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多了一个人(五)

  • 抓到你啦
  • 宝宝宝宝
  • 2022字
  • 2022-05-29 20:22:05

月亮离他很远,他的思绪也飘得很远。

漆黑如墨的眼睛倒映出淡淡的清辉。

每个人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游戏会加快个人玩家的时间流速,甚至跳跃。

就像游戏中的人物,在完成一个任务后可以直接跳到下一个时间段。

也就是说,他们每个人都可能存在着不同的时空。

程野的眸中慢慢浮上一团迷雾,他仰着头,一动不动。

【叮,恭喜玩家「程野」开启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替父亲隐瞒一切,隐瞒时间2天。】

冰冷的系统声响起,程野的恍惚立褪,眼内霎时一片清明。

这就是支线任务么......

那也就是说,明天他们五个人相聚,每个人说的消息都不一定是完整的。

他开启了支线任务,意味着其他人也会开启支线任务。

大家为了各自的私心,可能撒谎,可能隐瞒。

程野耳边响起了微生安的声音。

「想要更多积分,需要剧情完整。」

但目前来看,想要剧情完整,就得放弃支线任务。

那,到底是完整剧情的积分多,还是支线任务的积分多呢?

......

程野轻笑一声,朝家走去。

凄清的月亮高挂半空。

在浅薄的清辉下,有个黑影立在门口。

再走近些,是陈老汉。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家了。

又或许是自己的时间又跳跃了。

他的手中拿着厚实的棉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担忧。

在看见程野的那一瞬间,就立马三步作两步,小跑到面前:“儿啊,这么冷的天,你要多穿点。”

程野没有动。

他就站在那,深深地看着陈老汉。

像是要将他看穿。

陈老汉见程野面无表情,胆怯地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但紧接着又走上前,将棉袄替程野穿上。

嘴巴动了动,没说话,只是将棉袄盖好后,又仔细的打理了一下。

没有一分做作,他不是演出来的。

他是真的关心这个儿子,同时,又害怕这个儿子。

程野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瘦小的男人和刚刚那个冷漠无情的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灵光一闪。

程野忽然变脸,质问道:“爸爸,你刚刚出去了?”

声音冷清,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没有系统提示音。

果然,陈儿子是可以主动和陈老汉说话。

他平日应该没少对陈老汉呼来喝去。

只要态度冷漠理直气壮符合人设就行。

陈老汉先愣了一下,然后确定了程野是在跟他说话,顿时脸上浮现出笑意。

可笑容刚刚扬起,他又止住了,他小声地说:“爸爸,爸爸在努力赚钱了......”

程野皱眉,这是什么?

“.......你多给爸爸一点时间,爸爸会很努力挣钱的......”声音还在继续。

陈老汉紧张地不停来回摩挲自己的手,大颗大颗的汗从他的额头掉落。

你杀人了么?

程野看着陈老汉数十秒,想问眼前的男人,但他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

支线任务:替父亲隐瞒一切。

这个隐瞒,包不包括父亲本人呢?

哈。

程野忽然笑了起来,一双狭长的眼睛半眯着。

他的背后已然湿透。

是陷阱呢。

程野什么都不再说,大步径直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明天见了其他人,就能知道更多了。

一夜过去。

程野休息得很好,看了看系统时间,差不多该赶往小广场了。

不出意外。

他的父亲站在门口,挂着胆怯的笑,搓着手,紧张兮兮地说:“儿啊,你要出去啊。”

他和昨天杀人的他,判若两人。

“嗯。”程野又试探了一下。

过了一会,依旧没有系统提示音。

果然,偶尔给父亲一定回应,也不会被判定偏离人设。

陈儿子再怎么阴晴不定,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对陈老汉不耐烦。

陈老汉见程野理他了,高兴得不行。

就好像这是第一次陈儿子回应陈老汉一般。

整个人的状态都改变了,甚至那弯曲的腰似乎都挺拔了一些。

“我去给你做午餐,你等着我啊。”

陈老汉满怀喜悦,大喜过望快速朝厨房走去。

程野看着陈老汉的背影,叹了口气。

他若是留在这里等,就会被系统警告了。

陈儿子是不可能对陈老汉有这么长久的耐心的。

程野朝门外走去。

小广场上,老光棍已经在等着了。

今天也没有日光,略微有些冷。

老光棍看到程野的那一刻,特别激动,扯着嗓子就喊:“陈儿子,中午好啊!”

“.......”程野走到跟前:“中午好。”

“我有个发现。”老光棍迫不及待地就开始说:“昨天晚上我思来想去,这喝酒肯定是最快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我就把隔壁的老光棍喊到家里来,想着边喝边聊,自然能打探到一些消息。”

“我是这样想的,既然我们已经确定了这个人是鬼,我就先问问近几年谁死了,这样再从中找人,就更快一些。”

“可是,奇怪的事就在这。”老光棍拉耸着脑袋,有些垂头丧气:“那个老光棍死活不愿意聊这个。”

“我试了好几次,一开始以为是因为死这个话题太敏感,后来发现,只要话题有一点点沾边,他就不说话了......”

程野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眺望远方,张大嘴来了。

她的身边没有跟着杨村花。

昨晚他猜测,那个死掉的孩子可能是杨村花的女儿。

具体是不是,得等杨村花来了才知道。

可现在,来的只有张大嘴一个人。

张大嘴走近了,一脸严肃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然后果断地开门见山:“有个事很奇怪,就是昨晚我和杨村花只要试图开口问村里有谁过世了,大家就会闭口不谈。”

“我也是。”老光棍双眼冒光,连忙说道。

“本来我们想着只要知道近几年有谁过世了,再从其中的名单中挑选,就能最快地锁定是谁,可是没人愿意聊这个。”

老光棍一见如故,和张大嘴两个人聊了起来。

程野挑眉,都不愿意聊死人么?

忌讳,还是别的原因。

联想到昨天老光棍提出的通关办法。

如果是这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