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叫我一声师尊
  • 我家师尊超难哄
  • 糖所
  • 1499字
  • 2022-05-15 10:37:29

——徽门雪山——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北风呼啸着,吹起了附在岩石上的一层薄薄的雪。卷起的雪又被风吹得飞了起来,卷过他的发丝后,轻轻地落了地。

手中寒光凛冽的剑,忽而又变成一把折扇,扇上用墨色的毛笔画了座楼,正是神道的:浮云阁。

而他,正是神道第一战神——容听然。

眼前一个男人不屑地看着他,语气嘲讽地说“容听然,你他妈就这点本事,我可是你们神道要抓的人,你不露点真本事吗?”

容听然微微勾了唇,打开了扇子,二人迎战前去,折扇的前端擦过对方的脖子,留下了一到血痕,接着毙了命。

“还不滚出来吗?傀儡做的倒是越来越不仔细了”他冷冷的说道。

只听到一个人鼓着掌走了出来,身穿一身红黑相间的衣裳,冠上插着一根像是人骨的簪子,眉头向上挑着

“不愧是战神,这么快就看出来了,不过这傀儡做的不仔细吗?我倒是不这么觉得”那人贱兮兮的说道。

容听然没有说话,打开扇子,从地上卷起一堆雪,朝着对方打了去。可关键时刻,岑井拉来一个小女孩,他立刻转换了法术的方向,朝着一棵树打了过去,那个树被法术腐蚀了一半,接着倒了下来。

“战神,你看看她啊,你瞧,她像谁?”

“你卑鄙!”他握紧了拳头,真没想到,岑井这么阴险。

“苏宗羡啊?不像吗?”说着,他捏紧了女孩的脸。女孩睁着眼睛,望着眼前的人,脸色煞白,被捏起的脸,变得通红。

“什么条件?”他忍着怒火道。

“放我走,她,我给你”岑井眼神蓦地狠厉了起来。

容听然点了头,岑井缓慢的拖走那个女孩走,忽然使用轻功,鞋尖点地飞了出去。可没料到容听然的反应这么快,使用折扇绪风,挡住了他的去路。

岑井被反弹到十几米远,用剑插在地上,因惯性差点滑倒。

“还打吗”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岑井说。

“哈哈,容听然,你他妈还真挺好骗。你既然说我卑鄙了,那我不得好好表现表现啊?”说完,他站起身来,收了剑,伸出右手,然后猛的捏紧了右手。容听然背后的女孩突然难受的躺了下来,在地上打着滚,接着全身痉挛。

他一掌打向岑井的要害之处,一口甜血从喉咙中涌了上来,接着吐了出来,岑井擦了擦嘴,不要命地看着他们。

“你到底做了什么”他蹲在女孩身边,回着头,眼角血红的道。

“没什么,只是她天赋异禀,我拿她的魔道魂玩了玩罢了”

“你要是杀了我,她也会死”

容听然听了,瞬移道岑井跟前,拉着他的衣领“你真是疯了!”思考了良久,放开了他,站起身来,开始施法。

只见他念起法诀,手中蓝色的光芒越聚越多,那光芒霸道、深厚,像海洋那样波涛汹涌。容听然灵力运转,手腕一翻,女孩的六道魂魄,缓缓地飘了起来,悬浮在空中.

他的双手缓缓推开,那蓝色的光芒便笼罩在女孩的魔道魂上,一点一点抽进一个乾坤袋中。这是神道的禁术,是可以夺人魂魄的噬魂法。

女孩身上逐渐显现一些黑色的纹理,慢慢的爬上了脖子。她拼命的忍着,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一排牙齿紧紧咬住下唇没有哭。可紧接着,纹理处渗出了血,身上的白衣被染的通红,躺在冰冷的雪地上,血的颜色显得十分鲜艳。

岑井不知何时来到了容听然身边,施出了黑色的法术注入女孩的身体,她忍得更加明显,嘴里尝到了一丝咸苦。他发现后,召唤了武器

“扶今!”一柄长枪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对阵上了岑井。

容听然这边也不闲着,法力消耗很大,喘着粗气。地上的女孩渐渐恢复了正常呼吸,睡了过去。

她的魔道魂被抽走,今生注定六道魂魄不全。

关闭阵法他缓了一下,接着处理这个胆大妄为的人。收回扶今,召出了绪风。打开扇子,朝着岑井步步逼近,扇上的血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岑井终于露出了胆怯之色

…………

他转过身看着地上的女孩,自顾自的说道

“今后,你就叫苏以欢,欢是欢乐的欢,只要你肯叫我一声师尊,你就是我的徒弟。”说着,他抱起了躺在地上的苏以欢,身上白色的袍子,被她身上未干的血迹染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