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四站 天差地别.(下)

  • 第二部:雪国专列
  • 溯往深秋
  • 2313字
  • 2022-05-15 10:36:03

“既然你妈觉得我们天差地别,不适合,那我们就干脆按照她的意思,分开算了!”王卓沉默的走了出去.

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一边是明,一边是暗.

是选择所谓的”黑暗”,还是选择母亲的”光明.”

他爱自己的母亲,也爱自己的恋人.所以必然就成了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来回徘徊,举棋不定的他.

即使想逃避这一切,可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此时此刻,视线是摇晃的,模糊的.原本昏暗的光线也散射开来.旁边房间的声音越来越吵闹.在他看来,那些房间里的人和自己的感情又是天差地别的.这世上又有谁能够真正理解自己呢?

“想让她真正了解你的心意吗?”

“江湖骗子.”他将愤怒发泄在躺倒在地上的塑料瓶上

站在站台上,一支又一支的抽着烟.看着离别与重逢的人们

奇怪,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

直到被乘务员提醒上车.才将烟头掐灭,走回了车厢.

而在房间旁.一个戴着面具的黑影已经等待多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内.门外不断有乘警跑过,还有形形色色的人细细碎碎的讨论声.将槐真扰的心神不宁.他站起身来,隔壁的冬月早已离开.

看着门外成群结队的人.他边穿过拥挤的,看热闹的人们,一边披上衣服.他不是什么名侦探,也不是警察,但冥冥中有一股动力,驱使着他前行.一边慢步向前,一边细致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虽然不知道是哪个点唤醒了他那不存在的记忆,也不知道哪个点唤醒了他的警惕意识.

他隐约感觉到,巨大的阴谋就藏在人群当中.一瞬间,突然察觉到什么,望向人群中某一处.但又觉得自己看错了.便继续向前.

人们踮起脚尖,望向前方,带着好奇的心理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男人却借着这完美的人墙,压低了帽子隐匿在角落中,他所处的位置,就是槐真看向的位置.他背对着阳光,头戴着鸭舌帽,黑色的阴影完全遮住了他的脸.

终于挤到了最前列.而冬月却已经站在这里了,娇小的身躯挤在高大的人群中,她却一点也没有压迫感,而是望着那具已经冰凉的尸体,和正在他旁边哭泣的外国女子.乘警听着几位目击证人的称述,他们大多神色惊慌,只有一人保持着不正常的镇定.

槐真站在冬月旁边.在185左右的槐真面前,154的冬月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周围的人见了这一幅恐怖景象,有的战栗在原地,声音颤抖着,有的胆子大的议论非非,却也有些惊慌,因为凶手可能就在他们之中,有的强忍着吐意,也安慰着身边收到惊吓的人.而冬月,却望着尸体与周围被破坏过的痕迹,食指抵住嘴唇沉默着,完全没有察觉到槐真的到来.

“那个…冬月?”

“啊?!”沉默着的她好像被吓到了,”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槐真指向那具男尸.

“看不出来吗,命案…”槐真感到有些虚实不清.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命案.

见槐真和她一样望着尸体.陷入了沉默.冬月补充道.

“头部,还有腿部,腹部均遭到过击打,手臂被和脸被小刀划伤,最后的致命伤,应该是胸口的深深的刀痕.”

“你怎么看到的?”

“乘警还没来之前,我偷偷看的.”,冬月开始讲起其他的细节

“附近的墙上也都是被踢,踹过的脚印,有血迹,还有刀痕.墙面疑似还遭到过撞击.”

“应该发生过,激烈的打斗?”槐真侧过身子,望向这个小女生.

“是的”冬月依旧保持着冷静的思考

“你刚刚有听到乘警与目击证人的对话吗.”

“没有,他们之后来的,还没听到…”冬月暂时停止了思考.望向槐真,用近乎祈求的眼神望着他,语气里感觉仿佛第一次有了人的情感”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虽然避开她的眼神,但槐真并没有拒绝冬月的要求.

“帮我争取一点时间,我想问证人与受害者家属一些问题”

“我们可不是真的来探案的啊…”槐真察觉到,这样下去他们可能会陷入这场凶杀案,而且直觉告诉他,这场案子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

“如果不参与这一切,那么那记忆中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这样想着,槐真转过头,想去劝劝冬月,可是那个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他身旁,而在一旁想办法走进去,眼神里仿佛在催促着槐真.在她尖锐的眼神下,槐真只好行动起来.

“还好都是中国人,沟通应该没有障碍吧”抱着这样的想法,走向刚做完笔录正在整理的乘警们.

“几位,我想我又一些线索想跟你们聊聊.”听到这样的话,原本苦恼着的乘警们感兴趣了起来.

“我以前当过私家侦探,可惜之后大陆不让搞了,我就转行了.”给自己挂了一个虚假的名头之后,槐真便展现出独属于他的交谈能力.

“嫌疑人大概身高175-180,中年男性,身形健壮.”

你以为这是他的推理能力推理出来的吗?

他凭借着自己脑海中对于嫌疑人模糊的记忆,作为自己推测到的线索交给他们.

“终于出现两个相同的描述了…”乘警们对于新发现的线索感到激动.

“嗯?”槐真察觉到了异常,”难道之前每个目击证人的线索都不一样?”

“是啊!”其中一位乘警哀嚎道.”三个人,每个人的口供都不一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当时看到,有一个年轻人,戴着面具,我当时就不觉得他是好人,看着他拿着刀离开,好像手上还有血!可哈人了”

“我当时看到那个人,在死掉的人面前走来走去,还擦擦墙上的血,给尸体移下位置,然后就赶紧跑开了,大概30来岁,180左右,有点瘦.”

“一个贼眉鼠眼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像小偷,抢劫犯,拿着刀,然后摇摇晃晃的,扶着墙连滚带爬的跑了.估计是自己杀了人,害怕了吧.”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跟他吵了架,然后就…呜…”冬月一边安抚着达莉亚的情绪,一边像挤牙膏似的问道,可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这都是些什么啊,团伙作案?也没有什么作案动机啊”这是冬月第一次露出苦恼的表情.皱着眉头挠着那一头灰色的短发.

“那个,冬月...之前你让我支开他们的时候,我骗他们说我是私家侦探,然后他们请我帮忙...”

“啊?那正好,我们离不开这个案子了.”早晨,太阳高挂在碧蓝的天空中,与开阔的,被白雪覆盖着的雪原连成一片.竟然令槐真无法区分地面与天空.就像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第四站,到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