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11.震动

很快,被取过来的录像就放在了老人陈兴华的面前。

陈兴华先是看了一眼录像视频中,瓦西里·康定斯基的真迹瞅了一会。

“嗯,这幅画应该是真的,我虽然对国外的一些文物字画了解的不深,但还是能从色块和成新上看出一些东西的。”

陈兴华对于视频中的这幅油画做了一个简单的评鉴。

也是在说这幅画是真的。

刘珂在一旁看着听着,当听到老师确认这幅画是真迹之后,他点了点头。

同时心中感觉一阵惊奇,原来开箱真的能够一夜暴富。

前一刻的主播小哥还在为倾家荡产买了这么一个集装箱而发愁。

下一刻,一副油画就直接为主播小哥提供了一辈子也花不完的财富。

当然,在赚的这笔财富的同时,还需要交付给灯塔国IRS一大笔税务。

若果你不交付,那么就会有一大批武装人员带着一大堆热武器,甚至是重火力武器敲响你家的门。

这些都是题外话。

视频画面很快来到了皆为。

画面停留在黑屏的前一刻。

视频画面中,是一个小小的纸盒子。

纸盒子被打开了,露出了里面东西的一角。

从直播摄像头的视角看过去。

正好能够看见,这应该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玉。

但是,在这块玉露出来的一角,却是十分奇特的镶嵌着黄金,而不是原本的玉。

而在这块玉的下方,露出了一种用古代繁体字写出来的既寿永昌的既字。

“既,既寿永昌吗?”

陈兴华心中念叨着这么一个词语。

眸子中,有一道金光闪过。

据传是秦代丞相李斯奉始皇帝之命,一说用蓝田玉,一说用和氏璧镌刻而成。

为中国历代正统皇帝的证凭。秦之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国之重器也。

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

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

这是传国玉玺的由来。

历代欲谋帝王之位者你争我夺,致使该传国玺屡易其主,辗转于神州赤县凡两千余年,忽隐忽现,终于销声匿迹,杳无踪影,令人感到十分叹息。

不过,这传国玉玺的一角被镶嵌着黄金也是有说法的。

传闻在西汉末年,身为外戚的王莽篡权夺位,时孺子刘婴年幼,玺藏于长乐宫太后处。

王莽遣其堂弟王舜来索,太后怒而詈之,并掷玺于地,破其一角。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

这也是为什么在真正的传国玉玺的一角,会有这么一块看似是瑕疵的黄金镶嵌在上面。

只是在朝代更迭之后,随着真正传国玉玺的消失。

之后被摆在明面上那些所谓的传国玉玺,要么就全都是玉做成的,也有一些专门伪造出来的赝品。

拱当时传国玉玺已经消失之后的皇帝所使用。

当然,这些都是传国玉玺的历史。

也是为了让人了解到传国玉玺究竟为什么会被许多人重视的原因。

也是为什么传国玉玺对于种花国十分重要的意义。

这一刻,陈兴华的眸子中,有一道璀璨的光芒爆发了出来。

这种眼神,刘珂记得。

以前陈兴华在找到一件极其珍贵的国宝时,并且将其修复完成之后,才有了这样的眼神。

这是一种看见惊世宝贝得意眼神。

“老师,这是?”

刘珂看着画面中那可能是传国玉玺的东西。

心中也有猜测。

但他并不觉得这是真的。

他甚至是认为,这可能是这个主播为了博取眼球故意弄出来的节目效果。

这年头,一些主播为了能火,还真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反正他是不会相信传国玉玺这么珍贵的东西会随随便便出现在一个主播的手中?

而且还是通过开集装箱这么滑稽的方式?

“小忠啊,你有没有办法联系视频里的这位小友啊?”

陈兴华的声音,让原本还有些忐忑不安的王忠,忽然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果然,自己的眼神没错。

至少自己的老师也表达了和他相同的看法。

大家都是成年人。

光从这一句话中,王忠就能听明白陈兴华的意思。

不过,王忠还是皱了皱眉。

“老师啊,这个小伙子好像是华裔,但他现在好像是居住在灯塔国?”

王忠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老师,王哥,这主播就是生活在灯塔国,要不然,也不会在油管上直播,而是在我们国内的直播间直播了。”

刘珂在一旁插话道。

“这样吗?”

陈兴华微微蹙眉。

略微思忖一阵,“小忠啊,你先去查一查视频里这小伙子的资料,然后再想办法联系他,看看他能不能把他这玉玺捐还给我们国家,有什么要求的话,他尽管提。”

陈兴华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

那真的是传国玉玺吗?

是真的吗?

以他都快一百岁的年纪,他相信,自己的眼神不会错的。

心思急转间,他又忽然想到,应该找那几个老朋友来看看。

等到大家都把注意确定下来再说这些也不迟。

“好。”

王忠点点头,我看视频里这小伙子的种花语言说的很流畅,想来对我们国家也是有归属感的。

“嗯,那最好,我就喜欢这种即便是身在外面还心系国家的孩子,不像有些人,出去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陈兴华是一个跟紧时事,跟紧社会潮流的老人。

一些事情,他也听说过,甚至就亲身经历过。

他不仅是天宫博物院中的考古工作者和文物修复师。

更是京都大学的客座教授。

无论在考古界,还是在学术界都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

虽然他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让整个京都震一震。

但他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了探究种花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之中。

他认为,只有种花家的五千年历史,以及五千年所传承下来的种花国的瑰宝,才是最值得他去钻研,去深思的。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存在。

种花家在探究历史的道路上,才能走得比全世界都要远,比所有人都要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