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我的堂姐(一)
  • 钟岚三十
  • 彩虹糖妃
  • 2245字
  • 2022-05-16 10:31:38

钟岚是我堂姐,她比我大六岁,我们出生在广东粤北落后山区里,一个叫清水村的小地方。

三十年前,堂姐出生时,我们村还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

到外村上下学,每天需要在山道上徒步三小时来回,这种路况持续到她念完小学六年级。

我开始念书的时候,村里修建了第一条,通了一半路程的单行水泥公路,因此,徒步去上下学花费的时间,也缩短了一小时。

但,那时我并不理解这种差距,依然觉得去上学太远了,经常跟父亲抱怨来着!

我闹着对父亲说:“我不想去上学了!”。

结果,每次只能是一顿藤条伺候。

每每这时候,堂姐总会拿来野果或好吃的红薯干过来,笑着安慰我来着。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又因不想走路上学被爸爸打了,堂姐安慰我说:“小峰别哭了,这样做是没用的,以后,好好去上学吧!等你再长大一点,去上学的路就会越来越短了!”。

“真的?上学的路真的会变短吗?”我天真的看着堂姐。

堂姐回:“嗯,所以,小峰要去上学,这样才能快点长大呀!”。

“好,我这就去上学!”。

……

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落后,每天和大家如蚂蚁般往返在学校和家的路上。

小孩都贪玩,路上耽搁一会,回到家天就已经黑了!为这小时候没少挨骂!

家乡的那条水泥公路,直到我小学毕业,才全面通修完!

那时,堂姐早已经初中毕业,去县里读高中了,她那辆再也用不上的凤凰牌自行车,自然成为了我上下学的座驾。

堂姐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县城重点高中的,有一段时间,还成了村里茶余饭后必聊的名人。

堂姐从小喜欢画画,在那个教育资源匮乏的时代,她却以美术特长生的身份,考上了县城重点高中,所以,我特别崇拜她。

虽然,我一直没有机会和她一起念书,但我一直跟随着她的步伐,最后也念了她曾经上的高中。

在高中走廊上,我看见她被挂在走廊上展示的水粉画时,我特别骄傲的跟身边的同学们说:“快看,是钟岚的画,钟岚她是我堂姐。”。

那时,堂姐成了我炫耀一时的资本,间接帮助我和同学拉近了关系,让我无形之中又对她更崇拜了。

堂姐的升学似乎一直没什么障碍,她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继续就读美术系深造。

后来,听说她本科毕业后,加入了一家美术工作室,教人画画,月入过万,我羡慕不已。

而我的高中生涯,学习并不顺利,和县城里的同学各方面差距太大了,受了打击,我渐渐对学习失去了兴趣!

于是,在面对网吧诱惑时我放任了自己!导致成绩一落千丈!

高中混了个证书后,我就进入社会工作了,我做过很多工作,但每个工作都做不长!

后来,交了个女朋友,但因为对方家里人不同意,觉得我没出息,而且家里又太穷了,导致最终不得已和女友分开了!

之后,女友下了孩子,被安排另嫁了!

当时,意志消沉的我,在网吧泡了三个多月,什么也不想干!

父亲在网吧找到我时,见我趴在电脑旁睡的跟个乞丐一样,直接一泡尿浇我头上!

我被父亲的尿浇醒后,顿时觉得无地自容,面对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我觉得羞辱至极,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我跑出网吧,来到江边,想要跳下去!

但我还是没有勇气跳,我在江边坐了一夜,渐渐的,江风吹干了我的衣服,只有父亲留下的尿骚味久久不散!

凌晨三点左右,我打开手机,发现有许多未接电话,有父亲的,弟弟的,还有堂姐给我打了十二通电话!

在微信上,她也给我发来信息。

她说:“小峰,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人长大了,路就越来越短了……”。

其实,堂姐想告诉我的是,我长大了,父亲也老了,如果我继续意志消沉下去,只会继续辜负身边关心我的人。

自那次之后,我决定重新开始,我离开东莞回到清远妈妈身边,与她一起经营烧烤店。

那一年我二十岁,开始了我日夜颠倒的熬夜生涯!

之后,钱是赚了不少,但身体也越来越差了,一年不到的时间,我从一个苗条的帅小伙,变成了一百八十多斤的油腻小胖哥。

过年相聚的时候,堂姐都认不出我来了,她担心我的身体健康,一直建议我减肥,还给我推荐了当时她了解到的,一些健康减肥方法和产品。

可我并没有上心去做这些事,还挺烦堂姐一直督促我减肥的!

当时的我一心只用在赚钱上面,钱越来越多后,我和妈妈合资,在清远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之后,我和堂姐就没什么联系了!

原因是,当时的我处于自满状态,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后面,我再次交了女朋友,但都处的不长,有时一年分手两三个,成了常态。

2017年4月,妈妈因子宫问题住进了医院,我全程陪同,之后叔叔也放下工作过来做陪护。

几天后,妈妈做了子宫切除手术,一个星期后才出院!

她在家修养了一个月后,又开始通宵工作了!

同年8月,弟弟的左腿也犯了痛风,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他变的越发自卑了。

两个月后,在老家生活的父亲,也传来了噩耗,他羊癫疯病发,傍晚,晕倒在三叔门前,三叔门口的摄像头,刚好记录下了事发的全过程。

我赶回来的时候,父亲已经被送到了县里的医院,由于他犯病时会一直抽搐,为了保护他,只能绑住他。

父亲住院十多天后,情况好转了,被接回了老家修养。

回家后,父亲说:“医院那鬼地方,打死我也不想再去了!死,我也要死在家里。”!

我和弟弟从小跟着父亲长大的,小时候因为家里太穷,父亲又不争气,所以妈妈没办法才走的!

几年后,妈妈安顿好了,就把生活费转给了三叔,并托他替我们兄弟两交学费。

我理解她,所以,我很早就原谅她了。

由于,受父亲的影响比较大,我们兄弟二人,多少遗传了父亲偏执的性格!

尤其是弟弟,至今还不能融入妈妈的新家庭。

虽然弟弟也和妈妈一起工作,但弟弟从来不肯和叔叔他们一起吃住!他心里始终觉得变扭!

妈妈和叔叔也有一个儿子,好在,我们三兄弟相处还算融洽。

看着身边的人,陆续被病痛折磨后,我想起堂姐当初对我的絮叨,我才确信,她当初劝我减肥,是真的为我好!不是看不起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