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哎,楼上有人吗,帮忙搭把手啊。”宁昭昭闻声从厨房出来,朝天井看去正好对上林致远仰着头的视线。“帮个忙呗。”林致远举着一把竹梯往上递,“不是很重,搁走廊就行了。”“哦哦。”宁昭昭赶忙抓住竹梯,试图用力一把拎上来,林致远甫一松手,竹梯往下一沉,比想象中重得多,宁昭昭只能攥紧竹梯,防止脱手掉下去。“你坚持一下,我马上上来拿!”话音未落就响起“噔噔噔”的爬楼声,没一会,林致远就跑了上来,一把接过梯子,三下五除二就把梯子横放在过道上,拍拍手上的灰,笑着道谢。两人距离过近,宁昭昭觉得脸热的要命,垂下视线小声的回,不客气,转身进厨房,把刚削的苹果拿起来,急走几步进了家门,好像有鬼在后面追,关上门才觉得空气顺畅了不少。林致远看着眼前的少女脸腾就红了,一直红到脖子根,觉得好玩的要命,便一直盯着她,看到她走路都同手同脚了,直到门隔离视线后才作罢,开门后发现林致初竟然在客厅,一把甩过手里的钥匙,“在家你不应我!”林致初头也不转的看着练习册,接住钥匙放桌上接着写,“忙着刷题,没空理你。”跟这种人生气也是白生,林致远回屋拿着篮球就又出去了,一边运球一边走。楼道“咚咚”声渐弱,听着是下楼了,宁昭昭连忙跑到窗户边,看着林致远的背影出神。

暑假过后,宁昭昭就读高中了,妈妈为了陪读,特意来镇上租了房子。搬过来才发现,竟然租的是林致远家的房子。当时三楼,四楼都已经租出去了,只有二楼老板娘对门这个小套间还空着,这儿的价格比学校附近便宜,而且走去学校也就十来分钟的路,妈妈当即拍板签了一年的租房合同。刚知道的时候,宁昭昭感觉脑子轰的一下就宕机了,手脚都忘了往哪儿摆,住了个把月总算慢慢习惯了,但是只要靠林致远太近还是会浑身不自在。平时基本都不出门,公用厨房如果有人在,宁昭昭也会等没人了再去。

这栋楼都是林致远家的,不过他家主业是卖肉不是收租,林爸还兼杀猪。宁昭昭每次看见林家两兄弟都会偷偷想,他们以后子承父业杀猪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然后想象林致远围着围裙在市场卖猪肉的样子,就自个乐的不行。因为看到林致初林致远两个人真的完全无法把他们和杀猪联系起来。林致初是哥哥,比林致远高一点,大概一米八多一点,带着眼镜,干净斯文,宁昭昭初中的时候就被同学拉着去他们班级围观过。林致初特别喜欢穿白色,鞋子每天刷得白白的晾在走廊上,鞋带都是干干净净的。林致远初中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名气,还像小孩一样没长开,而且也不像哥哥那么爱收拾,读高中后个子一下抽条了,人也变得亮眼起来。不过他倒是没有非白色不穿的习惯,也没近视,暑假这些天一到下午就会去打篮球,每次听到楼道“咚咚”的篮球锤地面的声音,宁昭昭就知道林致远出去打球了,这时候去窗户边看,正好能看见他去篮球场的背影。

宁昭昭喜欢林致远,这是宁昭昭藏在心里的小秘密,她自认为隐藏的还算不错,应该没人知道,可是现在和林致远住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宁昭昭既欣喜又惆怅。高兴的是可以离喜欢的人近一点,惆怅的是,喜欢的人在眼前,很容易被他一举一动牵动心思,倒不如不看见落个清净。

宁昭昭爸爸12岁的时候肺癌去世了,生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以积蓄。爸爸去世后,妈妈在镇上一个超市上班,一个月一千多块钱,除去两人吃住还要存宁昭昭的学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这次升学考试,宁昭昭通过了S中的保送生考试,可以免高一第一学期学费,妈妈特别高兴,为了宁昭昭高中三年吃好住好,干脆来镇上租房陪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