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七站 真相大白(下)

  • 第二部:雪国专列
  • 溯往深秋
  • 7197字
  • 2022-05-16 19:36:44

对于现在的调查重点,另一个未知的人能有迹可循的地方太少了,他们也没有专业手段去化验.所以这项是0

但他们之间撒的这个谎是有迹可循的,而且很可能和另一位嫌疑人有关,如果他们是串通好的,那撒的那个谎很可能和嫌疑人有关.

而且还有一点是他们一直忽略的,嫌疑人身上的财物都没丢,只有手机丢了.这是今天早上(2月12日)家属点清遗物时发现的,然后告诉了我.

他们都没有提到有谁拿着手机.他当时也没问

如果撒的谎都和这个有关,那么这个手机可能就算背后的重要线索.

但如果没有呢?要么是他们不知情,要么就是一起串通好的.团伙作案.但他们为什么要团伙作案呢?

第二点,是有关于冬月说过,提供第三条关于曹间的线索的人是钟男泽的妻子顾佳.这一点他当时就感觉有问题,但又说不出,只能先让冬月标记了一下.

最后一点,就是那个神秘的声音的提示”这世间的万物,唯有时间的不断流逝是唯一的真理吗?”

如果我们把他简化为”时间”这个提示线索.又会发现什么呢?

槐真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联想起与两人的谈话.

“哥哥,现在是几点了?”一个小男孩走到他面前,指着手腕上画出来的手表问道.

槐真看了一眼小男孩,弯下身子,回答他,”现在是下午4:00”

“谢谢哥哥,我叫钟秦,我听爸爸妈妈说,你就是那个侦探?”

“以前是,现在不是哦”他对这个假冒的身份感到十分不自然.

“那你能找出我爸爸妈妈不开心的原因吗?他们已经愁眉苦脸好久了.”

“你爸爸妈妈是?”联想到钟秦这个名字,他突然响起在冬月绘制的关系网上,钟秦是钟男泽和顾佳的儿子.

“只要你乖,他们就不会愁眉苦脸了哦.”

“不是这个原因”小男孩一边摇头一边解释道.

“他们好像一直在为那个死去的哥哥的事情担忧,不知道为什么.”

“小秦,我送你回你爸爸妈妈那里吧.”

“好.”

槐真拉着他的小手,在车厢中穿过人群,夕阳照进车厢内.

“哥哥,现在是几点了?”联想到这句话时,他再次联想到讯问钟男泽时和曹间时的话语,解释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时一样的,和这个小男孩一样

“啊?2:29分?...”

“什,什么?1:25分?...”

“这世间的万物,唯有时间的不断流逝是唯一的真理吗?”

墙上的时钟在滴答作响.电子钟有一个好处,就是有各个时区的时间.

各个时区之间肯定有时差…

时差?

“为什么第二位的时间差这么多.”当这个问题再次摆在他面前时,他再也无法忽视这个问题了.

“如果目击者的时钟并没有调时差,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是现在大部分电子表都是自动调时的,怎么可能…”

槐真回想起当时第二位目击者身上的细节,手腕上正好戴着一块老式的精美的上海牌手表.

这种老式的机械表除非调时,否则会有时差,他居然漏了这个细节.

他将手伸进口袋,从中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列车长的电话.

“2月11日1点到3点吗?列车大概在新西伯利亚.”翻开记录本,列车长回答槐真.

“列车长手上肯定有记录,通过查到这段时间列车的位置,我们就可以大概知道时区的差距.新西伯利亚和BJ时间差了一个多小时,也就是说第二位目击者看到的实际时间其实应该是1:29分,也就是说,钟男泽应该是是在1:29分出现在现场的.”

钟秦抬着头望着槐真,小小的眼睛里流露着不解.为什么他突然停了下来.

“那曹间呢?还是得去亲自看看啊.”他低头看了一眼钟秦,露出了微笑,拉着他的小手继续向前走去.

“不过在这之前,先确认一下第二位目击者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在长廊内,此时的冬月已然冷静了下来,她突然察觉到了改变,这和之前他们所经历的一切发生了偏移.火红色的阳光将她的影子打在地上,随着列车的向前,以月所占的位置为原点,旋转到不同角度,不同视角.如同时钟一般.

