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钟.终

“我名,摩拉克斯”

面对面前这位陌生的少女,钟离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

在彼此的目光中,两位魔神就这样相互注视着,站立着。而身后那些在水田里劳作的人也纷纷转过头来,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位从来没有见过的魔神。

长久的伫立中,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归终身后人们的目光也变得有些飘忽不定。

“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交个朋友吧“

还是归终率先打破了沉默,她微笑着朝钟离伸出了手。

钟离不由得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数千年来自己的子民还是其他的魔神向来都是以仰视的姿态看待自己的,以平等的姿态和自己对话的人,她还是第一个。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迎着少女的目光,钟离愣了一下,把自己的手也伸了过去。

那是一个安宁祥和的时代。辛勤的人们善良淳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这片背靠大山,面朝大海的平原上休养生息着。在他们的言行举止中无形透露着磐岩的稳重,也明显的沾染着人间那种浓厚的烟火气息。

自从两位魔神的会面之后,天衡山的道路被开辟,原来狭窄的山洞也变成了一条宽阔的大道,不少商旅往来于南北之间。尘之魔神和岩之魔神的子民也通过这条道路相互往来。

那时的归离原还没有名字,琉璃百合的花也还是五颜六色的,甚至于在这个古老的平原上仍然遍地都是现在颇为珍贵的琉璃百合和亮闪闪的山辉岩。每到夜晚,无数的琉璃百合都会伴着山辉岩的微光在晚风中绽放五颜六色的花朵,它们用自己的绽放和微光宣誓着这篇土地的活力,也在同时给劳作了一天后在庭院中谈笑乘凉的人们带去扑鼻的香气。

“你那坚固的岩石,假若遇到这样的烈火,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归终坐在钟离的旁边,微笑着看着远方那片在黑暗中不断延伸的,沉浸在琉璃百合花香中的原野。他们面前是熊熊燃烧着的篝火。

“火么?不会有什么变化的,石头永远都是石头”

“那若是火再大些呢?”

“再大些就要变成脆弱的石灰了。”钟离笑着看着映在归终脸上的火光,微凉的晚风吹过远处的琉璃百合花丛,让空气中沾染了一丝淡淡的清香。

“不过在这片大陆上,除了那位火之魔神,是没人会掌握这样大的火的。”

“真的吗?那你试过把沙子放进火里吗?”归终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

“没试过,对于那种脆弱的东西我不感兴趣”钟离说着摇了摇头,虽然作为岩之魔神,他也能造出最脆弱的岩石,让它们在海水的作用下崩解成沙子。但是在他看来,沙子就是一种没什么用处的东西,除了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形成几个零零散散的不能住人的孤岛之外,就像是眼前这位没什么力量的尘之魔神,它的存在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纯属就是多余的。

“是吗,看好了,我给你变一个魔术”

归终的笑声宛如银铃一般,她伸手抓起地上一把最为纤细的沙子,将它们塞进了正熊熊燃烧着的篝火之中。过了很久,她用沙土熄灭火焰,伸手从篝火中拿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东西。

那是一块土黄色的,晶莹剔透的,在月光下闪烁着的最原始的玻璃…

她将那块染着沙土黄色的,世界上最原始的玻璃举到眼前,借着天边皎洁的月光,玩笑似的看着坐在旁边的摩拉克斯,透过那片小小的玻璃,摩拉克斯的身影有些变形,不过终究还是完整的呈现在了归终的眼里。

摩拉克斯笑了笑,这种东西他之前也见过,光是在璃月这片土地上就有无数的人类在制造这种能透过光线的薄片。在他看来,这种东西无所谓就是地上那些渺小生灵无聊而卑微发明罢了。

“你的力量果然还是有几分厉害的呀”

钟离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种东西在他看来,除了能透光属实是没什么别的用处。他只是不想打击眼前的这位少女罢了。

“那,我们能成为朋友吗?”少女的眼中夹杂着几丝期盼,几丝惶恐,几丝不安。

原来她还一直记着这件事的呀,和我成为朋友,这件事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钟离不由得笑了笑,眼前的这个姑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许久,迎着面前少女的目光,他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既然我们成了朋友,按照你的习惯,我们是不是要定下一个类似于契约的东西”

