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63·想念(四)

  • 抓到你啦
  • 宝宝宝宝
  • 2121字
  • 2022-06-24 18:41:36

似乎眼前一黑,瞬间换了场景。

所有的一切像是一个方块一个方块一般一直重复卡着,不断重复着同样的形状。

就像是没有完全做好渲染效果的游戏场景。

这一瞬间,程野似乎清醒了。

他微微眯眼,感觉到了不对。

他似乎并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尝试着环顾四周,屋内的景色渐渐映入眼帘。

一个小屋,一个桌子,几把椅子。

旁边一张梨花木的床,纱幔镶着金边,迎风缓缓飘动。

墙上挂着琵琶,旁边有几幅山水画。

香炉里的香薰在缓缓上升,袅袅烟雾在房间内弥漫开,散发出令人迷醉的香味。

这时,他又无法控制自己身体了。

似乎思绪也在慢慢溃散。

他看见自己坐下,痴痴地看着苏如儿。

苏如儿先是将门轻掩上,然后缓缓渡步取下墙上的琵琶,说道:“陈少想听什么曲。”

“秦淮景。”

“秦淮景?”苏如儿笑了。

指尖轻巧地在弦上拨弄了几下,顿时发出了琵琶特有的音色。

试音结束,苏如儿开始了正式的弹唱。

她的嗓音宛若高山泉水,每一声都撞击在程野的心上。

她来回跳跃的手指似乎在他的心上拨弄。

琴声如那夜里悠然流淌的小溪,一点一点流转,碰撞到小石子顿时散开又再次汇聚。

她的嗓音配合着琴声,此起彼伏,像是夜间有人独看江景,说着秦淮的细景。

“......

秦淮缓缓流呀

盘古到如今

江南锦绣

金陵风雅情呀

瞻园里

堂阔宇深呀

白鹭洲,水涟涟,世外桃源呀......”

……

一曲完毕,苏如儿偏了偏头,露出小半张皎洁的侧脸,光影交错,扑簌簌的睫毛颤了颤:“陈少还听吗?”

“听,我听。”程野看见自己痴迷地望着苏如儿,迫切且热烈。

苏如儿站了起来,缓缓朝着程野走了过来。

她弯下腰,小脸凑近程野。

一时间程野觉得自己心脏停顿。

“那可不行哦,陈少给的钱只够听一曲。”

她轻启朱唇,吐气如兰,幽幽的香味飘了过来。

“我有,我还有。”程野看见自己开始试图将兜里的钱都拿出来。

手忙脚乱的,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挖出来。

苏如儿纤细的小手忽地摁住了程野的手。

软糯的触感顿时袭来。

她的手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柔软且细腻。

程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疑惑地看着她。

苏如儿浅浅一笑,轻声说道:“陈少可有自己志愿?”

“有......”程野不明白苏如儿为何这么说。

苏如儿含着笑,只是眸底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那陈少还是不要沉溺此风花雪月之地才是,若有抱负,应当全力以赴。”

“静不下心。”程野垂下头,盯着如儿那细白的小手:“我自那一日听过你唱曲之后,梦里皆是你的容颜,无一日可静心。”

“那一日?”

“三月十七,燕春楼。”

苏如儿垂眸,那一日是她首次出演。

遮面弹曲,只是为了吸引更多恩客前来。

老鸨不过是为了将她卖个好价钱。

谁会真正的去听她弹曲,不过是看看,作为燕春楼的名妓,究竟能值几个钱。

没想到,这陈少竟然专心听她弹曲了。

苏如儿瞥了程野一眼不再劝,移开了自己的手。

她似笑非笑走了回去重新拿起琵琶:“那我便再为陈少弹上一曲。”

她走回座椅边,拿起琵琶。

就这么一瞬间,她手中的琵琶变成了刀剑。

刀锋锐利,在灯光下晃着亮眼的反光。

刺得程野眼睛发酸。

苏如儿风驰电掣,剑猛地朝程野砍来,刷地一下,划过了程野的脖颈。

顿时一痛,鲜血喷洒出来。

苏如儿变成了一副厉鬼的模样,一不做二不休,开始猛烈地朝程野攻击。

程野毫无准备,想要躲闪却心有力而气不足,顿时身上多处挂彩。

恐惧顿时涌上心头,他似乎今天会死在这里……

.......

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在客厅响了起来。

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程野猛地被惊醒,他下意识地坐了起来。

手捂着脖子,隐隐作痛。

窗外还是深夜,一轮明月高挂半空,惨白的月光透过玻璃倾洒在他身上。

他大口大口地喘气。

一股说不上来为何的后怕感从脚到头贯穿他全身。

程野长吁了一口气,坐在床上缓了片刻。

这才发现,他的睡衣早已被浸湿。

现在汗水蒸发,那股彻骨的凉意才缓慢地席卷而来。

他连忙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光着脚下床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件衣服出来换上。

又坐了一会。

这时,客厅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程野侧了侧脸,凝重地望向门外。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切黑漆漆的,只能模糊看到了个轮廓。

刺耳的电话声没完没了。

在尖锐的声音连续作用下,程野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用力地揉了揉太阳穴,终于回想起来,昨晚他又做噩梦了。

只是又不记得做了个什么梦,只觉得浑身发凉。

此刻感觉头疼得厉害。

电话还在响着,程野浑身无力,不想走出卧室。

他不耐地将枕头捂着脸试图减少声音。

可是电话不停不休,一直在叮铃铃响着。

忽然,程野产生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像是有什么东西摸着他的脚踝,一点一点地向上爬。

冰冷的触感,似有似无。

程野皱着眉头在床上摸索着找到了手机。

眯着眼睛点亮了手机,仔细看了看时间,是凌晨04:36。

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只是不知道这个时间段,会是谁打电话进来。

刺耳的铃声不依不饶,依旧在耳边喧嚣。

程野叹了口气,准备还是出去接,谁知电话陡然挂断了。

程野僵持在门口,准备转动把手的手举在半空。

正犹豫着要不要重新回到床上,客厅的电话声再次急促地响了起来。

爸妈似乎依旧睡得安稳。

程野无奈,手放在门把手上按了下去,走出卧室。

客厅的窗帘没拉,一轮巨大的月亮映入眼帘。

程野循着光亮走到了客厅。

就在这时,他猛地止住了脚步。

一股毛骨悚然之意顺着他的后背直袭大脑。

心底发凉,头皮麻烦。

他挪不开步子。

客厅有电话吗?

他的胸脯来回起伏,余光扫视过整间客厅。

惨白的月光将屋内的一切蒙上一层朦胧的光泽。

所有的一切都安安静静地待在原地。

没有电话。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