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多了一个人(十七)

  • 抓到你啦
  • 宝宝宝宝
  • 2091字
  • 2022-05-28 18:19:40

夜色弥漫,月明星稀。

程野重重地喘息着。

陈老汉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

程野形如丧尸,缓慢地走到院子中央,惨白的月光倾洒在他身上。

他的肩驮着,微微眯眼,盯着面前的残破的房子。

过往的许多线索,蓦然细枝末节地主动拼接,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他包裹其中。

他忽然就懂了。

这一方棺材屋。

是为了能让他安息。

浓雾是来接他走的,父亲手中的那盏灯是引魂灯,领他回家的。

他才是那个真正多出来的人。

......

该结束了......

程野再次将目光放到这个瘦小的男人身上。

他或许只有四十来岁的年龄,可是生活的重压让他喘不过气来,他那弯曲无法直立的背,粗糙的大手,沧桑的脸庞。

都证明他在非常努力的活着。

他有一个乖巧的儿子。

在某一天,忽然死了。

他本就一无所有,现在更是两手空空。

程野不忍再看他,他转过身,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陈老汉慌了,他在他身后急促地说道:“儿啊,儿啊,你要去哪里。”

程野没有回头。

也不敢回头。

“儿啊,你不要走!爸爸会努力赚钱的!你不要走......”

“......你不要走好不好.....”

撕心裂肺地呐喊声在身后传来,似乎有奔跑追逐的声音。

程野充耳不闻,他快速地朝杨村花家里跑去。

这个游戏,该结束了......

......

夜路很黑。

程野跑得很快。

风从他耳边呼啸而过,宛如刀子一般,割得他双耳剧烈得疼痛。

脑子里的念头一个又一个接二连三地蹦出来。

他总是想睡觉,是因为身体时间快到了。

张大嘴是他杀的,因为身体里的恶魔不愿意众人知道真相。

起雾是因为那是生与死的交界,他不该在这个世上。

而他从来没有感觉到饥饿,一次都没吃过饭,是因为,他早就死了......

......

程野越想越乱,他越跑越快。

终于,杨村花家到了。

他一手扶着墙,一手用力敲门。

杨村花急忙跑了过来。

程野扬起头冲着杨村花露出了个微笑。

“我找到答案了。”

......

两人同时打开系统面板输入答案。

【叮咚,恭喜新人玩家「程野」通关游戏副本:多了一个人。】

【获得碎片:父亲的回忆(仅在副本内使用)】

【是否结算退出游戏?】

【是】【否】

程野的耳边叮叮当当响起起来。

他看了看杨村花的表情,她也通关成功了。

杨村花:“结算吗?”

或许是联想到程野是个新人,她又贴心地说:“剧情类副本可以存在七天,第七天通关的人会被强制踢出游戏。”

“我等一会。”程野沉默了一下,轻声道。

杨村花看着程野,递上了自己的碎片:“我想你应该想要这个。”

程野接过了「村花的秘密」。

他低头凝视了手中的两个碎片,倏忽捏碎了它们。

......

故事要从哪一天开始说起呢。

这不过是一个如此稀疏平常的故事。

(以下所有人皆为副本原住民)

有一个少年,他礼貌乖巧,懂事友善。

他是村子里的好学生。

这个村子只有一位老师,她是大学生嫁到村子里的,可惜很早的时候,丈夫就过世了。

她一个人拉扯着孩子,艰难地在这个村子里生活。

后来,她为了帮助村里其他的学生,开了个班,免费教孩子们读书。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直到少年要高考了。

为了获取更多的知识,陈儿子开始每天都往杨村花家里跑。

走得勤了,风言风语就来了。

以张大嘴为首的一群女人,开始了每日饭后的嚼舌根。

就连老实巴交的陈老汉,也没躲过她们的毒舌。

“你看看你儿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去勾搭人家寡妇。”

“哎哟,哪是人家勾搭寡妇啊,是那个寡妇太搔了,这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啧啧啧,我昨天看见陈儿子进了杨村花的卧室,一直到半夜才出来......”

......

话语极其难听,陈老汉本就是嘴笨之人,更是不会反驳什么。

他只能跟别人低头哈腰的,试图熬一熬,熬过去,等到高考结束,就好了。

可,就在他父亲一天又一天期盼着他的高考的日子里。他,死了。

死的那么突然,那么令人猝不及防。

风言风语每日都有。

陈儿子并不在乎这些。

可是他在乎自己父亲,在乎疼爱他的老师。

他不愿意再让爱自己的人承受这一份委屈。

他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却多次试图跟张大嘴理论。

可张大嘴每天都在不同的人家八卦,他扑空了许多次,衣服就是那时候丢在张大嘴家的。

终于,在一个夜晚,他堵住了刚刚八卦完的张大嘴和刘苗苗。

......张大嘴误杀了他。

她跑了。

对面巷子摔了一跤的老光棍,处理了尸体。

父亲疯了。

他的孩子是那么乖,那么听话,那么懂事。

是哪怕饥饿得不行都会忍着饿意将最后的馒头留给父亲吃的小天使。

可是他,就这么死了。

月光惨白,一个瘦小的男人抱着他那年仅十七的儿子尸体哭得鼻涕眼泪混在一起,一张脸皱成报纸。

痛哭流涕,嚎啕大哭。

可没有人在乎他。

大家都觉得村里少了一个不良少年,是好事。

甚至有人嘲讽这个瘦弱的父亲,认为他儿子这是活该,小小年纪就学会勾搭寡妇。

这就是他的命数,是没办法的事。

转折,出现在这里。

村子里有一条产业链。

程野推测的关于吕流氓2号的故事,没有问题。

吕流氓虽然人贱了一些,但他的线索是真真切切的线索。

不过需要改动一些,吕流氓2号占据的是陈儿子的身体。

而之所以会被占据,是因为陈老汉主动的。

这个瘦小的男人,从儿子死后,就开始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他经历了悲痛,绝望,愤怒,终于来到了不甘。

他花了一点时间,用尽自己所有的积蓄,求来了秘方。

秘方是吕流氓故意泄露给陈老汉知道的。

吕流氓想让自己弟弟复活。

而陈老汉想让自己儿子复活。

吕流氓,欺骗了陈老汉。

村子从那天开始死人。

吕流氓2号一开始是想报复那些参与了产业链的人。

直到后面,不受控制。

他想杀光村里的每一个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