听到钟离的回答,归终脸上的表情明显的欢欣雀跃了起来。

“你等一下,我去拿一块石头”

钟离笑了笑,没想到这姑娘居然真的认真起来了。

“等等,为什么要拿那种东西,我们现在既不建房,也不铺路…”

“契约这种东西,永远还是刻在石头上比较牢靠些”

钟离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岩石上的东西就能永远保存吗?我看还是未必吧,岩石质地再牢固,体积再大,也终究有被消磨殆尽的一天。就像这片原野,很久以前也是一片群山,可是经过我和我的子民的努力,现在已经化为一片尘埃了。岩石看起来牢固,实则内心却依旧还是脆弱的,风,水流,植物,只要时间足够长,甚至是你眼中那些弱小的子民也能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把它破碎呢。”归终颇有些骄傲的看着远处沉浸在琉璃百合花香中的原野,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功绩。“那你认为真正的契约应该被记录在哪里呢?”

“纸上的契约,石头上的契约,沙子上的契约,哪一个才是保存时间最长的呢?”

钟离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置疑岩石的牢固,眼前的这个姑娘还是几千年来的第一人。“都不是”

归终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她的回答有些让钟离出乎意料。

“真正的契约,是在人们的心里”

怎么可能?人类?那可是一种很弱小的生物·…钟离笑了笑,并没有打断她,当时的他只感觉归终是在开玩笑罢了。

“钟离先生,那最后你们签订契约了吗?“我拿出笔记本,用纸和笔认真的记录着钟离说过的一切,这可是很珍贵的研究资料。“我们确实签订了契约,只不过那个契约,要到很久之后我才真正的明白它背后的意义“钟离品了口茶杯中尚存着些温热的茶水,故事的第二部分也在他的叙述中缓缓开启。

那是另一个桂花盛开的夜晚。

在一座不大的山丘上,两位魔神私自签订了一份并不十分完善的契约…

归终各自选用了他们各自名字的一个字,将这片开满琉璃百合的平原命名为归离原。又按照她的意思,以他们相遇那天天空中的明月和在篝火中沙子经过烤制出现的玻璃之意,将这片被岩元素主宰的国度命名为璃月。

对于这一切,钟离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笑而不语。在彼时的他看来,眼前的这位尘土魔神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弱小,她所作的一切无非是想要为自己和自己的人民找一个靠山。而他之所以没有戳穿这一切,也无非是感到她所说的话让自己耳目一新罢了。

这无非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但是归终好像并不这样认为,她的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那这可就是这片土地最终的名字了,毕竟,我们现在的民众也早就亲如一家了。“

“今后假若我办事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说着,归终操纵起地上的沙尘,那沙尘在如洗的天空中飞扬,凝聚,竟然在空中逐渐形成了一把造型奇特的锁的模样。她笑着将这把奇特的锁递给了摩拉克斯。

“既然我们的契约已经达成,那就将这把尘世之锁作为我们的信物吧。我对你的挑战,我的智慧,我们之间的契约以及我想说的一切,都已经藏在这锁里了。当你打开这所的一天,你会明白我所说的话的含义”

归终迎着沁人心脾的花香,脸颊竟然不觉间有些红了起来。她微笑着,那笑容中似乎蕴含了许多钟离所没有体会到的东西,那些东西不只是她所说的民众,挑战,契约,智慧,似乎还有无限的,一直想说但却又说不出口的话。她的眼神庄严肃穆,却又有些飘忽不定,青涩与优雅,紧张与兴奋好像都如同时间停滞一般凝结在这一刻。

钟离有些不解的看着手中的尘世之锁,这锁看起来有些许复杂。

话毕,归终站在山丘的顶端,在漫山遍野的琉璃百合中说出了他们的誓言。

“此地,自此便名为归离原,我族聚居之地,自此便名为璃月”

山下的民众欢呼雀跃…

从此,这片土地便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一个新的时代也随之开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