她意识到自己的天真,就算重来一次,时间线也可能偏移,事件也可能改变.如果是那个狡猾的家伙,为了给他们挑战,怎么可能让她用已经知晓的答案,在重来一次,做出完全正确的选择.

自己,太天真了,以至于相信那个之前把他们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家伙了.

为了让她相信这一切只是重新来一次,她甚至让之前的事件和记忆里完全一样.

那么,还是相信槐真,和他一起行动吧.如果说按照他的性格,接下来会调查哪里?

另一位嫌疑人基本没有信息,而他并不认为曹间就是凶手.所以他只可能去钟男泽那里了.

整理了一下披在自己身上的夹克,180的大衣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太大了.却有一种反差萌.

靴子踏在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槐真带着小秦走到客房门口时.冬月背靠着墙,闭着眼,听到槐真的脚步靠近后,才睁开清澈的双眼望向槐真.

“改变主意了?”槐真半开玩笑的说道.

“是啊,我准备听听某个’侦探’的意见”平淡的话语,却在”侦探”两字时加重了语气.槐真有些不好意思.

钟秦用迷惑的眼神看着两人.

推开门,槐真看到正在沉默的钟男泽和顾佳.看到钟秦回来后,两夫妇几乎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小秦,你跑哪里去了,真是的,妈妈担心死了.”

孩子丢了,他们也没着急出去找,而且心事重重的,肯定哪里有问题.

“你们下次带孩子小心点,别让他乱跑了”冬月比我先开口.提醒着这对年轻的夫妇.

“谢谢你们帮忙,我们下次会注意的.啊?你不是那个私家侦探槐先生吗?”

“是的”槐真低头致意.

“真像啊”冬月在一旁调侃道.

“欸?你顾小姐,原来你是钟男泽的妻子吗?”

“是的是的,当时没告诉你们,是不是对案件有什么影响啊”

“没有没有,大概是谁我们已经清楚了,只不过还要再调查一下.”

“那就好,这件事不早点出个结果,大家都不安心.”

是时候了,槐真决定将话题引向正轨.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在路上我听小秦说,你们这两天有点事.”

“不要听这孩子瞎说,就是他自己太皮了,我们都没力气管他,而且还刚经历这么一件大事呢,我们都以为是什么凶兆呢”

小秦有些不高兴的撅着嘴.看向妈妈

“辛苦你们了啊,这件事我们会查清楚的.”

槐真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拽了一下,他眼神瞟向旁边的冬月,在她看向的方向,钟男泽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我老公也因为不小心被牵扯到这种大案子上被吓了一跳.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是吗?没想到讯问的时候那么冷静,现在回想起来这么后怕啊哈哈哈.”槐真想给这冰冷的气氛稍微升升温.顾佳也笑着.

而钟男泽,附和着他们尴尬的笑了一下.

手上拿起一把刀削水果.

小秦拿出了一个带着红鼻子白脸的面具,吓了她妈妈一跳,顾佳将小秦抱起来,将面具藏入身后.

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

“对了,我这里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们,你们知道受害者王卓的手机去哪里了吗?”

“哦!是曹间!我当时看到他手上拿着个手机.”

顾佳突然的声音,有些吓到了槐真.

“你当时怎么没说,居然漏掉这么重要的线索?”

“我当时一时紧张,没有说出来,刚睡醒,记忆就很模糊,像碎片一样.”

之前顺便问了另外两位目击者,他们都不敢确定谁拿了手机.而顾佳现在却敢一口咬定是曹间.

不过,曹间自己也隐瞒了这件事,很难不让人怀疑有问题.

而且从这可以看出,这手机的确有问题.

“好了,要问的就这些了.”准备离开时,槐真准备放出底牌

顾佳是钟男泽,也就是嫌疑人的家属,不排除会偏袒钟男泽.

而她提供的线索,全部指向曹间,这就更有问题了.

如果她提供的时间也是错误的呢?

槐真看向冬月,还在紧紧观察着他们两夫妇,仿佛想看透他们的内心一般.

