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站 抉择

  • 第二部:雪国专列
  • 溯往深秋
  • 3129字
  • 2022-05-17 13:48:34

钟男泽无力的走在车厢内.仿佛灵魂被抽干,只有一句空壳在行走.对他来说,仅仅是收到法律的制裁,还不至于像这般抽离.

但现在,又是一道电车难题摆在他面前.毫不留情的击碎了想要逃避的他.

于是他丢盔弃甲,想要回到那个属于他的温馨家庭.

可家还是那个家,人还是那些人,一切都变了.

可每个人都憋着,想要留住这番美好家庭的梦幻.

钟男泽进门后,对着自己的妻子微笑了.但却是没有任何美好的微笑,反而是欺骗的,谎言的.

顾佳好像放心下来了.

在表面上,这个家庭,和以往一样.

钟秦在一旁玩耍,母亲在一旁陪着他.钟男泽一会看书,一会放下书本,与家人一起共享这个下午.

可是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层隔阂了.

“为了家人好,为了他们不受伤,为了这个温馨的日常能够继续编织下去.”

用着互相都清楚的幼稚的谎言欺骗着对方,可又没有捅破.

最后一天了,谁还在乎呢,就让梦继续做下去吧.

在梦的结尾又是什么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另一间房间里,冬月头靠在墙边,望着远处的天边.

这件事件终于算是结束了,难得的空闲的下午也无所事事的过去了.月亮已经高高挂起,由于房间里一片漆黑的缘故,月光洒满在冬月的脸上.眼睛里反射出光芒.

过去的她,这时候在做什么?

可能跑遍列车拉着槐真调查呢.

为什么放弃了呢.

为什么选择将一切交给槐真,放手不干了呢?

人生就像火车一样,你买了这张票,车票上终点站就是你的终点站,不会变的.

但这次,她决定提前下车了.

只要提前下车,让自己成为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才是命运的另一个结局.

“我没办法让你们的行动改变命运,但只要槐真所拥有的命运发生改变,就相当于改变了命运吧.但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分支切换成另一个分支.由原来驶向这个匝道换为驶向另外一个匝道.”在一次次失败的尝试后,神秘人提出了这个合理的交易.

“而另外一个结局是…”

恍惚之间,灯突然打开了.

“整个房间搞得这么黑干嘛.”

槐真将饭盒摆在桌上.

“下次自己去拿.真的是,我又不是你保姆,买个饭还要我跑腿.”

冬月回头.看着槐真一边抱怨一边将门关上,将她的那份摆到桌子上.筷子也拆开来给她摆好.

冬月突然轻声的笑了.

“过去的自己,为什么一直要追寻不切实际的东西啊.”

“绕了一圈,想要的东西,明明就在身边啊.”

“什么调查,什么拯救,交给侦探的话,一切都能像故事里那般,真相大白,圆满结束吧.”

又摇了摇头,认为自己虽然憧憬着,但并不是所谓的”侦探”.

“加油哦,大侦探”与往常一样平淡的语气,与往常一样在’大侦探’这里加重语气.

但为何,眼角却有了泪花.

“应该是打哈欠了吧”然后下了床.坐到桌子面前,看着那个正在整理材料的家伙.

这就是她的抉择,这次她会静静的在旁边辅助,直至最后,将槐真推出这无意义的循环中.

她将会留在列车上,留在回忆中,在泪光闪烁间,看着槐真走向远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的冬月一直都很奇怪.

不,准确说是从昨晚开始.

一直发呆.做事情有时候也心不在焉.就连拉着她出去走走,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手头上整理东西,一片悄悄地偷窥着她,坐在桌子前,拿着筷子,却就这么定着.

果然还是和那家伙的话有关吗

“她想救我.”

“真的是,一桩案子刚破完,新的一桩又来了啊.”

“看了今天晚上不得不去了.”

看着手上钟男泽给他留的条子.

“今天晚上11:00,来12号车厢,我还有些想说的.”

“12号?餐车啊…”

看向一旁的冬月,槐真决定,得先把这家伙弄上床,等她睡着了再偷偷出去.

当槐真收拾完再次回到客房时,看到此时的冬月已经躺在床上,手上拿着厚重的书本.

有时候,她总喜欢用书本遮着脸偷看我.

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我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关了灯.准备靠在床上休息.

“槐真…”

“怎么了?”她很少直呼槐真的名字,其他时候大部分不叫名字,槐真也听的出来是在和他讲话.

“你要不来我旁边坐会?”

“什么事?”槐真坐在冬月的床边.

