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是我杀的,那又如何?

“走——”沐清夏被迫打开战舰。

冷煜城紧拽住沐清夏的手,便带着她冲出了战舰,靠着飞行器悬浮在空中。

两人刚冲出战舰,便闻到了空气中充斥着浓郁血腥的气息。

四周显然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厮杀,而星空周围的异物,尽数都被处理掉了。

沐苒儿远远望见沐清夏完好无损,这才不由松了一口气。

“没死就好。”她转身,未曾再将目光落在沐清夏的身上。

至于这个笨蛋妹妹的死活,她才不会在意!

沐清夏察觉到沐苒儿离去的身影,她的红唇轻泛起嘲讽,恐怕整个沐家,都无人在意自己的死活。

这一点,她很早之前百年知晓了。

感觉到女人周身散发的冷意,冷煜城下意识握住了沐清夏的小手。

“没事吧!”洪元德一马当先赶了过来,星辰结界再次打开引起了一些动静,导致不少的星际生物再次来袭。

幸好这次他们带来的人众多,所以很快便稳定局面。

“我无事,先回到星辰再说。”沐清夏勾唇说道。

若是再停留在外面,谁都不能确保还能出现怎么样的危机。

“先行撤退。”洪元德点头,立刻率领着人回到了星辰之内。

陆泽辰跟在了身后,神色微冷,难道自己得到的情报有异,沐清夏晚上的身体根本不会出现问题?

他这一次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是沐清夏居然还能逃脱,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好运!

恒铭没有跟着一同外出,他望见着沐清夏跟着洪元德完好无损的回来,浑身的温度冷到极致。

那些回来的人,不是都说了,碰到了巨物险些丧命。

为什么沐清夏能够完好无损的回来,自己的儿子却死了。

洪元德望着沐清夏身上的伤口,不由说道:“这次你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至于奖励我会替你去申请。”

刚才他率领人出去,也感觉到了局面的恐怖,沐清夏能够脱身,恐怕也实属侥幸。

沐清夏点头:“无妨,这是我应该做的。”

女人的神色自若,完全不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劫难的模样。

她选择成为星际指挥官,不光是为了让自己拥有自保的能力,而是因为她想要守护这个星辰。

“幸好,沐苒儿强行提出要打开结界。”洪元德说道。

沐清夏俏容的神色微微一怔,她下意识侧头朝着沐苒儿的方向望去。

沐苒儿想也没想,赶紧收回自己望向沐清夏的视线。

沐清夏的红唇微勾,恐怕沐苒儿这么做,是怕自己死了,不好跟沐家人交代吧。

就在这时,一声愤怒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沐清夏,你害死了我的儿子,这笔账该怎么清算?”

恒铭没有跟随一同出星际,他望见着沐清夏的时候,眸底愤怒的光芒遮掩不住。

他们做了那么多就是想要将沐清夏致于死地,可现如今凭什么沐清夏好端端的活着,自己的儿子却惨死!

沐清夏脚步停顿,似笑非笑的望着恒铭。

“恒指挥官,正好我也有事情要跟你商谈,西面这一块一直由您的儿子负责,若是附近出现这么大型的巨物,你儿子必然知情,为何没有上报,而是任凭局面发展恶化。”

哪怕她此刻的衣衫凌乱,但是女人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让人不自觉感觉到脚底发凉。

陆泽辰听闻到这句话,眼底不自觉微闪。

确实是他让人联合恒家人,致沐清夏于死地,这样恒铭便会在竞选中少一个竞争对手。

但他没想到在这么危机的情况下,沐清夏居然还能观察的如此透彻。

冷煜城的眸光微闪,男人不动声色的退下,无人察觉到他在这个时候离开。

恒铭听见沐清夏这句话,感觉自己强压的怒火失控。

“沐清夏,我的儿子已经死了,你难道还要追究他的责任!是你用机械手碎片杀了他,难不成你还想推卸责任不成!”

沐苒儿蹙眉说道:“事情还未查清楚,还请你不要随意将罪名强压在别人身上!”

却不想就在这时,沐清夏一声冷笑。

“是我杀的,那又如何?”

她沐清夏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否认。

但是,那人想要致自己于死地,她为何要手下留情!

沐苒儿不可思议的望着沐清夏,之前星际外的事情发生太过混乱,在场的人无人注意到实情。

就算真是沐清夏动手,她也可以找借口推脱,但是沐苒儿未曾想到沐清夏居然主动坦白,她是疯了吗。

恒铭毫不犹豫朝着洪元德跪了下去,痛哭流涕。

“洪指挥官,无论如何,都请你一定要为我儿子做主,我只有这一个儿子!”

洪元德望着恒铭这副失控的模样,不自觉心软。

毕竟,这些年恒铭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做事,他自然知晓这个儿子对于恒铭来之不易。

可是,沐清夏虽然没有异能,但能不靠家庭,只靠着自己的能力走到如今的地步,他对沐清夏确实很欣赏。

“就算此事真跟清夏有关,我也必须查清事实,才能够判断谁是谁非!”

恒铭急了:“洪指挥官,事情摆明在了眼前,你怎么还能包庇沐清夏!”

一旁的陆泽辰跟着说道:“就是,沐清夏都承认自己杀了恒指挥官的儿子,自然应当接受惩罚!难道您是因为沐家的缘故,所以想要故意压下此事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