那就放心了.

“2:29分你丈夫在现场,应该不会有事的,”

在一瞬间,冬月的眼睛如同一架高速摄像机,观察到了他们的表情.由疑惑,震惊,沉默,最后冷静了下来.

他们肯定清楚,是1:29左右在现场.也是根据这个时间来建立一切伪证词基础的.而证人之间的证词互相是不知道的,他们肯定意识到了,自己可能编错了.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再见.”打了个招呼,槐真便和冬月离开了客房.

“那么,大侦探,接下来去哪?”冬月侧着仰起头来,询问槐真.

“找曹间去.问他手机的事情.”停顿了一下,”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是清白的.”

两人缓慢的走在车厢的长廊内,这个时间,除了服务员会推着餐车从旁边经过,还有零星的几个人会离开车厢.

但唯独,有一人会引起他的关注.

那天在现场的,头戴鸭舌帽的男子,当他再一次从槐真身旁经过时,槐真察觉到了他,和那天在现场时一样的,危险的气息.

当槐真回过头去,看向他的快步离去的背影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些诧异.

“怎么了?”当冬月有些疑惑,望向槐真盯着的方向时.

这个背影,给她带来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此时她的脑中只残留下一个想法.

“我见过他.”这个在她记忆中是一团迷云的男人引起了她的警觉.

“你先去找曹间,我马上来”冬月给槐真留下了一句话,便独自要跟上去.

“欸,等等!”还没等槐真阻止,她已经快步跟上那个男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个背影在人群中穿梭,加快了速度,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冬月紧紧的跟住他,害怕这个人在自己的视线消失哪怕一秒.

在后方车厢,人越来越多,冬月奔跑了起来,想追上他.当她好不容易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出来时,到了车厢的末尾,那个人却消失了.

但列车是单向的,他不可能跑到哪里去.于是她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向着前方的未知前进.

每个房门都紧闭着,冬月不知道下一秒他会从哪个房间出来.

每当向前一步,每当靠近末尾一步,冬月都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快.她开始后悔自己一个人着急闯入了未知.

从大衣的内侧掏出防身用的电击器.仿佛给她增加了信心.

在一瞬间,冬月似乎察觉到有什么在背后,在想要回过头的那一刹那,一根棍状物击打中了她的头部.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冬月好像失去了力气,双腿软了下来,在惯性的作用下转过身来,想使用电击器反击,可是此时她的手却拿不稳,被那个人轻易的拍到了地上.

冬月艰难的睁开双眼,眼前戴着帽子与口罩的男人将棒球杆扔到了地上,从上衣内侧得口袋里掏出手枪来.

冬月的眼中,眼前的男人是模糊的,重影的,可她认得出那黑洞洞的枪口,出于本能的她奋力躲开想伸手去拿掉落在旁边的电击器.可被那男人一脚踢开.面对枪口的压迫,她此时什么也做不了,视线越来越模糊,天旋地转.她缓缓地闭上双眼,等待着那最后的判决.

“别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别动!”槐真知道,自己手上拿的仅仅是一把仿真手枪,但吓人足够了.

他只要拖住这个人,等待乘警的前来.

“把枪放下,双手必须放到我能看见的位置!”

那个男人照做了.

男人刚放下枪,槐真就将枪一脚踢开.

“现在,站到旁边,不要乱动.”

这个男人依旧照做了,他的配合度让人难以置信.

槐真来不及思考这些,在面具男靠在墙壁边时,他快速用单手拎起了冬月,将她放到一边,另一只手始终用枪指着男人.

单手用着枪,另一只手始终挡住冬月.就这样等待着乘警的到来.

槐真忽然意识到,应该先把他绑住,然后摘下他的面具.

就在他上去准备付诸行动时,这个男人抢先一步行动了起来,一把推开槐真,向前快速跑去.

一时被推开的槐真撞到了墙上,反应过来时举起了枪,惯性的扣下了扳机.

这又不是真枪…

槐真放下枪想追上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的冬月,害怕这里还有他的同伙,不甘的向乘警汇报了情况.开始检查现场的情况.

