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阿丑的往事

  • 阿丑的往事
  • 潘佰雨
  • 2701字
  • 2022-05-14 20:03:22

阿丑出生在70年代,是我们村的一个傻子。论辈分,阿丑与我同辈,且年长于我。自我记事起,阿丑就已经是成年人的体格了。印象中,阿丑长着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眼睛里总是充满血丝。常年穿着阜蓝色的中山装,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体格瘦小。

阿丑还有一个花名:哑巴。原因是他嘴巴说话不利索,常常咿呀半天,别人听懂不到一半,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久而久之,哑巴便成了他的花名。

哑巴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都已经各自成家。他父母离世后,便跟着他三哥家人一起住。他的房间被安排在围屋内靠近天井北向的一个角落里。房间很小,只放下一张小床,被子蚊帐常年不洗,角落里还放着近乎溢满的尿桶,在门口都能闻到一股骚臭味。小时候的我们,只有两种情况下会光顾他的房间。一种是玩捉迷藏游戏时,会偶尔躲进他的房间,藏在蚊帐背后一动不动,怕被玩伴发现,也怕惊扰了被窝里的跳蚤。来找的伙伴一般不愿靠近,最后常常是自己憋不住,忍受不住恶臭,自己跑出来了……另一种情况是梅雨时节期间,一般这个时候老房子容易发霉,在阴冷潮湿的地方会长一种白白的毛,一种名叫“硝”的东西。用纸刮下来后,与碾碎的木炭搅拌在一起,用火柴点燃,会极速燃烧,产生烟花四溅的效果。这在儿时的我们来说,那可是天大的乐趣。每年的那个时间段,哑巴的房间床底下,从没让我们失望过,每次都能刮出满满的一堆。当然,代价是被熏的眼泪直流,必须憋着一口气,刮完撒腿就跑。

哑巴天生就是个傻子,所以一直没有娶媳妇。他每天的任务就是给几个哥哥带小孩。所谓带小孩,其实是他哥嫂把小孩喂饱后,需要下地干活,没时间照看时,就交给哑巴背在肩膀上。哑巴常常背着小孩满围屋转悠,累了就坐在门槛上。他哥嫂一般会嘱咐并限定哑巴的行走范围,一来怕他乱跑出事,二来也免得到饭点时间,喊半天找不到人。

哑巴的几个哥嫂也是高产户,每家都陆续生育了4、5个小孩以上,这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是不多见的。别的家庭一般生一两个后就被人迁牛揭瓦,吓得不敢再造。但哑巴几个哥哥不一样,性格彪悍,常常人还没到门前,哥几个一个人拿扁担,一个人拿磨刀石磨刀,一个人到处找砖头。双方大战几个回合之后,来的人珍惜生命,再也没光顾过。

由于他哥嫂的高产,哑巴肩膀上的负担就没停下来过。所以这也成了哑巴最伟大的功劳。后来,后辈们对他大不敬时,常有人跳出来替哑巴说两句:“嗨!小子!别这么对他噢!他可是把你们背大的!”

哑巴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放牛。在农村,青壮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例如,种田、割稻谷、种菜、种番薯等,都是相对有技术含量的活。放牛的闲职一般都是交给老人和小孩来完成。牛主要是耕牛,每家最多也就一两头,不需要耕作的时候,每天,至少每隔一两天都要把牛放出去。放牛的任务,主要是早上出发,把牵到山上、田野边、小河边等任何野草肥沃的地方,让牛自由吃草,傍晚再牵回牛栏。期间,别让它偷吃了禾苗或是践踏了其它农作物,同时也得防止它们走丢。因此,放牛的任务更多是眼神层面,没有其它实质性任务。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放牛期间都会想尽办法打发这无聊的时光。老人最常见方式是钓鱼。凭着经验把牛牵到草多且牛不易走远的地方,再在附近小河边找个能看得到牛的地方蹲着钓鱼。运气好时,傍晚回去还能给娃们小小的惊喜。小孩们则不一样,孩子的天性使得他们可没那么安分,往往放牛期间就是他们脱离父母短暂管束的时段。各种平时父母不让干的事情,都充分利用这短暂的自由时间,样样来一遍:游泳、抓鱼、爬树掏鸟窝、偷摘别家的果子等等。哑巴是这群放牛大军里唯一的青年,他不钓鱼,也不像小孩那样玩耍,他有他的正事。

