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多了一个人(六)

  • 抓到你啦
  • 宝宝宝宝
  • 2166字
  • 2022-05-29 20:21:24

程野转头望向老光棍。

难道老光棍之前推测的答案可能是对的?

没有人愿意聊,说明能找到线索的只有自己。

那,整个逻辑就完整了。

假设这个死去的人,是吕流氓和老光棍的朋友,曾经调戏过杨村花,然后被张大嘴知道了,在八卦的威力下,不堪重负自杀了。

所以大家闭口不谈,觉得良心过不去。

而自己,是这个闭环的最后一环,可能那个人不是自杀的,是——

陈老汉杀的。

“爸爸,爸爸在努力赚钱了......”

耳边忽然响起昨夜父亲的声音。

程野皱起眉头,隐隐将一些东西串联起来。

线索太少了,还得再看看。

这些都只是猜测,故事可能有很多版本,但如果按照这样去推论。

在所有人中,只有自己和陈老汉日夜接触。

陈老汉这个人,看着内敛,怯懦,不像是有朋友的样子。

自己是唯一能跟他对话的人。

所以,得从陈老汉身上找突破口吗?

程野眺望远方。

杨村花还是没有来。

“你昨天几点和杨村花分开的?”程野打断了陈老汉和张大嘴的沟通。

张大嘴思考了一下:“没看系统时间,但是应该是午夜12点后了......”

“怎么聊到这么晚?”

按理说既然众人闭口不谈,话题就无法展开和继续。

“害,你是不知道,有个叫刘苗苗,一定要拉着我们去她家看看。”

“说什么她的内裤已经连续三天被偷了,今晚那个偷裤贼也一定会来。”

“来了吗?”程野轻声问道。

张大嘴摇了摇头:“我和杨村花陪她等到了午夜,啥也没有,后来她说什么可能因为人多,那个人不敢来了。”

程野扬声:“平时那个人都是当着她面偷的?”

“对,据她所说,都是她人在家,上一秒还能看到内裤,下一秒内裤就被拿走了。”

「npc会骗人。」

程野缓缓地笑了。

正想着,杨村花失魂落魄地来了。

在看到杨村花的那一刻,程野确定了。

她的女儿死了,就在昨晚。

她几乎是脸色苍白地来到众人面前,声音很憔悴:“我在院子里看到了我女儿的尸体。”

所有人张大了嘴巴,程野也不例外。

过了一会,他震惊地问道:“怎么死的?”

杨村花摇摇头:“一刀插进心脏,不知道致命伤是不是这个。”

“我们去看看吧。”程野提议道。

大家没有异议。

杨村花的家就在小广场旁边。

程野知道她家在哪,但目光始终没有往那瞄过一眼。

而是紧紧跟在杨村花身后,假装是第一次去。

很快,就到杨村花家了。

她的院子被挖开了一个大坑,死去的小女孩就摆在旁边。

身子发白,已经有了淡淡的尸斑。

尸体散发出跟臭鸡蛋一样的腐败气味。

众人轮流上前观察了尸体。

“我今天之所以来晚了,就是发现我女儿不见了。”杨村花平复了心情,开始分条析理地说起来:“我走出院子,看见这边有挖过土的痕迹。”

“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就蹲下来将土挖开了一些......”

程野的目光看向杨村花的手,指甲里有残留的泥土。

她是直接用手挖的,没有撒谎。

“谁知我刚挖了一下,一只手就冒了出来。”杨村花继续说道:“我虽然害怕,但也联想到了一些事,我就花了点时间把她整个挖出来了.......”

“你昨晚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女儿不见。”

程野直直地盯着杨村花,轻声问道。

杨村花的眼神躲闪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是我的支线任务......”

剩下的话不必多言,众人皆懂。

支线任务,不方便交代。

她昨晚不一定回家了。

程野点点头,不再多问。

他蹲了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女孩。

正如杨村花所说,女孩的胸口插着一把刀。

但这并不是致命伤。

程野回想了一下,昨天他看见女孩的时候,满地的鲜血,身上也被血液浸泡。

如果胸口的刀没有拔出来,是不会造成那么多血迹的。

他想着,将女孩的衣服撕开,准备检查下其他的伤口。

“哎哟哟哟哟,你个死变态,人家死了你都不放过她~”

这个声音......

程野回过头,是吕流氓。

“你不是说今天不来了吗?”张大嘴对他没好印象,直接怼道。

吕流氓不以为然:“哎呀我好伤心啊,我在那边等了你们半天,都没有人过来,我只能自己到处找.......你们作为队友怎么能丢下人家呢~”

张大嘴反驳道:“你自己说不来的,临时变卦还好意思反咬一口。”

“你这很怨念啊,看来是舍不得和我分离。”吕流氓奸诈一笑,含着淡淡的调戏之意。

张大嘴说不过吕流氓,干脆就不理他了。

所有人中,老光棍是最着急通关的。

他焦躁难耐,在院中来回踱步。

见吕流氓风轻云淡的还有空调戏女玩家,气不打一处来:“你就别添乱了,已经死人了。”

吕流氓瞟了一眼女孩的尸体,点点头,极为轻巧地说道:“诶,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个事。”

没有人理他。

吕流氓也不在意,继续漫不经心地说道:“没有我的话,你们可通不了关哦。”

程野手中的动作一停。

灵光一闪。

对啊,除了自己和村花,吕流氓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他是不是自己一个人住。

他这个人物的人设,是见到女人就要上前调戏。

不管是不是年过八十的奶奶。

这个设定,估计是为了限制住他的出行。

而现在,他说没有他没法通关。

所以,他一定是通过他身边的人知道了一定信息。

手上有了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线索。

程野垂下眸子藏住了那若有若无的深意。

“谁知道你是不是闲的无聊来逗我们玩。”张大嘴觉得他就是随口一说,不屑地讥讽。

毕竟这个人短暂的相处下就已经体现出他极度的不靠谱。

“是啊,你说的很有道理。”

吕流氓不紧不慢,像是吃饱饭足后与大家闲聊。

“我在我家发现了一样东西……”

吕流氓顿了顿:“你们要跟我来看看吗?”

他似笑非笑,似乎毫不在意。

实则请君入瓮。

程野此刻已经检查完了,女孩身上有多处伤痕,砍了不止一刀,刀刀又深又狠。

衣服是砍完后再给她穿上的。

能砍这么多刀,说明凶手跟她有仇。

但,陈老汉能跟一个八岁的女孩有什么仇?

他眯着眼睛看了看躺在那的女孩尸体,站了起来:

“去,大家一起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