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75·想念(十六)

  • 抓到你啦
  • 宝宝宝宝
  • 2017字
  • 2022-07-08 19:07:28

为什么会这样呢?

刘宁回想着程野的状态。

他记得那是第一天回校,程野的状态像是笼罩着一层黑气。

整个人软弱无力,面堂发黑,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感。

就是,你如果仔细看,会觉得他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不经意一瞥,又会觉得他是不是鬼缠身了……

而更奇怪的是:昨天王高杰死了后,程野立刻变得神态清明,气质爽朗,容光焕发。

就仿佛他身上的某种东西转移到王高杰身上了。

这是诅咒?

程野从中做了什么?

王高杰是代替他死的吗?

一连串的疑问让刘宁不寒而栗。

他盯着程野的侧脸,觉得他如此陌生。

教室里的日光灯亮度不够,照得教室灰灰沉沉的。

窗外依旧是连绵的细雨,无休无止仿佛不知疲倦。

有些同学在打着哈欠,有些已经趴桌子上睡了,还有些在窃窃私语聊小天……

在嘈杂的声音中,刘宁的思绪拉得很远,那些细枝末节的细小线索忽然串联到了一起,让他察觉了许多原本不太在意的事情。

昨日,刘宁陪着王高杰的父母一起去了解剖室。

王高杰的的死状太过奇怪,打算尸检。

正常情况下,陈俊和王高杰的关系最好。

陪王高杰父母去解剖的应该是他。

可是昨日一下课,陈俊就直接跑出去了,连去医院看王高杰最后一眼的兴致都没有。

刘宁皱着眉回忆着……

当时的陈俊十分急促,像是有什么急不可迫的事情。

有什么事情是比自己兄弟死了更重要的?

陈俊在隐瞒着什么?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陈俊的态度会如此奇怪?

还有那天晚上。

周围的声音低沉杂乱,老师在尽心尽力地讲课。

刘宁深深地看着程野,似乎要从他的脸上看出来点什么。

那天夜里,陈俊给他打电话说王高杰喝多了。

他们匆匆忙忙赶来,废了好大劲才将王高杰运回宿舍。

黄益州向来神经大条,没发觉属实正常。

可是他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王高杰的身体摸起来是那么冷,仿佛刚从冰窟窿里捞出来一样。

王高杰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可是身体一直在颤抖。

当天深夜,大概凌晨两三点,刘宁曾爬起来过一次。

被尿憋醒,本来很烦躁,可是他听到了王高杰的低声求饶。

当时的他觉得有趣,以为这傻子做梦梦见了什么,还准备录下来第二天嘲笑他。

可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没了……

想到这,刘宁捏紧了拳头。

求饶声……

做梦……

是梦里发生了什么,能影响现实的事?

刘宁眸光深邃。

难道,真是什么东西缠上了他?

……

他侧过脸,眺望最右侧的程野。

程野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刘宁深深地盯着他。

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为什么身上会出现同样的青紫呢?

而且是,陈俊先出现,王高杰再出现……

……

与此同时。

程野,在网上一无所获。

陈俊同名的人有很多,但没有一个符合民国时期喜欢听曲的富家少爷。

难道线索就到此断了?

程野有些不甘心。

这分明已经是最快解决事情的方法了……

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推测可能出问题了。

应该有什么内容被他遗漏……

他又一次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试图从中找到什么他忘记了的线索……

……

陡然,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一直在找试图解决的办法,却有点本末倒置了……

如果他能从源头阻止噩梦传播,那死他一个人有又何妨?

程野将本子翻了一页,露出崭新的空白页。

他换了个思路,在本子上大力地写上:

噩梦传播的原因?

他盯着这几个字,认真思考起来。

噩梦如何传播,他已经清楚了,只要把噩梦的内容告诉下一个人即可。

但噩梦是怎么第一次传播到他身上的呢?

这个契机是什么?

如果他能斩断这个……

……是不是就说明,全世界只会牺牲他一个人呢?

程野开始朝着这个方向思考起来。

他发现,他不是只有一条路,他有两条路可走。

……

时间过得很快。

下课铃响了。

程野一张脸冷若冰霜。

或许是因为太多想法充斥着他的大脑,让他思维发散有了太多的猜忌。

以至于,真正的那条线还没有抓到。

刘宁站了起来,朝程野走去。

程野还呆呆地坐在椅子上,重新整理思路。

刘宁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程野回过神来,神智一凌。

他抬起头看着刘宁。

刘宁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程野知道平时他们四个人在一起玩,忽然有个人死了兄弟们肯定心里难受。

可是他现在完全没时间难受。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避免更多人的感染。

刘宁看着程野,没有说话。

程野微微皱眉,他知道刘宁平时就聪明,这会应该也看出了些什么。

但是有王高杰这个前车之鉴,程野什么也不打算和他说。

谁知,刘宁忽然说道:“你们遇到了同样的事。”

“什么?”程野装傻。

刘宁严肃地重复:“我说,你和王高杰,你们遇到了同样的事。”

程野皱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个事,你所是告诉我我也会死?”

突如其来的话让程野愣在原地。

转而他轻松地站起来,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刘宁笑着:“其实王高杰已经告诉我了。”

程野唇边淡淡的笑意瞬间溃散了。

瞳孔微微放大,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刘宁自嘲地笑笑,继续说道:“我昨晚也做那个梦了……”

程野的手指微微颤抖。

刘宁平静地看着程野,挽起自己的衣袖:“我是散打冠军,但是第一下反应不及。”

“你看,这是证据。”

程野盯着明晃晃青紫的胳膊,一时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

PS:不知道为什么,离职后有些感慨,心里空落落的……

审批还卡在该死的HR那,消息已读不回……

想哭……嘤嘤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