他快步走到冬月身旁蹲下,检查了她的鼻息,又看了一眼她的后脑勺有没有出血.悬着的心下落了一半,但还不知道是不是内伤,便轻轻的将她的头枕在一旁.捡起面具男丢下的手枪.

“也是仿真枪?”槐真的眼中既是疑惑,也有震惊.

“哈哈哈哈,不管多少次,你依旧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啊.”

终于,这次不只是只有声音了,困扰他几天的声音的主人终于从幕后走了出来,就站在了他眼前.

槐真惊讶于他那一身男性化的打扮,和几天以来一直所听到的完全不同的,女性的声音.

“你现在一定非常惊讶吧.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哦,好好珍惜.”他靠在墙边,手上玩着那个魔方.

“你这些天,为什么要一直提示我.”他率先提出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因为,这些都是’必须发生的部分’.”

“第二个,这一切的事件,王卓被害也好,冬月遇袭也好,现在的还有即将发生的事,都是你在背后策划吗?”

“察觉到了吗?是的哦.”他终于扔开了魔方,好像找到了什么更有意思的玩具,站直了身子,面对着槐真.

“你们这些人登上列车,俄罗斯境内的警察和内务部的人会转移走,这件案子会发生,和这些相关的人,背后或多或少都有我在操控.”

“好了,最后一个了,抓紧问吧.”乘警靠近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要是不抓紧问完,最后一个就作废了哦.”

槐真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墙上的时钟还在滴答作响,窗外的风景快速变化着,此时的他看了一眼倒在旁边的冬月.

“这一切的重来,和冬月有关系吗?”

时间不可能重来,之前的他是一直相信的,但这几天的经历使他产生了动摇,一遍遍重复在脑中的记忆,这个名为韩冬月的女孩.让他不得不产生怀疑.于是这个可能会浪费一次提问的问题摆在了面前.

而他,大胆的赌了一把.

即使乘警在不断靠近,眼前的这个人还是沉默了,没有想逃跑的意思.也没有拒绝回答的意思.只是这样沉默着.

良久.槐真听到了一声冷笑.

“我还是低估你了啊,没想到你一个无聊的问题也没有问,还跳跃式的问出了这个连我都没有想到的问题.”

“是的,倒不如说,这一次的重来就是拜她所赐.”

“既然这样,再告诉你一件事吧.”

“她想救你.”

这四个字在槐真的耳畔响彻着,心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是疑惑感,但还伴随着一种悸动.

盯着这个昏睡着的女孩,槐真脸有些发热,好奇他们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或许就是现在这样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一瞬间,我真的绝望了.

枪口就对准着我,意识一点点被抽离.

我放弃了挣扎,平躺在地上,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然而,有人抢在死神之前,夺下了我.

“别动!”他的喊声回荡在车厢内,就像那次一样

我好像分辨不出声音的主人.但不要紧.

“谢谢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长官,手机...真的不在我这里...”曹间将藏匿着的刀交了出去,摇着头示意自己没有手机.

槐真叹了一口气,手搭在曹间的肩膀上,示意他坐下.

“我找到幕后指使你的人了,她承认是她在操控了.”

“所以呢?”曹间应声答道.”为民除害?”

“我请求你帮我个忙.”槐真低下了头,俯下身子.

“你需要我帮什么?”曹间不明白他需要自己这样的人做什么

“抓住真正的凶手.需要你配合我.”

“我会给你1000块的酬劳,你现在也很着急用钱吧.”

“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钱,不是很好吗?”槐真看到眼前的曹间动摇了.

“配合执法机关破获重大刑事案件,应该会留有档案吧.”

于是便伸出手去,像是与一个合伙人谈成了合作,礼貌性的握手.

曹间在短暂的迟疑后,视线看向微笑着的槐真,和他伸出的这双手,终于伸出手,握住了他.

“合作愉快.”

当槐真走出房门的一刻,曹间感到自己获得了一件失去很久的东西.在出狱后的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寻找,可是每次都被无情的推开.

曹间再也忍不住了,眼前再次浮现起自己年轻时在这列车厢里做出的罪恶行径,浮现起那些监狱中黑暗的日子,浮现起出狱后四处碰壁,众叛亲离,人厌狗嫌的狼狈模样...