“我来俄罗斯,你知道为什么吗?”

“调查那个神秘的家伙?”

“那只是借口,实际上也只是和家人怄气罢了.”

“我本身也喜欢调查各种事件,就找了这个借口,离开了家.”

“你还记得我有个在公安局工作的哥哥吗?”

“嗯,记得,当时还帮过我们忙的.”槐真回忆道.

“当时我想考警校,想和我哥,我父母一样,当一个刑警,但他们都反对.”

“理由都是对于小姑娘来说太危险啦,我本身就比较小身板啦等等.”

“现在想想,他们说的可能是对的呢…”

“然后我就鬼使神差的买了张俄罗斯的车票,办了签证,想去冷静一段时间.”

“他们知道了,也答应了.”

“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多事?”槐真问道.

而冬月沉默了,没有回答.

“槐真,你应该知道了循环的事了吧,连带着,我想救你这件事.”话锋突然转变,让槐真一下子招架不住.

“是的.”很快冷静了下来,正面回答了这件事.

“一开始我循环的理由,也一直都是想找到真正的幕后凶手.”

“但后来,我的想法渐渐偏移了.”

“而在那时,幕后的操控者却自己出现了.”

“想不想救他?”

“在这之后就是一次次的尝试,即使找到了幕后真相,可我依然一次次选择重来.”

“直到,这一次.”

就在这时,冬月缓缓抓住了那只手.

槐真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他已经知道冬月说的是什么了,他没有反抗,静静的等待冬月说完.

“在一次次的循环中,我迷茫了,我不知道我这样循环下去的理由.”

冬月和槐真对视上了,即使双方的脸上都有些红晕,但他们都没有逃避.

“所以,槐真,我想请你,告诉我这样的理由.”

“我想请你,给我循环下去的理由.”

槐真最后的理性依旧想要反抗,可当他搜寻着自己这几天的记忆时,发现身边已经离不开这个有些冷漠,傲娇,会和自己拌嘴,有时候很可靠由有时候很任性很软弱的女生了.

想用相处的时间来反驳,仅仅几天的了解,真的足够吗?

“足够了…”这几天的经历,连同过去的记忆一起,联系在了一起,记忆里关于”她”的影像不再模糊.如同翻开尘封的相簿一般.

“我想起来了,这一切,原来真的发生过啊…”

当冬月再次看向槐真时,却发现他流了泪.

“这一切,真的是属于我的记忆啊,冬月...”

“嗯.”

在黑暗中,两人依稀能追寻到对方的痕迹.

后来,靠近到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对方的情绪.

最后,温热的触感在嘴边感受到.

槐真紧紧握住对方的肩膀.再也没有松开.

“绝对,不能让梦的最后来临.”

“梦的最后,不会再是这样了.”

“我不会再松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11:00

“你来了啊”

钟男泽坐在小桌前.

“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的人生,还是被那个神秘人毁了啊.”

“和他有关?”

“如果不是他的威胁,我根本不会走上这一条路.甚至,被逼到如今的境地.”

“他让我,在我的家人中杀掉一个,否则都得死.”

“果然,这才是你要延缓一天的理由吗.”

槐真没有坐在椅子上,拿了一杯咖啡,靠在墙上.

“那么,你选择了吗?男(难)泽(择)”

“拿别人的名字开这种玩笑不好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觉得你的名字很符合你当前的状态啊,钟先生.”

“那个神秘人打算结束掉关于我的实验了,这是最终考验啊.”

“你打算怎么办?”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

确认了四下无人后,钟男泽将手枪掏出来,检查了一下弹夹.

“还剩下两发子弹,一颗留给我自己,另一颗...”

“请帮我,和那个家伙了结.”

“看来你没办法对你的任何一个家人下手啊.”

“他可没说一定要杀掉他们母子两啊.”

“所以,交给你了,冒牌侦探.”

“什?...”

钟男泽拿着手枪向车厢另一端走去.最后回过头来,说了最后一句话.

“其实当时袭击你那个跟班时,我和那个神秘人打了个赌.”

“什么赌?”

“赌你会不会来救她.”

“我赌你不会,他赌你会”

“奖罚是什么?”

“如果他输了,我就会直接杀了她.”

“可是你拿的是...”

“仿真手枪对吧,当时我赌输了,于是我就故意扔了一把仿真枪,真枪被我带走了...”

“就是现在我手上这把.”

他把枪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们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抉择啊…”

说着,我也转过身,向我自己的客房走去.

“还有人在等着我啊.”

第十站,到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