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败家子金宝
  • 超品
  • 路新飞
  • 2217字
  • 2022-05-15 15:07:16

好冷,好冷啊!

将军您发高烧了!是不是昨天雨淋的,一个郎中一边给一个公子,用湿抹布沓着,一边嘴上说道。

郎中我家将军如何了呢?奇怪,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发高烧了呢?将军他可是从小习武啊!怎么会得这种小儿科病呢?

哦!郎中摇了摇头说;“你这就错了!你家小将军就是身体再好,可是现在不已经病了吗?这关外不比关内啊”!

这士兵一听,眼睛一瞪,但是看了看脸色不是很好的将军一眼,他还是收起了自己内心的火气。

呵呵!小伙子,你不知道吧!你家将军这样子,像极了破风伤,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这士兵一听,眼里流露出一股着急之色,对着郎中道:救救他,我家将军可不能有事啊!因为他知道,如果将军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他怎么办?想想他都感觉脑皮发麻。

唉!你们将军是不是哪里受伤,感染了呢?现在已经拖垮身体了!如果再找不到病原,那老头子我也无回天乏术了呀!

人家都说,医者父母心,大夫你可得想想办法啊!再说我家将军有令,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为他松动服饰,违抗者杀无赦。

得了得了!婆婆妈妈的,不就一破风伤吗?处理一下感染的伤口不就得了吗?而且我观这位小将军体弱的很,什么从小练武,骗鬼呢?

听见有人如此数论自家将军,这位士兵转身,看向了站在门口说话的那位胆大的小子。

你居然敢如此讽刺我家将军,是否活腻歪了呢?这士兵恶狠狠地道。

切,傻了吧,嗓门大就无敌了是吗?再说你这声音也好奇怪哦!

这士兵见这小子,居然如此小看他,主要还好像发现了什么?使他内心既愤怒又担忧,可是看看自家将军,他还是压下了心中之火,看向那郎中,祈求道:大夫救救他,条件您任意开。

这大夫也在观察着,站在门口的那位公子,他在熟悉不过,可他感觉这臭小子说的在理,要是不处理好伤口,那就去不了病原也就是病根,这样的话就会形成反复发作期,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啊!

大夫你看他作甚,只要能救下我家将军,那什么条件您都可以开。

这,这位郎中已经心动了!可是不知道如何引起的破风伤,他还真的不好下笔开药单啊!

唉!俩个笨蛋。不仔细看下面找伤在那里呢?

额!郎中和那士兵一听这话,两人的目光同时锁住了躺在床上的小将军了!

你干嘛?这士兵上前一步,一把堵在大夫面前,满脸的警惕之色。

郎中一愣,看着那士兵,他一时也不好检查病根出自哪里了!而是对着那士兵说;“真的不能检查身体吗”?

不——不能。这士兵也有点急了!

哇不会吧!金宝看了看那士兵,走了进去,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身高,惊讶道:身体如此矮小,出自哪一旗啊!啧啧啧看看,看看,你家将军还有耳洞呢?噢,嘿嘿你也有。

郎中一听,仔细一看,这才诧异道:你俩?

这士兵一惊,赶紧一把拔出剑来,往两人面前一挡,弱弱的道:你们不许乱来啊!这里可是盛京。

切,金宝拍了拍手,然后无所谓道:这里随便拉出个人,都差不多是旧贵族或是哪家的奴才,小爷我才对你们这些,额,对了好心提醒一句,你家将军的伤势应该在腰间。

金宝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那人腰处一眼,提醒了一句,就准备转身出去了!

可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那位将军,开口了!

可是他的声音在金宝听来,就已经暴露了他的性别,金宝心里得意的不要不要的了!俩小蹄子居然敢欺骗他,也不看看他金宝是谁?

公——公子,你请先留步,你能看出我的病根来,那就请公子好事做到底吧!

将军不可以的,那士兵急了,对着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的那将军焦急的道。

没事,我相信这位公子他是正人君子。那将军脸色煞白但是他看着金宝目光坚定的道。

唉!行了行了!算小爷我运气不好,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熬制来的膏药就便宜你了!说中话金宝在怀里一掏,掏出一只精致的小瓷瓶,不舍得看了看,才朝着那士兵丢去,说;“外敷内服两天之后,你家将军就可以药到病除了”!

那郎中一听,在看了看金宝那不舍的目光,摇了摇头,低声说;“败家子啊!花了一千多两银子,就熬出这么一点点东西来”。败家——败家哪!

额!那将军和士兵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那小瓷瓶,然后那将军对着金宝感激道:谢谢公子慷慨。

金宝不是聋子,当然听到郎中所言了!但是他不屑道:小爷我的金疮药是自制的,名字还没有想好呢?再说贵是贵了点,可是对于破风伤和一些皮外伤,那可是金丹妙药啊!好的很,以后小爷就靠这发家致富了!

唉!那郎中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金宝在不舍的看了看那小瓷瓶,然后追着那郎中一起出去了!

等两人都出去以后,那士兵赶紧收起手中剑,看向了那将军道:小姐这……

唉!不必多言,相信他吧!这破风伤本来就不好治,也不要怪那郎中,所以我相信那位公子。

犹豫了一下,那士兵只好点了点头,说“那小姐我给您上药吧”!

在药房,金宝看着老头,不客气道:你也特不仗义了!我不就是在你这多拿了一点药材吗?至于在外人面前挖苦我吗?金宝看着那郎中在那里鼓捣着药材,毫不客气得道。

这郎中摇了摇头说;“你父亲已经传来了话,说下月要你回京,好像说是给你某了个差事”。

这怎么可以,我不是发誓不入朝为官吗?我爹这是不讲理,金宝眼睛瞪的老大,好像做官对他有多大伤害似的。

唉!你啊你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难道你就一辈子就这样鼓捣药材炼丹吗?

什么炼丹?老头我是不懂药理知道吗?所以才和你学习药理的明白吗?熬制药膏难道在你眼里就如此的不堪吗?金宝感觉自己被人误会大了!

唉!你现在懂药理了吗?郎中满脸的讥讽之色。

这,金宝感觉被戳中了短处,没有回答上来,看了看这郎中一眼,转身离开了!他都感到脸红了!不过这药理真的是难以通达啊!

呵呵!那郎中摇了摇头道:败家啊!真的是败家子啊!爱好熬制药膏,但又不爱读书,这辈子怕对药理这门课也入不了门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