每次放牛,哑巴都随身带几样东西:一根短致3~5公分长仍舍不得扔的铅笔头,一本破旧小学课本,一本满是皱褶的田字本。把牛安顿好后,自己一个人躲在舒适的角落,对着课本一笔一划的学写字。神情专注,写满一页便向周边的小伙伴炫耀,获得赞许,能高兴半天。此外,哑巴还常常把课本架在山坡上,找一只棍子,让小伙伴们围着他周边。一边用棍子指着课本,一边教小伙伴识字:“银”(人)、“抠”(口)、瘦(手),“向”(上)、“囧”(中)、“吓”(下)........小孩们觉得好玩,也乖乖跟着读,读着读着,困了就趴地上睡觉。哑巴也常常在地上睡着。这种闲暇的平静,偶尔也会被远处的叫骂声打破。哑巴和小伙伴闻声从梦中惊醒,赶忙跑过去看看到底是谁家的牛践踏了庄稼,或是偷吃禾苗被抓了现行。

不用带娃,不用放牛的日子,哑巴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失踪个半天一天。有一次,哑巴没按时回家吃午饭,他三哥逛遍整个村子都找不到他的踪影。大约下午4、5点,发现远处一个走路摇摇晃晃、踉踉跄跄的人从隔壁村走来,近看发现正是哑巴。满脸通红,眼神游离,一副醉酒的模样,显然又是去隔壁村蹭吃酒席了。他哥见状破口大骂,骂他不听话,到处走,骂他好吃懒做,骂他偷摸喝酒。哑巴竟然仗着酒胆咿咿呀呀反驳起来。他三哥怎容得他放肆,捡起路边的树枝就往哑巴身上抽。哑巴脸上表情前一秒还理直气壮,下一刻立马变的惊恐万分,夺命而逃。怎耐酒精早已上头,没能迈开两步,几个颠列便摔在地上,只能任由他哥鞭打。直到他哥打累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才想起家丑不可外扬,连拖带拽将哑巴便往家的方向挪.....空气中除了扬起的灰尘,还有哑巴惨烈的哀嚎声......

然而,这还不是哑巴最出糗事,最令他出糗的一件事,是被冤枉。根据伯母在马路边对着众人义愤填膺的控诉,说哑巴半夜偷了她家的母鸡,还把母鸡头朝里塞进田边的石头缝里。哑巴蜷缩在墙角边,脸侧向一边,不敢面对众人,眼神里满是悔恨的泪水,没有作任何争辩。没有人目睹过哑巴的罪行,也没有人见过母鸡的惨象。但从哑巴的泪水和伯母眼神里流露出那种恨不得把阿丑吃掉的愤怒神态来看,众人几乎相信了伯母口中说的就是事实。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人们对傻子的宽容还是异于正常人的,或者说,比起别人的事,人们更多的是关心自己的事。几天之后,那件事再没听人提起过。哑巴依然带他的娃,放他的牛。唯一的事,后来还有好事者传言,说他放牛时干坏事。但由于没有人证物证,人们听听也就罢了,没人当回事。

后来,由于我外出求学后,再没有听过关于阿丑的消息。直到有一天得知,他已经走了,葬在了他母亲墓地的旁边……

阿丑离开的若干年后,有不少同村外出打工的人说,在外面好像见到过阿丑,准确说,应该是见到一个跟阿丑长的很像的人。后来,我通过互联网得知,人类有一种特殊病,叫唐氏综合征。得了这种病的人,天生愚钝,且有着统一的长相:眼裂比较小、眼距宽、双眼的外眦上斜。原来,阿丑就是典型的唐氏综合征患者。

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说,或许,阿丑不该来到这个世上,但他终究还是来了,经历了人间的悲欢喜乐,最后回到了真正关心他的人的旁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