他的双眼红了,泪珠滑落在那沧桑的脸上…

将从曹间手上拿到的手机收在口袋中.向着自己的客房走去.

“那家伙应该醒了吧.”

轻轻推开房门走进去,将手机塞入枕头下方,便起身去查看一旁的冬月.

犹豫了一下后,槐真慢慢在桌子上坐下.见她还没有醒来,脑中再次回想起那个神秘人说的话.

“她想救你.”

再看看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孩.回想起记忆中那个模糊的场景.

“怎么看都应该像是我救她吧…”

太阳最终消失在了地平线下,黑夜降临在这片大地上,在一望无际的西西伯利亚平原之上,在呼啸着的寒风中,列车带着这平原中少见的明亮着的灯光,驶向未知的远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追寻着眼前那一撮光亮.冬月从梦中脱离了出来.

双眼有些难受,脑袋有些昏沉.

缓缓的脱离平躺的状态,坐立起来.

她的衣服一侧滑落下来,露出白褶的肌肤.

侧过身来,呆滞的看着槐真.

听到有些动静的槐真将手机放到一旁,站立起来.

“终于醒了,娘娘您身子还好些吗?”

冬月翻了个白眼.

“我还晕着呢,就被个太监吓醒,还以为自己穿越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嘀咕着.

槐真走上前将墙一侧折叠着的桌子打开,冬月有些疑惑的看着槐真将一盒盒饭摆到桌子上.

“下次别再乱跑了,要是我没来你命就搭在那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眼前的冬月头低了下去,脸上有些微微泛红.

“快吃饭吧,难受也吃点,待会吃好了我有事要告诉你.”

刚拿起筷子的冬月,又将筷子轻轻的放下.

“现在就说吧.”

沉默了一阵后,槐真开口说道,

“那个戴着面具没查清楚的嫌疑人,就是钟男泽”.

“哈?”冬月露出震惊的神色.

“我在他们客房看到了目击者提到的面具,从曹间手上拿到的刀具和钟男泽的是同一套的.”

“最关键的是,手机里的证据.”槐真拿起一旁的手机.信息里全都是曹间和神秘人的对话.

“2月10日1点30分左右到10号车厢5号客房门前,别忘了.”

“你可要记得你的承诺.”

“放心,你所想要的我已经准备好了.做完这事后,你将再也不是’曹间’这个身份.”

“另外一个人我已经串通好了,你只要出来一趟就行,别做多余的事.”

“这背后的一切,都是他们策划的.”

“再加上之前说的,顾佳伪造时间这点.”

只是…槐真感觉这一切的真相有点太容易发现了.

“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个神秘人故意让我们发现的.”冬月也发现了异常.

“他肯定知道手机会被拿到,还说’和一个人串通好了’,这不是想让我们发现吗?”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钟男泽只是一个牺牲品.”槐真指出

“他们这一切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和那个袭击我的人有关吗?”

“不知道…这背后有太多的事了.”

听完这槐真分析后的冬月没有再吭声.

“谢谢你…”良久,冬月才勉强从嘴中挤出这三个字.

槐真与她四目对视,只看到她那原本赤红的双瞳变得暗淡,变得不再那么尖锐,变得有些温柔.脸上带着微笑.

在那暗淡的眼神中,槐真还是看到了闪光.

如果只说是对槐真救了她一命的感谢,那未必有些草率.

像是给了她希望的感谢,在看似无解的黑暗中给了一丝足以前进的光明的感谢.

即使是只属于他的光明,她也会感受到.

这就是她能够将这一切推翻重来的勇气,是她以命下赌注的意义.

眼眶渐渐湿润,有泪水闪耀着光芒滑落.

这位平时冷淡的”人偶”小姐终于展露出她内心软弱的一面.

槐真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了?”

冬月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将头顶在槐真的胸前.

槐真无处安放的手,试探性的降落在冬月的头顶.轻轻抚摸她柔顺的头发.

槐真看向窗外.他的眼中,是茫茫的,连成一片的星河.

第七站到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