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3.盲盒

“开盲盒?开集装箱?”

经过苏杰的一番解释。

江农生大致了解的所谓开集装箱和开盲盒的原理。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不用刻意来和我老头子说话。”

江农生摆摆手,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店去研究手表了。

有一说一,江农生修手表的技艺十分不错。

唐人街大街小巷的许多有钱人,一般都会来找他修手表。

而这其中,也不乏一些有身份地位,有钱有势的人。

到了店里,苏杰将那款老式的erika的打字机摆在了前台。

顺带着将昨天一齐开箱出来的《红·黄·蓝》,老榧木围棋棋盘,还有那把样式十分考究的复合弓放在了专门摆放物件的柜台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上午转瞬即逝。

几个小时的时间,苏杰的店里几乎没什么客人。

偶尔有进来的客人,也只是进来参观一下。

中午的时候,苏杰走了一趟菜市场。

其实,在唐人街中,也是有菜市场的存在。

不过唐人街本身范围也不是很大,在街口里边,很多国内的调料零食都有,水果多些,蔬菜好像不多。

如果有来灯塔国旅游的游客,建议超市和菜市场都逛下。

苏方雅的学校并不会留学生中午在学校里吃饭。

所以,一般这个时候,苏方雅会来苏杰的小店里帮忙看点。

“小雅,你好好看店,我去买点菜,回来和江爷爷一起吃。”

“知道了,哥,你去吧,我要吃番茄炒蛋别忘了。”

苏方雅将极具个人风格的单肩包丢在了一旁。

坐在了柜台前玩起了手机。

闲来无事,她打开了YouTube的油管直播间。

由于昨天老哥开了一期箱子的直播吸引了不少粉丝。

今天刚一开播,直播间中就已经有数千名观众在线观看了。

“主播终于开播了,昨天都没来得及看看主播开出来的名画!主播能让我们再看一看吗?”

“是啊是啊,真是羡慕啊,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一夜暴富呢。”

“主播,你现在是在哪里啊?”

“主播,昨天主播开出来的那些东西还卖吗?我对那台Erika的打字机还是很感兴趣的。”

……

苏方雅自然是关注着直播间中的弹幕。

“你们要问的呢,一个个问,不用急,我会一个个回答的。”

苏方雅开始回复弹幕。

“嗯~哥哥昨天开出来的那幅画吗?好像是挂在了这里。”

苏方雅拿着手机,缓缓走到了一个玻璃柜台前。

将摄像头对准了柜台当中的那副油画。

瓦西里·康定斯基的《黄·红·蓝》被认为是俄裔法国画家、艺术理论家康定斯基艺术理论的最好诠释。

它试图把抒情和⼏何抽象有机地结合起来。

在⼏何结构与造型中配上明亮的光与柔和的⾊彩,使抽象绘画富于激情和想象。

抽象艺术本就是捉摸不定的意念图案。

所以,⾯对《黄·红·蓝》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谓的猜测、揣摩与思考,在⾊彩、线条的舞动中,尽情体会艺术的纯粹与美丽。

在艺术层面上,东方人和西方人在思想上就有很大的差异。

也许有⼈并不习惯这种没来由的表现,然⽽美丽却是不可置疑的,震撼更是不可抗拒的⼒量。

量,因为它的美拥有与⼼灵节拍相吻合的节奏,或混乱,或激荡,或野蛮,或明快……不⽤在画⾯中费尽⼼⼒寻找什么,

或混乱,或激荡,或野蛮,或明快……不⽤在画⾯中费尽⼼⼒寻找什么,仅仅在视觉的纯粹享受中,你就已经感受到了。

这也是西方人与东方人在对于艺术作品的鉴赏时所存在的审美差异。

但这依然不会影响善于发现美的人鉴赏到这幅画的美丽之处。

油管直播间中本来也是种花国以外的外国人居多。

这一刻,直播间中的观众无一不被这幅画的美丽所震撼。

无一不被这幅画的美丽所深深吸引。

虽然这样一副世界名画被一个年轻小伙子从一个集装箱中随随便便开盲盒式的开出来,让人感觉十分地荒谬。

但依然不得不承认,这幅油画背后所代表的巨大价值。

“哇,昨天没能好好近距离欣赏康定斯基的真迹,今天终于能近距离看一看了。”

“这些抽象画家所画出来的画作,都是让我们这些美术生挤破了头想要去学习。”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看到这幅画了,还是会被这幅画中一种别样的美感所吸引。”

“这就是康定斯基的画吗?第一次看或许觉得这样的画只是小孩子画出来的儿童画,但当第二次再看的时候,却是有着别样的味道。”

当一样东西在人们面前展现出了非凡的价值时。

那么无论这样东西好与坏,美与丑。

都会得到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的赞扬,以及小部分人的……夸大其词。

苏方雅时而将摄像头对准《红·黄·蓝》。

时而凑过头看一下直播间中的弹幕。

虽然她也觉得这幅油画很好看,很特别。

却是没办法想这些真正懂画的人一样去细细评味。

“在唐人街吗?这倒是比在海诺花园动手要方便得多。”

与此同时,在灯塔国黑人区的一间破旧出租屋中。

黑人壮汉约翰再次打开了油管直播间。

目光从十分漂亮,青春动人的苏方雅身上迅速掠过。

最终在《红·黄·蓝》上停了下来。

这可是价值一千多万美金的油画啊。

如果他能得到这幅画,并将其卖出去。

那么他就可以不用住在这臭脏乱的贫民窟了。

豪车,豪宅,白人妹子。

有了这幅画,他想的这些不就来了吗?

“鲍勃!”

约翰呼喊一声。

很快,从出租屋的另外一间房间中走出来了一个衣衫不整的瘦弱男人。

他皱了皱眉,看向约翰,“约翰,怎么了吗?”

鲍勃道:“你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那幅画吗?”

“你说的是油管上那个主播开集装箱开出来的画?”

“是的。”

“可是约翰,那个人住在唐人街的海诺花园里,你知道那个地方有多难混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