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多了一个人(十一)

  • 抓到你啦
  • 宝宝宝宝
  • 2025字
  • 2022-05-26 10:46:05

一个青春年少正当时的少年。

就这么死了。

只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某个人需要他的肾,他就被这条黑暗的产业链吞噬。

被精美细致得制成了他人的药。

他不甘心,他愤怒,他强烈地想要报复。

巨大的怨念让他终日游荡在这小小的村庄。

阴差阳错,误打误撞。

他寄身到最不可能参与产业链的陈老汉的身上,开始时不时地争夺身体去杀了村里人复仇。

自此,村里人开始觉得村里多了一个人。

或许是干农活的时候,吕流氓2号霸占了身体做了一些陈老汉不会做的举动。

又或许是本不健谈的陈老汉忽然变得外向起来。

都有可能。

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好像多了一个人的感觉。

而吕流氓2号。

或许,一开始真的只是想报复……

直到——

“爸爸在努力挣钱了……”

程野耳边响起陈老汉的声音。

家里,一定出现了什么变故,急需用钱的变故。

他们两人的目标开始变得一致,开始参与进这一条罪恶的产业链。

……

程野的目光眺望远方。

村里稀稀落落的屋子静静地坐落在那。

这个村子很小,很小。

大多数留守儿童只能和自己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甚至有些只能自己生活。

他们可能日夜都想离开这里,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好的大学,去城镇找自己的爸爸妈妈,将自己的爷爷奶奶也接出去。

可是,这条产业链的产生,让这个村庄沦为了罪恶的原产地。

这个弱小单薄的村子不会说话,它暗自亲眼目睹了一切。

这血腥的罪恶,残忍的事情。

却无能为力。

程野半垂眼眸,轻声说道:“那张检查单,证明了吕流氓2号在失踪前刚做过体检。”

“而家里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证明了他还在努力读书。”

“那练习册为什么不会是我的呢?”吕流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忽然嬉皮笑脸地插话。

“你好好做流氓,别玷污学业。”程野继续说道:“他快高考了。”

众人都明白程野说的是什么意思。

一个对未来充满期翼的少年,在高考前夕,被杀了。

他本来可以离开这个落后的村庄,坐在洁白明亮的大学校堂读书。

他本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吕流氓2号的体检报告很健康。”

“所以他失踪了。”虽然程野没说出来,但是张大嘴已经懂了。

而且她手里掌握着一条更重要的线。

她们杀了一个人。

老光棍也懂了:“村里的人之所以这么少,是因为被吕流氓报复性杀了,杨村花的女儿也是他杀的!”

程野点点头,故事能串联起来,虽然还少一些线索,但应该就是这样了。

“所以多出来的那个人,是……”程野话还没说完。

老光棍满脸通红兴奋地说:“是吕流氓2号对不对?”

程野摇了摇头。

是他父亲。

多了一个人,用的是人字。

吕流氓2号已经死了,现在半死不活的是陈老汉。

“是他顶替的那个人。”

吕流氓极为满足得啪啪鼓掌:“哇,陈儿子,你好厉害。”

程野:……

“是谁?你快告诉我,是谁?”老光棍连连逼问。

程野瞥了他一眼,他着急通关。

可是,过了今晚,自己的支线任务才能完成,

他还得替他父亲隐瞒。

“唔……”程野笑了笑,面对一个试图让全队覆灭的队友,他没有什么好感。

他慵懒又缓慢地说:“......你猜猜看。”

……

众人散去。

程野平静地回家。

又起雾了。

这次雾比上次还大,白茫茫的像行走在云里。

湿冷的寒意包裹着程野,争先恐后地往他身体里钻。

他什么都看不清了。

他依旧按照自己的记忆朝家里走去。

可是,那盏暖橙色的灯,却迟迟没有亮起。

程野疑惑地眺望远处,只看到一团浓雾。

他父亲呢?

现在在干嘛?

又,在杀人吗?

……

深夜。

程野在堂屋正中央坐到了深夜,他的父亲都没有回来。

这个雾,有问题。

他今天花了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回到了家里。

中间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

要不是他一直打开系统面板确定时间有在流逝,他甚至都以为时间暂停了,而他一直在原地踏步。

或许,如果大家不在七天内找到多出来的那个人,就会被这浓雾吞噬吧。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门外传来了急促地脚步声。

沉重的喘息声愈来愈大。

一个瘦弱地身影出现在程野面前。

他一直在等他。

他想再确定一下,答案的唯一性。

即便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的父亲。

但,他还是不放心。

陈老汉和昨天一样,浑身湿透。

他的手里拿着一袋肉。

陈老汉看到程野的那一刻,双眼放光。

就好像原本一颗黯淡无光的珠子在夜里忽地绽放出耀眼的光泽。

程野皱了皱眉。

这是为什么?

陈老汉三步作两步,走到程野面前,高高举起手中的肉:“爸爸又买了肉,爸爸做给你吃好不好?”

淡淡的腥味在两人之间来回游走。

程野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倒在血泊之中的女孩。

这个肉,是人肉么......

程野复杂地抬起头,看着陈老汉。

现在的陈老汉,是陈老汉,还是吕流氓2号呢?

“这么晚了,你去哪了?”程野冷声问道。

陈老汉眼神闪躲,忽然变得慌张起来。

一双粗糙的大手在身前来回摩擦。

他磕磕绊绊,结结巴巴,说了好几个我字,依旧没把话说全。

程野猛地站起,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大半的月光。

陈老汉抬起头看着程野,慌乱不已。

“我再问你一次,你去哪了。”

“爸爸,爸爸给你买肉去了......”陈老汉快要哭了,但还是倔强地举起手中的肉。

试图证明自己真的没有撒谎。

程野认真地观察着陈老汉,发现他的身上没有血迹。

程野愣了愣,又认真上上下下仔细查看了一次。

确实没有。

他从中午开始就一直守在堂屋,一直盯着门口,陈老汉是没有时间回来换衣服的。

本该穿在他身上的血衣呢?

难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