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红衣铁甲今何在?
  • 少年无双
  • 长月如钩
  • 2043字
  • 2022-05-14 15:45:14

天汉八年,冬至时分,北风朔朔,北奴王亲帅大军十万,攻破雁门关。

血洗燕州十三郡,所过之处,狼烟四起,尸横遍野,十室九空,骸骨遍地!

北奴军势如破竹,直逼京城,天下告急,昭各地藩王拱卫京师,进京勤王。

无一人奉昭,京师岌岌可危。

北奴军长驱直入,龙汉王朝倾覆在瞬息之间,历时天下风雨动荡,分崩离析。

京师城外,红衣胜火,白马金戈,一少年一人立马燕水河畔,麒麟细甲,精钢铁面。

一柄长柄金戈,直指长空,目光如炬,视死如归!

白马鱼跃而出。

天将军一柄金戈冲入万军之中,一戈破甲八千!

麾下铁马营纷至沓来,八十一骑片刻便将十万人马队形冲散。

五千红甲军将十万北奴军杀得哭爹喊娘,丢盔弃甲,弃不成军!

燕京两地被俘百姓皆被救出。

一战定鼎天下,挥师北上,终杀的北奴大军退出雁门关,留尸七万,仓皇而逃。

自此,北奴再无望染指中原!

“天将军神勇,红甲军护国有力,杀得北奴心惊胆战。特此,陛下敕封天将军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一字并肩异姓王,封号天赐!镇守燕州,世袭罔替!”

敕令下至,军中却传来噩耗。

天将军孤军至北奴龙庭,遇北奴人暗杀,身受重伤,生死不明。

……

三年过后,燕州风调雨顺,一片祥和,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不久前的那场腥风血雨。

酒泉郡,燕州贵族沈家锣鼓喧天。

边军将士于数月前再次打通了茶马古道,沈家布匹生意恒通,长房长子喜添新丁双喜临门。

越过繁华的楼阁,沈家后院的一处祭台上,一名身段婀娜,长相绝美的少女正立于祭台上的牌位前。

看着牌位上天将军三个字,久久不能平静。

北奴人入境,首选目标为世家富户。

沈家惨遭洗劫,数百家丁不堪一击。

若非天将军神兵天降,怕是沈如雪早就被北奴士兵凌辱致死。

也正因红甲军的保护,沈家百万家产大半保存下来。

可似乎此时此刻的沈家人早就将这份恩情抛诸脑后。

沈如雪的爷爷沈家家主为报天将军恩情,携百万药材追军北上,三年来也没有一点消息。

“漠北龙庭身陷死,血染红袍人未归。”

沈如雪眼眶泛红,当年听到天将军身死的消息,她几夜未眠。

若无天将军,何来今日燕州太平繁华?

她一介女流又何能苟活至今?

“明知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在她看到天将军的那一刻,她这一生便笃定此心只系一人。

当年她想要追随爷爷沈炼北上,却被爷爷留在家中。

“万里阳关道路。马萧萧,人去去,陇云愁。香貂旧制戎衣窄,绮罗心,魂梦隔,心断肠。”

“好词,好句。”

只见身后走来一人,陌人如玉,公子无双,倜傥风尘,风流锦绣,天下美男无出其右。

只可惜脸色如霜,身有重疾。

沈如雪回头看了男人一眼,心中愤懑。

只恨这厮打扰了她与天将军的独处时光。

“以后这个地方不准你来。”冷冷言道,裹了一下貂裘,默然离去。

半年前,这个俊朗的少年拿着爷爷的一封书信来到沈家。

登门便要做沈家的女婿。

家主沈殿秋本欲将沈如嫁给燕州纨绔薛家长子薛鸿飞。

索性听从爷爷沈炼之命,招少年入赘,存留沈家。

望其俏影,少年叶天淡笑:“若告诉你这牌位上的人与你近在咫尺,沈如雪你又该何种反应?”

叶天,便是那位屠了北奴十万大军的天将军!

龙庭遇伏,叶天死里逃生,被沈炼所救。

生死之恩,无以报答,叶天便将自己作为大礼送入沈府。

只可惜沈府上下皆将叶天当做百无一用的花瓶,从未正眼看过。

前世便为特种小队首领,见惯了刀光剑影。

无奈穿越到这个世界,边关战起,黎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凭借着出色的军事判断力,以及野战训练方法,红甲军横空出世。

平定战乱,早已厌倦了军旅生涯的叶天顺势而为,从此天下少了一位威风凛凛的天将军。

燕州沈家多了一位不堪重用的上门赘婿。

“真想把这祭台给拆了,人活得好好的,这不是折寿嘛。”

这话要是让燕州的百姓听到了,估计生啖其肉的想法都会产生。

谁人能想到龙汉王朝的唯一异姓王。天下兵马大元帅竟然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

“又挨骂了吧,姑爷?”

叶天刚走出后院,奴婢红柳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叶天淡笑,这阖府上下能跟他关系融洽的便是这婢女红柳。

龙汉王朝自从经历了兵临京师的危机之后,便开始了逐步改革。

全民尚武,像是叶天这样身体孱弱,只生了一副好皮囊的如玉少年却成了众矢之的。

“看小姐生气的样子,还用说吗?姑爷,我看您也长得高高大大的,不行找几个武师过来教您点浅薄功夫,纵然不能上战场杀敌,能有两分力气护沈府安全,也是极好的。”

“不学。”

叶天直接了当。

好不容易有几天安稳日子,能喝茶吟诗,消遣度日,何苦找那些烦恼?

红柳摇头,自天将军一戈破甲八千,威名勇贯九州后,举国热血。

就连三岁孩童,未曾牙牙学语,也会拿着木棒木剑比划几下。

这沈家的姑爷怎么就不开窍呢?

“姑爷,您再沉沦下去,小姐怕是要跟您解除婚约了。前几天夫人跟小姐提了一嘴,小姐没有反对。”

叶天一脸淡然,伸手结果红柳递过来的暖炉,淡笑。

“她要真跟我退婚,我拦得住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她心里惦念着那位天将军,这跟我习文习武没什么关系。”

“最近酒泉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说来看看。”

红柳思索片刻后,一双水眸滴溜一转。

“再过几日便是红甲军大破北奴盛典,燕水河畔会举行歌颂天将军的诗文集会,颇有玩味。”

叶天点头,他倒是想听听这世间之人如何为自己歌功颂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