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醒梦

时间对于魔神,似乎总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无论时间过去了多少年,哪怕是上千年,上万年,他们的容貌,形体,甚至是声音都不会随时间而发生改变。他们之间的不同,在普通人看来似乎就永远只有“强“与”弱“的差别。

那时的璃月似乎也是如此,从归终和钟离签订盟约之后,在这片当时还并不辽阔但十分肥沃,甚至富饶到整个提瓦特都难以望其项背的土地上,一代又一代的璃月人不断的繁衍生息着。在那个梦一样的时代,这片土地好像一方在宁静夏日的夜晚倒映着空中那一轮皎洁明月的池塘,宁静而安详的经历着一个一个又一个生命的轮回。

但时间终究不是永恒的,普通人会生老病死,魔神的力量也会受到“磨损”。事实上,从他们在那片盛开着琉璃百合花相遇的那一天起,这片土地的山川地貌就在不停的改变着,甚至是他们子民的口音都变了几次。但这些改变过于缓慢,有些花费了几百年的时间,有些则是上千年。之所以让人感到“永恒”,无非是人类在他们那短暂的生命中难以察觉,魔神在他们那漫长的岁月里不想发现罢了。

“现在的琉璃百合,似乎只剩下了蓝色的呢…”

归终摘下一朵琉璃百合,放在鼻子前轻嗅着,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伤感。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呀。按他们的历法来算,距离我们第一次的相见,到现在也有上千年了吧。这片我们守护的土地看似处在永恒的宁静之中,实则也是一直在变化着的呢。”

钟离笑着回答,目光却穿过眼前一望无际的由琉璃百合组成的花海,一直到远方那轮明亮到足以惊动远方树上的鸟儿的圆月那里。

“钟离,你说我们自己也会随着时间发生改变吗?我们看似不变,是因为我们的生命太过漫长,这些改变我们无法觉察的到,还是说我们本身就是一直处在一种永恒之中呢?”归终忽然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钟离,向着苍茫的夜色发出幽幽的诘问。

“也许我们也会改变吧,毕竟这一切也都在改变呢…”山下,春种刚刚结束的人们正成群结队的从田间地头向各自的家中走去。钟离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今年的人群中明显的多了些陌生的面容,又少了些熟悉的身影。

“那这么说,我也比之前更老了么?“

“这所谓的“老”,也是从他们那里听到的概念吧。如果非要这样说的话,或许应该是吧,可能我也一样…”钟离笑了笑。

听到钟离的回答,归终倒是没有生气。在初春还有些微凉的晚风中,她闭上双眼,任凭清凉的微风吹拂着自己的发丝。她突然睁开眼,从坐着的草地上站起,面对着那一轮千年来似乎永远都没有变过的月亮。

“夜深了,天气有些凉,我们回去吧”

归终突然将目光转向一直坐在她旁边的钟离,向他伸出了手。

“这是干什么,岩之魔神可没有因为天凉而得了风寒的道理”

“一起回去吧,一天过完,人要休息,花儿也会在夜风中更香一些的吧”

“这是什么道理,又是从那些人口中听说的吗?”

“是啊,这样的时候做这样的事,不是很有诗意的事情吗?”

钟离看着归终,笑了笑,然后拉起她的手,一起朝着远方的原野走去。

在他看来,归终一直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永远的沉浸在人类那些虚无缥缈的情感之中,不停的做着一个又一个模糊且甜蜜的梦。这些梦是什么呢?他看不透。

但他愿意陪着她让这些梦永远的做下去。就算变化是存在的,谁又会在乎呢?

无非是另一次细小的磨损罢了…

钟离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璃月的街市也逐渐热闹起来。远处的碧空上,那一轮夕阳正如他故事中的那轮明月一般发出明亮但并不刺眼的光芒。

“可惜,那时的我还是太年轻了…”

钟离笑了笑,故事的第三部分也在这种氛围中缓缓开启了序幕。

自那以后,时间如往常一般依旧在不停的奔走着。

归终依旧是那个爱笑的少女…

只不过钟离总感觉,从那以后,她的笑容中好像掺进了更多的别样的东西。

或许是智识不如归终,又或许是石头生来便缺少这几分人类的情感。每次归终看到那些一对对青年男女结伴而行,终成一家,直到最后白头偕老的时候,她的脸上就随着场景的变化或是浮现出几丝笑意,或是流露出些许伤感。而每到这个时候,钟离也会随着附和着她或笑或哭,只是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也并不明白。

他也曾问过归终,想要从她的口中得到这问题的答案,但她却总是笑而不语,眼前的一切总感觉像是雾里看花,虽然总能莫名的在心中升腾起几丝感动,却总也用言语表达心中的所思所想。

钟离不明白,为什么看到庭院内飘香的桂花,原野上繁茂的琉璃百合,自己就总能想到在眼前上演的一幕幕。咿呀学语的孩童,大些的青年,血气方刚的壮年,豁达的老人,他们的人生如戏剧般在眼前上演,为什么自己也感觉好像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呢?

直到那一次他又问,归终红着脸笑了好久,欲言又止了很长时间。

“你还记得那把我送你的尘世之锁吗?答案就藏在那里。”

“记得,当然记得,那可是我们盟约的信物”

“你想过那是什么东西吗?”

“嗯?是武器吗?类似于你在玉衡山上放置的那些巨弩”

“不对”

“是某种机关吗?你做的机关常常十分精巧呢…”

“也不对”

“那是什么?”钟离抓耳挠腮,绞尽脑汁的思考着答案。

归终的嘴唇动了动,脸上憋着笑,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她像是风中的那朵琉璃百合,在微冷的夜风中慢慢的摇曳着。

像极了钟离眼中归终心中那个模糊却甜蜜的梦…

本来钟离以为,他会陪着她把这个梦永远的做下去。

哪怕自己永远也不明白这个梦真正的含义...

但从那天之后,仿佛从天堂中突然跌落,过去的一切都宛如倒映在水中的破碎的那轮圆月,在混乱中再也无法拼接到一起。

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明白,之前的自己到底愚蠢的错过了怎样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