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9·多了一个人(十四)

  • 抓到你啦
  • 宝宝宝宝
  • 2023字
  • 2022-05-26 21:37:42

张大嘴浑身颤抖,她亲眼目睹了一个玩家的死亡。

她忽然意识到,这个副本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温和。

她手心出汗,紧紧地抓住口袋里的内衬,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哆嗦。

半晌,她轻声说道:“我想共享一下我的所有线索。”

吕流氓饶有兴致地望向张大嘴:“慷慨无私啊,支线任务不做了?”

张大嘴此刻没有心情和吕流氓皮,她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她总觉得自己活不过今天了,这种预感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

她,必须得说了。

“我,我昨天晚上,和我的好朋友刘苗苗聊天,得知了一个信息。”

“大家应该都清楚,我们是空白记忆来到这个副本,所以我们都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

“这个副本的难度太高了,它不像个三级本。”张大嘴说着说着要哭了,这么多天的压力已经快要压倒她。

张大嘴缓和了下情绪,接着说道:“刘苗苗自从见到老光棍后,就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的。”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让她开口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刘苗苗说我们曾经杀了一个人。”说到这她顿了顿,抬头望向程野,眸中有说不上来的绝望。

她自己也感受到了自己的语无伦次。

可是她控制不住,她已经没办法按照正常的逻辑叙述事情。

“这是你的秘密。”程野平静地说。

这一份安定给了张大嘴力量。

她点了点头:“这应该是我秘密……我的支线任务不是这个,自始至终也没有任何一个线索提过我杀过人。”

“我也是经过刚刚老光棍所说,才联想到,这可能就是他要守住的秘密。”

在场的人只剩下四个。

老光棍已经化成了血花,连尸骨都没有留下,他自然没有机会再告诉大家,他说的秘密到底是不是这个。

“秘密是什么去老光棍家里搜查一下就可以证实。”程野淡淡地说:“你想说的肯定不是这个。”

不知道为什么,在如此应该慌乱的状态下,程野开始逐渐变得平静起来。

甚至隐隐有了一种熟悉感,似乎他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他宛如一个将军坐在城池之上,下方是断壁残垣,千万碎尸,血流成河。

可他还有心情看着余晖,欣赏落日的美色。

张大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将即将掉落的眼泪憋了回去,面朝程野。

脑海里回忆起刘苗苗跟她说的那个故事。

“你昨天的判断是错的。”

程野不置可否:“老光棍用他的命已经证实了。”

“我指的不是答案。”张大嘴看着程野热切地,郑重地说:“我昨天晚上发现……”

陡然,张大嘴死了。

众人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她没有任何预兆和提示,就这么死在众人面前。

张大嘴的头“啪嗒”一下掉到地上,如同一个皮球一般向远处滚去。

她的脖子裂了一个巨大黝黑的口子,上面的气管之类的管子在一股一股冒着鲜血。

偶尔还会和空气产生细小的气泡。

黏糊糊的,稠哒哒的……

鲜血一开始像瀑布一般往外涌,后面似乎没了力气,开始干涸。

“哒哒……哒……”

张大嘴的头停了下来。

她脸上挂着奇异的表情。

双眼瞪得大大的,似乎在盯着程野。

她的嘴还张着,像是还在说话。

可是她已经不能说话了。

她死了。

程野动作快于思维,在他还没有想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的手已经迅速地打开了系统面板。

14:36。

他盯着数字,双手捏紧,骨节分明的手微微泛白。

时间跳跃了。

“xxxxx。”程野说了一段优美动听的中国话。

一天死了两个队友。

第二个队友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在她即将说出最关键的信息的时候,死了。

杨村花走上前,和程野对视。

吕流氓姑且不当人看,如今的队友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程野眺望远方,似乎又有雾气了。

似乎每天快三点的时候都会起一场雾。

“走吧,我们先去老光棍家。”

思绪很乱,只能慢慢理。

他父亲不是多出来的那个人,意味着他之前所有的判断都是错的。

而刚刚,张大嘴又想说什么,又被阻止了。

时间跳跃,能那么干净利落的杀人,必然是练过武,有一定力量的人。

杨村花不可能,自己也不可能,那就只有吕流氓了。

当然,吕流氓也有可能是无辜的。

比如,这个村子里隐藏着一个真正的凶手,他不想让任何人得知真相。

可是,那样这个副本就太难了。

如果三级副本有这么困难,那更高级的怎么办?

所以,只能是吕流氓。

程野不再多言,干净利落地转头,朝老光棍的家里走去。

吕流氓看着程野头也不回就走,忽然大声喊到:“喂,你不会以为人是我杀的吧?”

声音里还带着戏谑的笑意。

程野捏紧拳头,没有回头。

杨村花走在程野身旁,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吕流氓会这么说。

程野或许是看出了杨村花的不解。

等两人都走远了,程野才轻声将所有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杨村花震惊地反问:“时间跳跃?”

程野平静地点点头。

“那……”杨村花瞬间联想到时间不够的问题。

程野沉声道:“所以,我们时间不多了。”

“在今天之内,我们必须把老光棍和张大嘴的线索拿到手,明天一起出游戏。”

明天应该是最后的机会了。

杨村花点点头,望向不远处的老光棍家。

或许是因为联想到刚刚的场景太过血腥,而在如此凶残暴虐的现场,那个死变态还能笑出声来。

杨村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满脑子都是化作了血花的老光棍和双眼直勾勾盯过来的张大嘴。

吕流氓的变态她曾经经历过,但从未想过他有那么变态。

竟然因为不想让大家知道真相,直接将人杀了。

“我问你个问题。”程野陡然停下了脚步。

杨村花扬起她那张颇有韵味的脸,迷茫地回了声:“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