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遗弃在路边的小狗

沐霖远的脸色一沉:“胡闹,难不成让这么多人等着……”

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个沐清夏,倒是越发没有规矩了。

“好,你跟我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沐溟夜开口说道:“苒儿,你让人扶着冷先生去处理伤势。”

沐霖远想要说话,但是对上沐溟夜威严的眸光,不得不闭上了嘴巴。

沐苒儿点了点头:“是,爷爷。”

冷煜城的声线虚弱,毫不犹豫的说道:“无事,我可以等清夏忙完。”

毕竟,按照现在来看,沐家人对待沐清夏的态度,确实有些咄咄逼人。

所以,他留在清夏的身边,更为妥当。

“我无事,麻烦姐先陪着冷煜城去处理伤口。”沐清夏转身,对着沐苒儿说道。

她这才抬起脚步,走到了沐溟夜的身后,帮他推着轮椅,朝着客房里走去。

冷煜城虽然暗中表明他没有大碍,但是沐霖远的星辰之力确实恐怕,她怕这个男人在强撑。

周围的宾客望见这一幕,不由心生感叹,原以为沐家二小姐在沐家不受宠,但是现在看来,未必如他们所想的那样。

沐清夏跟着沐溟夜到了休息室,她伸手关上了门。

“爷爷,我想正式脱离沐家。”沐清夏抬眸,望着眼前的沐溟夜,声音清冷的说道。

原本,她并不想提出此事,可是现如今这个家,她真的没有什么可依恋的了。

沐溟夜的指腹敲打在了轮椅上,他抬眸望着眼前的沐清夏。

长长的睫毛垂落她的眼帘,女人精致的俏容透露认真的神色。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当初那个瘦弱的小女孩,已经成长到如今的地步了。

“之前星辰外围的作战,我听闻你碰到了巨物,后来是如何脱离危险的?”沐溟夜忽然间动唇问道。

沐清夏清冷的俏容神色微怔,她下意识望向着沐溟夜。

之前身体的异常,她自己也察觉到了,只是后来经过身体检测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爷爷是怎么知晓此事。

察觉到沐清夏眼底的疑惑,沐溟夜咳嗽了两声低声说道。

“我知道你对你父亲,乃是整个沐家心存不满,但是……”

沐溟夜的声音停顿片刻:“我希望等指挥官大赛结束,再谈论这个问题。若你能成为首席指挥官,我会告诉你一件事情。若你到时候还是决定要离开沐家,那么我绝不会再反对。”

沐清夏望着眼前的沐溟夜,她忽然间朝着沐溟夜磕了两个头。

“爷爷,就算我有一天真的不再是沐家人,但您永远是我的亲人。”

沐溟夜眉眼一暗,叹息道:“你先去忙吧,我要准备召开寿宴了。”

沐家的事情太多,他当初就算想要照拂沐清夏,也没有时间。

这才导致她的性格冷漠到这种程度,所以他也没有资格再要求沐清夏什么。

沐清夏抬起脚步,朝着外面走去。

此刻宴会的大厅中人来人往,她清晰看见沐霖远正低头,跟着沐苒儿在说什么。

沐苒儿笑容如花灿烂,调皮的拍了沐霖远一下。

沐清夏的小手不由握住,红唇紧抿。

曾经她以为是自己没有继承家族的异能,所以才会被冷漠。

只要自己努力,便能被家人认可,所以她拼劲全力提升自己,但是后来她才知晓。

那些温暖,从来不属于自己,她于沐家人而言,不过是路人!

沐苒儿看见沐清夏,正要上前,却不想沐清夏转身离开。

“苒儿,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跟沐清夏保持一定的距离。”沐溟夜拍了拍沐苒儿的肩膀说道。

沐苒儿轻声说道:“爸,妹妹这些年发展的速度很快,就算她无法成为守星师,她也可以成为沐家的骄傲,您为什么不喜欢她?”

沐霖远宠溺的摸了摸沐苒儿的脑袋,望着沐清夏离去的身影,眉眼闪过一丝浓郁的恨意。

“因为,她跟我们从不是一路人!”

沐清夏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寿宴的贺礼,她已经让人送到家主那边,而自己留在这里,似乎显得多余。

冰冷的寒风吹拂在了空气中,沐清夏穿着单薄的裙子,光洁的手臂被寒风冻红,但是她却浑然不知。

心脏最深处的冰冷铺面袭来,压制着沐清夏透不过气息。

她不知道家主要跟自己说什么,但她知晓一旦她踏出沐家的大门,那么便意味着她没有家了。

沐清夏自嘲的轻笑,明明她早就习惯一个人生活,何时变得如此矫情了。

什么家人,什么温暖,向来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这时,厚实的外套盖在了沐清夏的肩膀上。

沐清夏娇小的身躯轻颤,她下意识抬头,对上了冷煜城冷峻的面容。

男人的脸色泛着苍白的色泽,衬衫上渲染少许血色,但是他强健的手臂紧搂住沐清夏的腰间。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的伤势处理了没有?”

冷煜城的指腹轻糅合沐清夏的小脸两下,他低沉的声线迷人至极。

“没有,我不喜欢让别人碰我,所以你愿意陪我回去处理伤口吗?”

当他远远走过来的时候,便看见沐清夏一个人孤孤单单站在了那边,像是被人遗弃的小狗,让人揪心般的心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