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姚江侠客

据说百余年前,姚江一带的小镇出了个神出鬼没的侠客。

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戴着个青竹编成的斗笠,系着藏青色的飘带。上面竟用浓浓的石墨写了些字,黑黢黢的,看不真切。巷口有一个驱鬼的风水大师说,这些个字倒像符咒。不但这些字太过于诡异,寻不得一点蛛丝马迹,只得作罢。他脸上裹了半面黑布,只留有一双孤寒的眉目。可这双眼睛无时无刻透露着无欲无求的疏离,若与他对上视线,令人不寒而栗,实在叫人没法子去接近他。

城镇里有个醉仙楼,常常围了一群人,聚在一起。碟碟温酒下肚,不一会就喝的醉醺醺的,醉酒相很快就上了脸。大着舌头,七嘴八舌地聊着这位侠客。

一个胖的能挤出油的屠夫,扯着嗓子大说道:“这家伙以前被膏粱子弟雇做过刺客,亡命至此。脸是被佣兵划伤了,这才遮着黑布。”

还有一位抹了脂粉的戏子,一边慢慢斟满酒,一边无意的提起:“据说他天生长得一副女相,怕是人瞧见了惹些闲话,才遮黑布来掩盖着容貌。

还有些闲客,喝得东倒西歪的,还不忘拿一只手遮着,眼睛扫一遍四方,才吞吞吐吐地对身边人说:“据说有人曾在大风刮过时,瞧见他的真颜。可惜面容可憎,只一对眉目生得顾盼神飞,黑布下的似青面獠牙一般可怖。”

议论声纷纷扰扰,搅得一方小小的醉仙楼好生热闹。这伙人平日里要不无所事事,要不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这醉仙楼,喝上几碟酒,不管是与非,逢人就同他口若悬河地说道一些“密事”,真假哪值一两酒钱,还不看别人听故事上头自己的那点飘飘然。

这没一会,醉仙楼里的吵嚷声格外响了起来。

一个穿着黑色道褂的老头,手里拿着一柄扇子,慢吞吞地走向底楼的一个屏风前,抽出凳子,坐了上去。拿起桌上的案板,小声敲了一下,继而轻咳俩声,酝酿了好一会,等四下“各路好汉”的声音回归沉寂后,再开口,用带着沙哑戏谑的音调慢慢说道:

“上回说道,十年前,有这么一位侠客来我们这寻亲。说是寻亲,但他来时血迹斑斑,伤痕累累,还是一退隐于此的医师出山救济了他,不然,早就魂归大地哩。救活后,脱胎换骨似得,常常背着一把剑就出镇,天色晦暗才回镇,那把剑的剑柄总有些许血痕,直叫人生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