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郝莽越是工作,就越觉得绝望。

他已经进厂打了十年螺丝了,上班加班,排泄睡觉。

这十年,厂子附近的荒地里,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

这十年,房子的价格扶摇而上,一平米的售价比他两年的工资加起来还多。

莫名的压力就像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几近窒息。

他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像是行尸走肉。

他拧完产线上的最后一颗螺丝,抬起麻木的屁股,想要回宿舍的床上躺尸。

主管走来说道,“郝莽,厂子倒闭了,这个月的工资就用产品抵债。你拿三大箱。”

郝莽在保安的监视下,回宿舍把少有的几件自有物品装进红桶。

他坐在工厂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左边是红桶,右边是三大箱产品。

他的兜里却只有两枚一元硬币,手机里的钱也只剩两位数。

苍白的路灯照在他的头顶,阴霾的天空淅沥起了小雨。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我一直都很听话啊!”

“初中的时候,老师说学技术好,我就上了职高。”

“毕业了,亲戚说南方好赚钱,我就出门来打工。”

他把头埋在膝盖里,失声痛哭。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手机屏幕忽然亮了,刺痛了他的眼。

他看向手机。

黑色的背景上,显示着三行刺眼的白字。

“你是想苟活当下?还是重生过去拼搏一场?”

“选项一:苟活当下。”

“选项二:重生过去。”

郝莽扫去脸上的水渍,怒吼道,“我选?我有得选?我全都选,能给我么!?”

手机屏幕一闪,浮现出两个字,“可以。”

郝莽一阵头晕目眩。

他再睁眼时,头顶满天星光,哪还有苍白路灯。

他低下头,原本一年一修的柏油路变成了土路。

他往身后看,面积颇大的厂区,只剩下了一栋小破房子,影影绰绰挂着“新诚电子厂”的牌子。

他再向远眺望,高耸林立的住宅消失了踪影,只有漫无边际的杂草。

“我这是在做梦,还是回到了过去?”

郝莽站起来环顾四周。

“这是1990年?”

“那个虽然落后、贫穷,但每一天都在变好的1990年?”

“那个亲戚口中,工友口中,厂长口中遍地黄金的1990年?”

郝莽刚想要迈步向远处探索,就有个人影窜了过来。

他还没来得及防备,就听到谄媚的低声道,“兄弟,兄弟,抽烟不。”

一个下身穿着喇叭裤,上身套着皮夹克,油头后梳,风格浮夸而又复古的人,立在了他的面前。

“不抽。”郝莽摆了摆手。

“我叫黄威,他们都管我叫大黄。不抽烟好,不抽烟健康。”黄威一边说着,一边点燃了一根烟。

他甩了甩手晃灭了火柴,夹着烟深吸一口,用肩膀碰了下郝莽,烟头的火光指着郝莽身旁的三个写着“新城电子”的大箱子自来熟的问道:

“兄弟,这三大箱里的东西,也是游戏机?”

“是。”郝莽点头。

“一箱多少台?”

“40台。”

“这么多!?”黄威很惊喜。

“多有什么用?”郝莽反问了一句。

他心里想到,“这种仿制任天堂红白机的游戏机,在国内也就我小时候那阵流行。”

“我刚进厂子的时候,国内就卖不动了。”

“一开始还能卖俄罗斯,后来还能卖印度,最后非洲都卖不下去了,就只能停产等死外加把老子开了。”

黄威见郝莽不说话了,咬了下牙,“兄弟,多好啊!越多越好!多多益善!一台100元怎么样?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他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用烟头的火光照亮,抽出一张纸钞,双指弹了一下道,“这可是今年新出厂带安全线的百元大钞!”

“你这里有三大箱,120台是吧!那就一万两千块!”

他干脆把钱包往郝莽怀里一塞,“兄弟你自己数钱,我去点游戏机。”

郝莽借着月光楞楞地与青色纸钞上的四名伟人面面相觑。

他把纸钞翻到背面,中间下方硕大印着硕大的“1990”字样。

“我真回到了过去?现在是1990年?”

郝莽仿佛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他蹲下从红色的桶里拽出一盏充电小台灯。

他把钱包里的钱全都拿了出来,在台灯下一张又一张地数着。

“一、二、三……”

“五十……六十……一百……”

“一百二……”

钱包里的钱正好一百二十张,一万两千块。

那边黄威嘴里叼着一把银色铁皮外壳的手电筒,三个大箱子全都拆开,一台又一台清点完。

他还不忘隔着几台就打开包装检查一下,看里面的配件少不少。

他满头大汗地装上箱,站在三个大箱子旁气喘吁吁。

他朝着郝莽伸出大拇指,咧嘴笑道,“都是好货!”

“兄弟您贵姓?我还不知道兄弟的大名呢?”

“姓……”郝莽刚要说自己姓氏名谁,又觉得不太礼貌,“免贵姓郝,单字一个莽。”

“郝莽兄弟,幸会幸会。”黄威双手递上一张卡片,“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大哥大号码,你再有货第一时间找我。”

他说要从腰间取下大哥大,用牙把天线扯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货收到了,快来接我。”

片刻之后,一辆浑身都响,喷着黑烟的卡车开过来,下来几个人,三两下就把箱子抬上了车。

转瞬间,车又开走了。

这块地方,除了蛐蛐的鸣叫,只剩下了郝莽。

郝莽深深吸了一口热腾腾的空气。

深深地不真实感,笼罩着他的脑海。

“我真的回到了过去?回到了1990年?手机上的信息是真的?”

“那我能回到现代么?”

郝莽心念一动。

瞬间,滂沱的大雨就浇在他的身上。

他抬头看,路灯的亮光就在头顶。

他往远眺,高楼里的万家灯火还在亮。

“我回来了!”

“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我真的能穿梭在1990年和现代之间!”

“我要发财了!”

郝莽在雨中尽情地大吼着。

远处的保安室内的保安,站起来瞧了一眼。

他只能影影绰绰地看到郝莽发狂的身影,听到的只是雨水的噪音。

郝莽吼够了。

他不想再淋雨了。

“回到1990。”

湿漉漉的郝莽,回到了九十年代。

他站在黄土路上,看着滴水的钱包和潮湿的钱。

他为自己定下在1990年的第一个任务。

“把这一万两千块钱花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