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清吧里,几个女孩子坐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吹着牛批。

吴丹彤打着酒嗝眉飞色舞道:“姐妹们,还有一个星期咱们就毕业啦!你们有啥打算?!”

“姐在咱们省投了好多家公司,广撒网,多捞鱼,上岸后,你我皆是牛马!”

“哈哈哈哈哈哈!去你的!”

孟筝笑着无奈摇头:“你家在咋们大学省内就是好啊,像我,还是要回家找工作,我离不开妈妈,我是妈宝女!”

蔡琴给孟筝抛了个媚眼:“妈哎,我也是妈宝女,咱们到时候回家常联系啊宝~”

吴丹彤听到两个舍友都要回家蔫了:“啥?你们都回家,我咋整?”

然后戳了戳旁边发呆的周粥:“你呢?你毕业回家不?别到时候就剩我一个人了。”

没想到被戳到的周粥没有回答问题,还痴傻般“hiehiehie”笑出声。

一看周粥的反应,三人同时大惊。

吴丹彤也来不及emo了,惊慌失措的说:“咱们才来了两个小时,不是一直吃菜嘛?酒还没喝多少呢,好家伙,这家伙啥时候开始的?”

蔡琴表情从震惊到淡定,指了指周粥桌前的三瓶半啤酒:“好家伙,这玩意有长进啊,进化啦!还没晕!”

没错,宿舍四个北方人,最开始上大学聚餐,只有周粥没喝过酒。

其他舍友特别能喝,什么白的,啤的,红的,混合的,喝上一晚上第二天上课不带怕的。

周粥看她们喝酒,从最开始的我不喝酒,到后来看到舍友喝酒也开始想尝试起来。

结果可想而知。

大二的时候,在宿舍的周粥喝了一瓶啤酒,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喝完酒的周粥什么也不知道的昏了过去,效果堪比蒙汗药。

第二天直到上课周粥都一直嚷嚷着我头晕我头晕。

从此其他舍友再也不敢让周粥喝酒。

偏偏周粥不信这个邪,别人越劝她她越来劲。

在周六日没课的时候周粥在宿舍苦练酒量,从大二的一瓶进化到大三的三瓶,再到今天的三瓶半。

看着坐在桌子面前宛若痴儿“hiehie”笑的周粥,其他三人无奈扶额。

吃了吃剩的不多的菜,把剩下不多的酒存起来,可怜三人开启了扶舍友回宿舍之旅。

这三人最开始还挺轻松,两个人扶着一个90多斤的妹子,过程比较轻松,直到后面周粥开始作妖。

本来安安静静不讲话的周粥,看到学校门口的大树,挣脱开旁边两个人的搀扶,欻的一下抱了上去。

其他三个人看到周粥的操作都懵了。

吴丹彤颤颤巍巍的问:“你抱树干嘛?”

周粥“hiahia”笑着:“树很好抱。”

蔡琴和孟筝对视一眼把周粥从树上掰开:“来来来,抱我俩,我俩也好抱。”

周粥呜呜呜的哼哼:“求你了,让我抱树吧,它粗,你们没它粗。”

吴丹彤扣着周粥:“快别丢人了,回宿舍吧,周围都有人拍照了宝!”

没想到用力过猛,周粥不小心把创口贴蹭开,没有愈合的伤口沾到了树上。

“滴~系统886号为您服务~”

不知道哪传来的声音,周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嗡的一下晕了过去。

其他三人还等着周粥作妖呢,看着忽然晕过去的周粥,松了口气,连拖带扛的把周粥带回了宿舍。

把周粥放到床上,给她擦完脸后,其他累成死狗的三人对视一眼,意思非常明确,以后再也不带周粥出去喝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