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10.发达了

果然,透过放大镜,刘珂真的看见了在油画的右下角有一个落款。

“咳咳,王哥,这画面太补清晰了,我这不是没看清吗?”

“哼,我这老花眼都能看得清,你这小伙子看不清?”

王忠不屑地轻哼一声。

“这些外国的名人画作,其实没那么好造假,这应该是真的。”

王忠的话,算是给这幅画的真假定了音。

“是真的?”

刘珂惊叹一声。

“嘿,这小子这下子算是发达了,这一幅画价值好几千万呢。”

“哼,这么一副画就给你小子看傻了?你看看咱们国家的各种国宝,哪一个不比这种西方油画来的有价值?”

直播画面到了最后。

视频中的苏杰,从集装箱的一大堆箱子中,取出了一个看似不大不小的盒子。

而苏杰,正好将这个盒子给拆开了一脚。

露在盒子外面的,是金色的一角,还有一个古朴的既字。

刘珂见直播画面黑屏了,顿感无趣,就要收回手机。

可就在这时,王忠一把抓住了刘珂拿着手机的这只手,没让他收回去。

王忠的目光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王哥?怎么了?”

刘珂被王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不明白为什么王哥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这屏幕怎么一下子黑了?”

王忠皱着眉看向刘珂。

刘珂闻言一愣,没有多想,而是说道:“这应该是主播的手机没电了,一般这些户外主播都是用手机直播的,手机没电就没了。”

王忠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失落。

但很快就振奋起来。

“那刚才这直播有录像吗?”

王忠急忙问道。

刘珂想了想,摇摇头,又点点头。

“你小子,你又摇头又点头是什么意思?”

“王哥,我也是看到热点新闻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直播间进去看的,油管的直播间没有我们这样的录像功能。”

刘珂说道:“但是其他人说不定能有录像回放,毕竟这是其他人炒起来的。”

“嗯,你小子,现在去,给我想办法,把这直播视频的录像给我弄一份回来,你给我记住,要最后这一段。”

王忠示意了一下,大致意思就是黑屏之前的这段视频。

“王哥,你要这录像做什么?”

“你别问,去做就行。”

王忠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好。”

见王忠这般模样,刘珂也不再多问,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老师,老师!”

等到刘珂走了,王忠急急忙忙地跑到了白发老者面前。

“多大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我有没有跟你们说过,做我们这行的,最重要的就是要静气凝神,静心是最重要的……”

老人谨慎地将手中的瓷瓶放回愿为。

这才摘下老花镜,揉了揉太阳穴,看向王忠。

“说吧,什么事?”

“老师!我……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怎么还结巴上了?”

老人不急不缓,拿起边上的一杯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老师,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四个大字如同一颗核弹丢在了太平洋中。

先是长时间的沉默。

“噗!”

老人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噗嗤一声全给喷在了王忠的脸上。

“小忠?你!你!你说什么?你说你看见了什么?”

老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老师,我真的看见了,是真的。”

说着,王忠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张白纸。

他在上面涂涂画画。

很快,一个玉玺的一角出现在了白纸上。

作为文物修复师,王忠具有十分不错的画工。

很快,苏杰直播视频中的一个画面就被王忠给画了出来。

而画面中,是一块玉玺的一角,还有一个露在外面,若隐若现的既字。

老人的目光看到这就是一凝。

“小忠?你骗我?这就是你说的看到的传国玉玺?”

老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这个学生。

“哎呀,老师,是这样的。”

说着,王忠把自己在苏杰直播间看到的给老人说了一遍。

眼前这个老人,陈兴华,是种花国几位最具有代表性的考古专家,学者之一。

同时也是一位最为顶尖的文物修复师中的一员。

陈兴华听着王忠的叙述,心中已经多了几分信任。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开出瓦西里·康定斯基真迹《红·黄·蓝》的铺垫。

这一项,反而大大加深了陈兴华的印象以及信任。

“你说,那个小伙子开集装箱开出了那什么瓦西里·康定斯基的真迹?”

“是的,老师,如果我没老眼昏花的,我肯定是不会看错的。”

王忠坚定地点了点头。

“去你的,说谁老眼昏花呢?你老眼昏花了老头子我都不会老眼昏花!老子永远十八岁!”

王忠对于自己老师的调侃显然已经习惯了。

虽然陈兴华看上去像是个老头子,但心理其实是非常年轻的。

而且也十分积极跟进年轻人的时代。

一些网络热词更是信手拈来。

“嗯~按照你说的,那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在这方面,我们是专业的,不能做不确定的结论,既然你让小珂去取录像了,那就让他先把录像拿回来。”

“诶,好。”

大概过去了有一个小时,刘珂就从外面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王哥……”

刘珂喘着粗气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的手中拿着一部手机。

“王哥,我从我朋友那里找到了,他们有人专门就是剪国外一些直播做视频的,刚好我朋友那里有。”

刘珂站在那喘了好一会的气,这才把话给说完。

“快把录像拿过来。”

王忠伸手就要抢手机。

“王哥,别急,我给你手机密码解开。”

“你快点。”

“录像呢?”

“在这呢。”

“赶紧打开。”

看着王忠毛毛躁躁的,陈兴华不满道:“小忠啊,我们时间有的是,不用那么急,我早就教你做事情不要毛躁,不要毛躁,你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老师,我这不是心急吗?你也知道那东西失传了一千多年了,这可谓是国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