楼上的,你看懂了就和我们说说,你看懂了什么?】

【额,我……】

而就在两人等着苏杰买菜回来做饭的时候。

忽然,有两道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的身影从小店门外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是两个黑人。

苏方雅见有客人进来,急忙起来打招呼。

“你好,需要什么可以自己看一看,如果看中什么的话请告诉我。”

苏方雅也不是第一次给哥哥看店了。

只不过平时这个时间,一般不会有客人来。

过了这个时间也有哥哥在店里面看着。

换到她还真是不太会接待客人。

两个黑人径直走上前来。

苏方雅不禁微微蹙眉。

这两人,可不像是正经过来卖古董的样子?

而且看这两个人的穿着,反倒是更像平民窟那些不求上进,整日好吃懒做的黑人打扮倒是十分相似。

甚至是有些破破烂烂。

但是出于礼貌,苏方雅并没有因为两人的穿着而表露出什么不满。

相反,她十分地客气。

两个黑人抬头看向她。

不知怎么的,苏方雅竟是感觉这两个人看自己的时候,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嫌弃?

我靠。

自己是长得丑吗?

还是怎么的?

居然用这种目光看自己?

随即,她有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目光在这两个人之间转动了一下。

心中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两个黑人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了一个玻璃柜台前。

这正是摆放着《红·黄·蓝》的玻璃柜台。

苏方雅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两个黑人来到这里,她总感觉这两人的目的并不单纯。

而就在这时,只见这两个其中之一的瘦高个男子,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

“把这个柜台打开。”

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朝向了苏方雅和江农生二人。

苏方雅心中一惊。

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就是因为这个吗?

这也不怪她警觉性不够。

按理说唐人街相较于灯塔国的其他地区,都是十分安全的地方。

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出现像这种打家劫舍的事情发生。

就算是这两个黑人进来心思再怎么不纯,上来就掏枪的举动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而这两个黑人也没想到的是,此时这两个人的举动,正被直播间几万的观众围观着。

本来直播间的观众都是冲着苏杰开箱开出好东西来看看,凑个热闹的。

可是,谁能想到,竟然还能在直播间见到这种事情。

而一些种花国翻墙到油管看直播的人,更是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

这怎么光天化日下还敢明目张胆的掏枪抢劫的?

这还有没有天理。

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时间,许多国人对于灯塔国的美好幻想怦然破灭。

老人江农生也是大皱眉头。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唐人街这地界还有人敢来闹事?

但他并没有表露出什么。

毕竟这两个人正用枪口顶着他们。

此时心中就算再怎么愤怒,也只能暂时压下去。

“你是要这个?”

苏方雅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往遇到这种事情都是哥哥冲在前面。

可是现在哥哥不在。

苏方雅伸手指了指橱柜中的油画。

“没错,就是这个。”

那个黑人壮汉点了点头。

浑厚沙哑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来,显得更加沉闷。

苏方雅只是想了一瞬间,便没有再犹豫,伸手将橱柜打开,将里面的画取了出来。

“把它交给我。”

黑人壮汉的声音继续响起。

“好。”

苏方雅很是果断地就将画交给了黑人壮汉。

“鲍勃,赶紧走!”

接过油画,约翰没有多余的举动,也没有杀人灭口。

他们的枪没有消音器,在这里开枪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到时候,就算被抓,也顶多是坐牢。

但,如果是杀人的话,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更何况他们还是……

来执法的灯塔国FI对他们就不知道是什么态度了。

是缉拿归案,还是就地击毙。

可是,当黑人壮汉刚拿着油画走出门口的时候。

忽然,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等在外面的年轻人,此时已经从门的一侧出手了!

“咚!”

只听见咚的一声闷响。

约翰只感觉像是一块石头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下一刻,还来不及等他多想。

他的粗壮身体就已经倒飞了出去。

因为他松手被丢到半空中的油画,也被守在门外的年轻人给稳稳接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